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患 得

  一连好几个星期,钟小毓都没有上QQ,就算工作需要也是隐身登陆,不去想关于江炜明的人和事。让自己回到从前,回到那个没有吃必胜客的晚上。

  就像很多人,在事情发生之后,都希冀回到没有发生的那个时候重新选择,觉得会有更好的归宿,但事情是不是真的会往更好的结局发展呢?若干年后,钟小毓看了一部电影叫《蝴蝶效应》,感触良多,故事讲的是悲剧男主人公伊万童年经历了很多不幸的遭遇,但记忆却犹如掉进黑洞,想不起来,于是他开始记日记,记录每天发生的细节。一次偶尔,发现能通过日记回到过去拯救现在的一切,改变生命轨迹。但渐渐地,他发现每一次“修正”,都会让事情更糟,无法令每个人都幸福,日渐崩溃的伊万,最后一次穿越,选择回到最初,阻止自己降生,终结一切未来。

  一部悲剧的电影,一个发人深省的结局。是的,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存在“定数”与“变数”。也许你精心安排了99%,那1%让你功亏一篑,所以回到过去改变当时的选择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何况人生没有如果。

  谁又能料想当初的见面能让他们痴缠那么多年,结局是好是坏更无从得知。而当下,一颗守护已久的心其实早已慢慢沦陷了。

  回不去了。

  今天的钟小毓有点累,生理期的她脸色也不是太好,这段时间经历了上班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大型普查,较大的工作强度让她身心俱疲,加上最近又有点感冒,所以蔫蔫地趴在桌子上。

  “小毓,早点回去吧,我准你小半天假。”办公室陈大姐和蔼的说。

  陈大姐是钟小毓他们科室的科长,也是她的直接领导,年逾五十的她无欲无求,脾气和善,小毓非常庆幸自己一上班就能碰到这样的领导。前段时间休假,昨天才回来。

  “。。啊。。。”钟小毓有点不好意思。

  “回去吧,回去吧,前段时间我不在,科室都是你,难得让你休息一下。“

  陈大姐摆摆手,语气真诚。

  钟小毓没有再推辞,稍稍收拾下就拿包离开了。

  出了区政府的大门,吸了口新鲜空气,钟小毓觉得困倦的感觉好点了,难道就是要透透气,但突然放半天假的自己却无事可做,悲哀。

  “干嘛呢?回家吧“想着过两天林雁结婚,自己还要当伴娘,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这么艰巨的任务。

  刚走到区政府对面的公交站,钟小毓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看显示是江炜明,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喂?“

  “小毓,是我。“久违了的声音在耳畔想起

  “恩,有事吗?”

  “你下午有空吗?来我们学校一趟,我请你吃饭,正好今晚我们学校还有电影放。”

  “那个。。恩。。。我下午”钟小毓在想找个借口拒绝,感冒反应有点迟钝,支支吾吾。

  “你不在单位,感觉你那里有点吵”被发现了。

  “恩,在车站,有点感冒,科长让我提前回去”

  “严重吗?那你一会过来我请你喝鸡汤,晚上我和你一起回去“江炜明语气殷切。

  “那个,我有点累,要不下次吧。“

  “小毓,你最近不上QQ,是不是生气了?“江炜明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一针见血的提问,让钟小毓有点招架不住。

  “没。没有,忙,单位忙。“怎么感冒连带说话也结巴。

  “今天我们宿舍同学非要见你“

  “见——我——?“江炜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钟小毓很吃惊。

  “不然我就要请他们吃一个月的酸菜鱼。“

  “为什么?“

  “因为我和他们打赌输了,他们要求我老实交待一个问题.”江炜明停顿了一下,但钟小毓没有插嘴,屏息凝待他接下来的话,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感觉他下面说的不简单。

  ”他们问我能不能保证对你不动心?”江炜明又停顿了一下,难得洒脱的他说话语速有点慢。

  这下钟小毓听懂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你怎么说?“

  “不保证。“

  因为和江炜明这段震撼的对话,钟小毓错过了两辆回家的公车,也忘了刚才讨论的结果是去还是不去呢?只是被江炜明最后的三个字的逻辑有点闹糊涂了。他这是什么意思?不保证。就是有可能,但也不一定。这种话女生听了是不是要摔电话,那我还不保证呢!

