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彼之渡口

  简予言冲出酒店,打车去了‘逸仙小窝’。

  她愣愣地望着车外倒退的街景。

  华灯迷朔,人影斑驳。

  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前面传来了司机的声音。

  “美女,到了。”

  “嗯”

  简予言门都没敲,直接对着密码锁输入了简予仙的生日。

  摸索着打开灯,屋里很整齐,整齐得没有一点生气。就像那沙发上的人影一样。

  突如其来的明亮让宁逸下意识地挡了下眼。

  “我就知道。”简予言喃喃道。

  宁逸没搭理她,就那么坐着,靠着沙发,面色疲惫。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简简她会多难过?!”简予言一下子就来火了,拿起茶几上的一杯水就朝宁逸泼了过去。

  男人却是丝毫未动。

  换做以前,他肯定会朝她吼‘简予言,你发什么神经’。

  可现在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简予言一下子就慌了,“宁逸,对不起…”人在心虚时,连歉意都显得毫无底气。

  “滚”宁逸低声道。

  简予言颤了一下,随即骄傲又倔强地看着他“宁逸你让我滚?你凭什么让我滚?”

  宁逸没搭话。只那发梢的水静静地滴下来。

  简予言抽过茶几上的纸巾想帮宁逸把水擦掉,却被宁逸止住了。

  “不用了”,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太差,宁逸顿了顿,终是柔声道“走吧,我送你回酒店。”

  “不要糟蹋自己了,宁逸你这样简简会心疼。”我也会心疼。简予言强行让自己冷静,她真想把茶几上的酒瓶给砸了。

  “嗯”

  “不要敷衍,大家希望的是,你真真正正地走出来。最起码,你自己想要走出来。”简予言认真地一字一句道。

  宁逸没答话。

  “我决定,每天监督你,让你没有任何独处的时间为简简难过。”简予言似下了很大的决定般,像个执拗的孩子,朝宁逸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简予言,你说话前能不能动动脑子。”宁逸不由轻笑。如果难过需要特定的时间,那他的标注一定是每时每刻。

  简予言心里道,聪明也好,白痴也罢,只要能分担你的难过,我都愿意。

  “算了,拿你没办法,要杀要剐随便你,你先去客房睡一觉,明天再说。”

  “你当我说着玩儿的吗?监督的意思自然是,看你睡了我再睡。”简予言不由骄傲挑眉,别的她没有,就是有恒心。

  “幼稚”,宁逸起身,朝楼上走去。看了眼身后的简予言,坏笑道“简予言你跟着我干嘛,我去冲凉,你想偷看占便宜不成?”

  简予言羞赧,怒道“滚你丫的!!”然后退回了原地。

  宁逸冲完凉没有出去,就那么斜倚着墙壁出神。

  这时门上传来急切的砰砰声。

  “简予言你干嘛!敲门不是锤门好吗!!”宁逸猛的拉开门。

  却看到简予言一脸紧张。

  “宁逸,我怕…”简予言不想承认她怕鬼,立马道“你闷死在浴室!!”

  宁逸轻哼一声,阴森森地道“仙儿最喜欢捉弄你了。”

  说得毛骨悚然。

  “宁逸你个缺心眼儿的!!”简予言怒吼道。

  宁逸皱眉,“已经勉强收留你了,请不要扰民好吗?”

  简予言立即噤声,忿忿道“还不是某人…”

  “时候不早了,快去睡吧”宁逸又一次催促道。

  “我东西都在酒店,今晚我在沙发上凑合一晚。”简予言随即补充道“不要让我穿简简的衣服,除非你希望我被自己吓死。”

  宁逸把沙发床打开,又去客房搬了两床厚被子,递给简予言“一个垫,一个盖。我也去睡了。”

  说完真的回了主卧,并且,真的就躺到床上去了,他实在,没工夫和简予言闹。

  简予言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即便灯开着,她也瘆得慌。于是她将整个人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

  第二天,宁逸起床,便看到了沙发上神奇的一坨。

  他走过去,大声道“简予言,你也不怕被闷死…”

  简予言一把扯开被子,“干嘛呢!大清早这么大声!”她的起床气非常严重,何况昨晚她真的好久才睡着。

  宁逸摊手,无语道“睡好了就去吃早餐,吃完自己打车去机场,我就不送了。再见。”说完便去了公司。

第十八章 彼之渡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