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间一滴青墨

橘白鹿角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无心之举

  暖阳初春,正是大街小巷热闹时节。

  吹糖的摊贩方才将家什摆放出来,一群垂髫小儿拥挤至摊前,纷纷挑选自个儿喜欢的图画。摊贩急匆匆拎起铁勺将锅内煮沸的糖浆搅拌均匀,手腕流转间便在案几上连成图案,这群小儿便各个手举着糖画朝前方人流追赶奔去。

  恰是开春,成纪县一年一度的河灯节。籍河河岸早已聚拢了一波又一波赶来的县民,人人手中捧着各种样式的河灯,灯芯处立着随风飘摇的麻纸,心中祝愿跃然纸上,祈求河神可以听见自己的愿望。

  河面上已经飘荡着不少河灯,春风微微一拂水面,点点水滴洒在纸上,墨水淡淡化开,旋成一丝丝波纹,这便说明河神已经知晓你的心愿。

  捏着糖画的孩童并没有拥挤近河边,想必这个年纪除了玩耍和吃不完的糖块并没有其他的愿望,他们聚集在较偏僻的临河柳树下,商量着用手里的糖画捞起河里的鱼苗。穿着破麻衣的女娃娃先开了口:“小墒,这糖画儿真能将鱼苗苗捞起吗?你可不能骗我,买糖画的几铢钱是找我娘亲求了好久才得来的。”“你咋这么没出息,你瞧这汪小池子里多少条鱼苗苗,咱捞回去给养大了,可以换好多好多铢钱哩!”小墒挥了挥他白白胖胖的小手,拍拍胸脯做了保证。“可这糖画儿上有好些孔孔,咋能将鱼苗苗给捞上来?”另一位稍小的孩童晃了晃头顶的羊角辫,将手里的糖画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唉声叹气准备下嘴。小墒一把拦下了他近在嘴边的老虎头,从他手里将糖画抽走,蹲下就要用这糖画铲进水里。

  “小墒,你瞧!”羊角辫拉了拉小墒脑袋后的麻花辫,差点将小墒拉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墒顾不得羊角辫,将脑袋伸得老远,似乎也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咋有条蓝色的鱼哟!”小墒吓了一跳,糖画都要拿不住,就准备爬起来,倒是羊角辫眼疾手快,抄起小墒手里属于自己的糖画就要去捉那条蓝鱼,小墒拉着羊角辫的手,哆哆嗦嗦地开口:“这该不会是妖怪吧!哪里有蓝色鱼啊!”说完就想放声大哭,羊角辫叹息小墒如此没有出息,将他推搡在地,“你想想!这鱼若是被我们捉住了,岂不是稀世珍宝!那咱们可发财哩!”小墒回头看了看破麻衣,握紧了手里的糖画儿就鼓着嘴靠近那条浑然不知危险近在咫尺的蓝鱼,羊角辫指挥行动:“小墒,你堵住这边,我将水往这拨,它自然就会游过来,到时你赶紧将它抄起来!”说着就用糖画划着水,微微荡漾的水流将蓝鱼轻轻朝小墒哪儿送过去,小墒咽着口水生怕蓝鱼一个甩尾便逃走,眼睛都不肯眨一下。却没想到羊角辫的计划顺利无比,差一点儿蓝鱼就要挨着小墒的糖画了,却没想到,只耽搁了不到一秒,蓝鱼似乎意识到了危险,急急地在两幅糖画中间寻找缝隙准备穿过,却意外地卡在了糖画缝隙中间,小墒赶忙将糖画从水里拎出,那条蓝鱼正巧挂在老虎头里,耷拉着脑袋,只剩尾巴还在胡乱扑腾,羊角辫凑过来,得意地是又蹦又叫:“你们瞧这条傻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还没高兴一秒,挂着鱼的糖画就被人从手里夺走,羊角辫和小墒转悠一圈,才看到身后站着位一袭白衣的男子,男子手中握着的正是小墒的糖画,上面挂着的蓝鱼已经奄奄一息,低着头,只剩两腮一张一合做着最后的挣扎。

  “你们这些顽劣孩童,抓这条鱼做甚么?”男子有些恼怒地冲他们发问,却还是收敛了些怒气怕吓着孩子,若不是他嫌河岸过于拥挤,散步至此,怕是这条鱼就要惨遭毒手了。三个孩子见这位男子如此凶狠,连嚎啕大哭都不敢,眼睛挂着泪滴,鼻子冒着鼻涕泡便四散逃开,小墒还不忘吸着鼻涕地喊:“呜呜呜呜我的娘亲这次真要杀了我了……”

  男子低头查看了这条鱼的状况,似乎还没有死掉,赶忙连鱼带糖画一起放进水中,轻轻将困住鱼的缝隙掰断,蓝鱼摇摇晃晃在水中上下沉浮,竟不知是生是死了,背鳍处散出丝丝青丝,男子霎时看痴了,不知这居然是这条鱼的血,他瞧这蓝鱼若是在这汪池水中自生自灭,怕是活不过今夜,便伸手摘下岸边一片荷叶,将池水和鱼一起拢在叶中。

  “将军,您真的要将这死物带回府吗?”男子身后跟随的一名侍从,不时探出脑袋盯着他手中的荷叶,这一路居然一滴水也没有洒出,男子神色淡然,只是望着荷叶中的小小身影:“莫要瞎说,这尾鱼还未死,说甚么死物。”

  侍从听见男子这般说,也不敢再吭声,倒是很遗憾方才在籍河没有机会将河灯送走。

第一章 无心之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