  “叮”信息。

  “打车吧,我报销。到了打给我,我来接你。”

  讨厌。

  ***

  钟小毓有点生气坐在出租车上,刚才自己一激动挥了下手,正好被刚经过的出租车看到误会,停了下来。钟小毓不好意思地坐进去本想回家,但当司机师傅问她去哪的时候。她竟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去Z大”,真恨自己没原则,但潜意识里又很想质问对方,刚才电话说的到底什么意思?调人胃口嘛。难道自己真的动心了,才会被对方的话搞得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弄的六神无主。

  等出租车在Z大门口停下来的时候,江炜明已经走到出租车驾驶座位旁付了钱,随后开门让她下来,钟小毓这才回过神。抬头看了下江炜明,身上穿着的是她那天买的生日礼物,自己果然眼光很好。只见他神色正常,淡定自若,一点不像刚刚”表白”过得样子,如果刚才那算表白的话。而某人的一池春水却已经被他搅乱。讨厌的人。

  江炜明看着钟小毓那张带着复杂情绪的小脸,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承认吧,自己心里确实已经泛起了涟漪,但他不敢深想,也不敢上前,因为他们之间真的有很多无法逾越的障碍,就算在一起,也不会有结果。所以生日当天的那句“是我的一个姐姐”,其实不是说给钟小毓听的,是说给自己听的。

  但显然这句话对钟小毓也起了作用,敏感聪慧的她怎会听不懂,所以才几个星期不联系。然而这种结果没有击垮别人,却打败了自己,这几周没有她的消息确实很不习惯。今天舍友一起哄,就借故打了这个电话,就暂时逃避一下吧,不去想太多,不去想以后。

  “你的宿舍同学呢?”钟小毓想问的终究说不出口。

  ”被我打发了,怕你感冒不舒服不想见他们”

  那喊我来干嘛?钟小毓思忖着,这人真古怪。

  “那你不是要请一个月的酸菜鱼?”

  “没关系,请就请吧,下次再见”江炜明边说边带着江小毓往校园里面走去。

  “那我不是白来了”钟小毓没好气的说。

  “可以看看其他的。。”江炜明眼睛璀璨,话里别有深意。

  钟小毓被他的欲言又止弄得心跳又漏了一拍,看什么啊?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正式来他们学校,之前有过一次,还是很久以前江炜明大学新生报到,陪靳杰开车来给他送东西。当时也就在校门口停了一下,没有真正走进过他们学校,今天算是托了他舍友的福啊,参观下我国这所著名医药大学,自己已经毕业一年了,好久没有感受过校园的气氛了。现在已是深秋,校园走廊上到处都是斑驳泛黄的落叶,风轻轻的吹,几片树叶缓缓落下,浓浓地秋天味道。加之天色还早,大部分同学都没下课,路上的行人很少,整个校园散发出一种萧瑟诗意的美,两人亦步亦趋慢慢向前,享受着只有他俩之间才懂的暧昧。

  江炜明和钟小毓渐渐地走到活动大礼堂,也是学校的电影剧场。一楼小窗口竟然还有售票的地方,江炜明去买票,钟小毓无聊的踢着脚下的树叶,顺眼望去,有个女同学在和江炜明打招呼,不知在说些什么?两人眉眼带笑,很是开心,那女生还捂嘴偷笑。钟小毓咂咂嘴,真是广受欢迎啊。忽然江炜明漆黑的眼眸回望过来,眼神交接,钟小毓赶紧别过头不去看他。

  “买了下午六点钟的场次,你不舒服,这样我们早点看完早点回去,现在就去吃饭。”江炜明走过来低头说道,下颚正好抵着钟小毓的额头。

  “什么电影?”

  “《新××故事》。。。再看一遍吧,回顾下剧情”江炜明窃笑。

  钟小毓囧。

  这人今天还不是一般的讨厌。

  钟小毓跟着江炜明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校园美景,出了西门,来到不远处一家小饭馆,招牌上写着简陋的三个字“小四川”。才四点半,里面还没有客人,老板娘是一个操着四川口音胖胖的中年女人,微笑地迎上前,指着窗边一个采光很好的位置。

  “同学,坐那吧!”

  两人随后坐下,江炜明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还有治感冒的鸡汤。看来第一次吃饭时,钟小毓的那句“我很能吃的”,他是记住了。

  “你今晚怎么可以回去,明天没课吗?”钟小毓看着江炜明垂下的眼睫,竟然也挺密挺长的。

  “有,明天再过来吧。”

  “奥,刚才那个是你们班同学吗?”

  “是我们的辅导员。”钟小毓突然感觉自己思想好不纯洁。

  “你和宿舍同学打赌什么的?”

  “游戏2V2输了。”江炜明每个回答都言简意赅。钟小毓闷闷地想:明明是你喊我过来的好吧,还要我主动找话题,也不解释清楚,好吧,埋头吃饭,不说话。

  钟小毓努力吃着酸菜鱼,努力喝着鸡汤,哇,还没到饭点,自己也能吃这么多,真像某种动物。

  良久,江炜明开口:

  “小毓,你那天生气了吗?”

  “没有。”

  “真没有?”

  “没。。没有。”

  “那就好!”江炜明嘴角微扬,“买单!”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戏剧性,在看电影的过程中,钟小毓再次睡着了,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部《新××故事》是什么剧情了,除非有幸去看第三遍,要是人家动作巨星知道可要伤心了,我这片子有这么难看吗?毫无疑问地,也再次靠在了江炜明的肩膀上,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次靠的睡得更香,更舒服,江炜明还贴心地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钟小毓的身上,让钟小毓美美地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虽然钟小毓还有点羞赧,但明显脸皮厚了,反正自己生病了,脑子不清楚。管他呢?

  当然,那句“不保证”一直回到家江炜明也没解释。

  对于对方这种消极不作为的态度钟小毓很是不认同,转念一想,人家也没做什么呀?两次都是自己占便宜,算了,做人啊,最重要是开心嘛。想不清楚就别想,鸵鸟精神万岁。

  后面的几天,吃人家的嘴软,钟小毓和江炜明重新建立的友好邦交关系。

  但有些变化当事人是不知道的。

  ***

  江小毓小心翼翼帮着美丽的新娘林雁提着婚纱裙摆,扶她优雅的上车,看她喜极而泣的和亲人们挥手,关上车门远去,自己已经快累瘫了,粉红色的高领毛衣里面都被汗水浸湿了,此刻的她掸了掸白色裙摆上沾到的彩花,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回家换衣服。没办法,秉持着伴娘坚决不能抢新娘风采的原则,昨天在给新娘审核过程中,所有肌见度高的衣服都被PASS了,林雁伤心欲绝对钟小毓说:’亲爱的,为了这件婚纱,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吃主食了,你还比我瘦,不公平“好吧,结婚当天新娘最大,钟小毓只好挑了一件合体的高领毛衣把自己裹起来。

  真是奇怪,今天特别热,不是已经十一月底了嘛,听说明天会骤降二十度,对于京陵这座城市的诡异天气,钟小毓也是无语了,所以关于天气,衍生了好多搞笑的段子,什么昨天超短裤,今天找秋裤,周一还是短袖,周末必须是棉袄之类的。哎,对于钟小毓这种过敏性容易感冒的体质的人来说很痛苦。

  现在新人去出外景了,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但命苦的钟小毓换完衣服还有一项政治任务,陪大肚子季洁买母婴用品,她的这位大学同学一毕业就结婚了,一结婚就怀孕了一点没耽误。

  “小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季洁一边挑选着货架上的奶瓶一边看着发愣的钟小毓。

  “啊!”钟小毓缓过神瞪了她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我两只眼睛都看出来啦!你看你这幅心神不宁,嘴角含春的摸样!”

  钟小毓杏眼圆瞪,嘴巴张大:“姐姐,你这解读的功夫真是让人佩服,这么会无中生有,怎么不去当娱记?!我是累的好吧,就你非要今天逛街,怎么不让你家老何陪你?”

  “他陪我?那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天天忙得见不到人,再说我明天要回老家,今天不买没时间买了“季洁耸耸肩。”你少岔开话题,我总觉得你和我上次见时不一样了,我的直觉很准的。快老实交待,那个男的是谁?”

  “我看你怀孕后变得神经兮兮的了。“钟小毓一脸无奈“快挑吧,我还要去婚宴.”

  此时,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一看显示,还能有谁?就是季洁口中的“那个男的”。

  “喂。。。恩。。。是的。。。那好吧。。。中山北路希尔顿酒店”钟小毓语气淡定的说完,尽量用最简短的字眼,怕季洁那只老狐狸误会。因为江炜明说一会儿来接她。挂上电话,看见季洁睁大眼睛望着她,心想自己表现的这么平静,她还能看出什么端倪?谁知人家还是一副”你的罪名已经落实”的表情。

  钟小毓无需辩驳。

  ***

  是误会吗?钟小毓自己都迷乱了,这两个多月来他们时常见面,不是钟小毓去学校找他,就是他来接她下班,还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这难道不是谈恋爱?

  但江炜明自从那句似是而非的“不保证”,就从来没有表白过。不过他们之间确实有很多现实的差距,还有之前靳杰的那层隔膜。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却无法潇洒的抽身离去,贪恋那一份本不属于自己的缱绻。

  今天,好冷!办公室的空调有点不给力,钟小毓拿起椅背上的外套重新穿了起来。京陵似乎一夜入冬了。

  “小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办公室陈大姐关心的询问,“感觉你最近有点怪怪的,动不动发愣,叹气,有时候特别开心,有时候又心事重重的样子”

  钟小毓被陈大姐的话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自己有这么明显吗?全世界都看出来了,最近她妈妈唐水柔也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有,陈姐你说笑了”钟小毓尴尬地扯了下嘴角。

  ”没有,要真没有,我帮你介绍对象啊,好几个部门的人都向我打听你了!”陈大姐从疑惑变成兴奋,露出眼角的细纹。“漂亮的女孩子一进机关总是很抢手的。”

  “啊?不用不用,我暂时还没想过这问题。”

  “也不小了,二十三了吧,可以谈啦!我帮你留意留意。”

  钟小毓敷衍的笑了笑,也不想为这个话题和别人过于顶真,毕竟人家是好意。

  其实上次参加林雁婚礼时,就已经给钟小毓惹了一朵桃花,有个张医生,好像是什么放射科的,对她很有意思,经常殷勤的给她打电话。当然号码也是那位多事的新娘林雁给的,蜜月还不忘张罗她的事,真是辛苦了,还嘱咐她好好把握,说他爸爸是什么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人又帅气,前途无量,机不可失啊。

  可是钟小毓就是没有感觉。

  哎!爱情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存在于内心,看不见,摸不着,也说不清,道不明;不能用有形的事物去衡量,去解释。也不是对方条件万里挑一,你就一定会心动。所以才会有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意境。

  因为有的人近在咫尺,却无话可说,有的人远在天涯,却心有灵犀。

  可钟小毓偏偏也是红尘俗世中一位心随爱而动的女人。

  ***

  有时候对于你而言,一个普通又平凡的周末晚上,却是别人的生命里非常重要的时刻,镌刻在脑海里一生无法抹灭的记忆。就像今晚,对于钟小毓来说很重要,因为某人第一次承认了。。。

  “在?”小猫的头像闪动。

  “恩。”

  “我最近发现你很像一种动物。“

  “啥动物?”

  “一种白白胖胖、能吃能睡的动物。”

  “你才是猪!”

  “呵呵,猪很可爱,晚上吃啥?”

  “不吃了,我回家。”

  “我带你去我高中,旁边有家有名的菜馆,好吃的不行了。”

  ”有多好吃?”

  “不去后悔。”

  “鄙视你!”

  “今天下午没课,我一会来接你。”

  多么没有骨气的一段对话,钟小毓为自己的言行感到羞愧,人家刚刚说她像猪,她还恬不知耻的去吃饭,精神防线就因为一句“好吃的不行了”彻底瓦解。

  她上辈子估计真的是那个动物,真的!伤心的想si,那就吃完再去si吧。

  ***

  钟小毓杵在原地惊讶地看着江炜明和一大帮高中同学在篮球场上打招呼,开玩笑,各种陌生的评价目光不时从那边投来,清一色的男生全部穿着运动服,感觉是早已经说好了要打篮球,可恶的是在来的路上,某人压根没提,要知道的话她打死也不会来,多尴尬啊!估计江炜明又和他们说自己是他姐姐之类的亲戚来的,姐姐陪弟弟打球,真是够闲的。

  因为离得远,钟小毓什么话也听不见,坐在篮球场边托着腮,恨得牙痒痒的。看着一帮阳光少年活力打球,挥汗如雨。场上的焦点当然还是江炜明,脱掉棉袄的他里面穿的是一件短袖运动衫,从这里看过去,投篮的侧颜犹如刀刻,一举手一投足,让人心跳加速,不一会儿,就吸引了不少放学的高中小女生驻足观看,还不时传来尖叫声。

  约莫半个小时,天色已全黑,操场上的灯光全部打开,由于学校晚上是开放的,篮球场外还有很多散步的人群。江炜明他们也打完了,正拿了衣服向她走过来。

  只见突然有个又高又壮的男生搭着江炜明的肩膀,向她热情招手:

  “弟妹,你好!”

  钟小毓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到。弟妹!?是什么东西。

  江炜明因为打球,两颊绯红,头发湿漉漉的,听到后立马笑着给了那男生一拳。

  “打我干嘛?不对吗?她是你女朋友,你是我兄弟,我又比你大几个月,喊弟妹正确。”男生一阵惊呼,表情做的非常夸张,高亢的声音感觉整个篮球场都听得到。

  “小毓,这是凌凯,我高中同学,在上海上大学”江炜明不理凌凯的大呼小叫,和江小毓介绍了下,转而看向凌凯,没有继续介绍,看来之前他已经说过了,”你真不去吃饭了?”

  “不去了,我难得回来,我妈烧好饭了,不回去吃会杀了我的。”接着,凌凯拍了拍江炜明的肩膀,一副你懂我懂的表情,贱贱的抽动嘴角,故意压低声音:

  “我不去不正合你心意,二人世界嘛,弟妹没来过这里,多带她看看”继而笑眯眯地瞟了一眼钟小毓“弟妹,拜拜,有空一起吃饭呀!”

  就这样,凌凯深明大义的离开了,钟小毓被对方这一口一个“弟妹”的称呼,搞得整个人都凌乱了,不是应该叫姐姐?刚才江炜明好像也没有在人前喊她“姐姐”。

  “他胡言乱语什么呀?”钟小毓边走边问。

  “是的,神经病,别理他!”江炜明拿着钟小毓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汗。

  “怎么喊我弟妹?”想想刚才那个人可能真的脑子不清楚。”你没和他说我是你姐姐?”

  “没有。”

  “那你怎么和你同学介绍的?”

  “女朋友。”

  钟小毓脑袋轰的一下,更加凌乱了。

  ***

  看着从吃饭到现在一直呆若木鸡的钟小毓,江炜明觉得好笑,看来自己之前的那个称谓真心吓到她了,目前的她还属于放空状态,呆呆的任他牵着走,在操场上已经走了两圈了。

  一直到现在钟小毓也没有开口问他,而他也是个不善表达的人,刚才同学们起哄,问她是谁?他不想再违心的说是姐姐,他们这种状态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其实自己也没料到事情能发展到这步,从来没想过大学要谈恋爱,更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是钟小毓。以他喜欢简单随性的个性,很不擅长处理这种麻烦的关系和复杂的局面,所以之前就算有点心动,也是抗拒承认的,偏偏。。。

  只能说天意弄人。

  “小毓?”

  “呃!?”

  “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啊!没。。,有。有的。”此刻,灵魂出窍的钟小毓,元神终于慢慢归位了。

  “好,我们坐下来你慢慢问”江炜明拉着钟小毓来到操场边不远处的S形长廊,长廊支架上挂满了一串串藤蔓,不知是何种植物,冬天还郁葱茂密,没有落叶。

  江炜明挨着柱子边坐了下来,轻轻地拉了一下钟小毓,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环抱着她的纤腰,温柔至极:

  “石凳凉。”

  “恩”钟小毓头微低,脸羞红。才发现刚才一直是被他牵着的,现在更亲密。“你下午为什么要那样介绍呀?”

  “那你说我们是什么?”江炜明反问。

  “不。。知道,你又从来没说过你那个我”钟小毓声音越说越低,但还是一字不落的听进了江炜明的耳里。

  “那你呢?喜欢我吗?”

  钟小毓被江炜明这么一问,认真地想着自己之前的种种,诚实的点点头。

  “我也有点。”江炜明拿起钟小毓的一只手轻啄了一下。

  ”什么叫有—点—?”钟小毓撅着小嘴。

  “就是有点动心,有点情不自禁”

  “那是不是还没到喜欢?”

  江炜明看着钟小毓偏着小脑袋,略带生气的表情,轻笑出声。

  “你们女生是不是都喜欢执着于这些问题,不问清楚不罢休?”

  “是的。”

  “喜欢啊,心动和喜欢不是一样的。”江炜明稍稍停顿了一下,”只是对我们关系转变还是有点不适应,确实比较复杂,所以之前我也很是抗拒,我还在上学,未来怎样,也不敢给你什么承诺和保证。”

  钟小毓知道,江炜明虽然讲的很现实,没有甜言蜜语,但他说的都是实话,他们在一起确实不应该,因为很难有结果,别说他的父母因为靳杰和她之前的那层关系不会同意,就是自己父母也坚决不会同意的,难道嫁不掉了吗?非要去他们家,而且三岁的年龄差摆在眼前,他还在上学,未来充满变数,等他毕业,等他工作,等他家人同意,自己等的起吗?

  有些男人在爱的伊始就会和你海誓山盟,天长地久,哪怕其中还有很多不定的因素,最终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当初那些信誓旦旦的诺言变成了可笑的谎言,也许在情动的那一刻,他们说的是真的,但她知道江炜明确是另外一种,做不到绝不轻易承诺。

  钟小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像是一种认同,又像是一种心领神会。江炜明为她的善解人意感到欣慰,爱恋的揉揉了钟小毓的头发,让她舒服的靠在自己的肩头,享受这甜蜜青涩的美好时光。一切无需多言,她明白就好。不确定并不代表不认真。江炜明渺渺地看向远方,眼中闪着坚定的目光。

第七章 患 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