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青涩

  大鹏是叶子的邻桌,中学时期的座位一般是双人座分四大组,往往中间两大组紧挨,而一、四组则紧靠两侧教室墙壁。叶子坐在第二大组五排右手,而大鹏在第三大组五排左手,于是,两人就成为了邻桌。

  那时的大鹏总给人拽拽的感觉,叶子有些看不惯,所以说话时总要呛他,以此灭灭他的屌丝神气,有时故意捉弄他,看着他张口结舌满脸通红的样子,叶子暗地里开心极了,让你拽!

  一次,数学课上刚刚学过了无穷大的概念,快下课了老师出了道题,恰好点名让大鹏在黑板上验算,叶子这下可乐开了,她知道大鹏在作业本上写无穷大符号时,总要把本子横过来然后竖着划8字,这次,看你怎么把黑板翻转!看着大鹏站在讲台上手足无措,叶子趴到那里笑的肚子痛,眼泪都流了出来。大鹏歪着脑袋,整个身体侧着,那上半身和下半身近乎90度,这才勉强歪歪扭扭画了个不规范的符号。老师不解,“让你算个题咋还准备拉弓射箭哩?”班里一片大笑,大鹏满脸通红低头疾走回座位,由于过道较窄,也许是被那些哄笑声搞得得慌了神,不小心撞了张宁的桌子角,桌子被带的歪向了一边,张宁喊道“喂喂喂,我的桌子我的桌子,你还想顺张桌子不成?”大鹏转身匆忙挪正,随即又是一阵哄笑声。

  叶子早已经笑得直不起身来,趴在桌上。大鹏挤进回自己的座位,匆忙坐下。看见叶子趴在那里,抑制不住颤抖的肩膀,猜到又在笑他了。

  “笑啥笑!”说完低头翻书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我还等着看你咋转黑板哩,咯咯咯...”叶子笑得再说不出话

  “我就知道你一直等着看我笑话呢,你这人居心叵测!”

  “咯咯咯”

  “至于那么乐的?”大鹏依然涨红着脸,眼睛看着书,嘟囔着、

  “太至于啦,咯咯咯......”

  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陆续说笑着走出教室.......

  第二天,刚起床,叶子就觉得眼睛痒痒的,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忍不住揉了几下喊,“洁,帮我看看咋了,痒得很。”

  程洁轻轻掰开叶子的眼皮,“好像害红眼了,你有眼药水么?”

  “没有”

  “我也没有啦,刚好今天回家,我记着给你拿来”

  叶子忍着痒,勉强吃了点早饭就进教室了。

  大鹏早吃完,坐在座位上看着叶子进来,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走过来。斜着头看着叶子的脸说“兔子眼”,

  说完坏坏的笑着,叶子看见那张脸挤成了一张狗尾巴花。

  “让你笑,让你再笑!”说完伸手去抓大鹏,大鹏躲闪不及,被牢牢地抓住了手腕,叶子狠狠地给他手上抹了几下,“好好笑吧,看你是不是也变成兔子!”叶子解气地放开手,不再理大鹏。

  “还真生气?和你开玩笑的”大鹏旁边陪着笑脸,“我是兔子好啦,成吧?!”

  叶子懒得理,大鹏悻悻地转过身,尴尬地翻书,不是眼角瞟过来看看叶子的表情。

  周末,程洁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发现钟宝的兜还在自己包里,原来忙着训练和准备运动会的事,竟然给忘记还了。

  推着车子,拐过学校东墙拐角,钟宝正在等她。

  “你的兜”说完程洁准备去拿

  “不用拿,我不用”

  “我洗了,忘给你了,周末回家你不带东西吗?”

  “不用,再用了我找你要。走吧。”说完翻身上车。

  洁觉得很纳闷,“这怪人,自己东西还不拿回去”。

  “我姐嫁到你村里啦,叫钟燕,认识不?”钟宝说,没有回头。

  “你亲姐?”

  “哦”

  “我就说你看着像一个人,原来是燕姐,你俩还就是像很呢”洁笑着说。钟燕是程洁家隔壁的媳妇,长得标志,人干活也利落,就是那一张嘴挺厉害,村里少有人敢惹。

  “我姐得是凶很?”钟宝笑着问。

  “没有呀,我觉得燕姐怪好的。”程洁笑着,说完看着钟宝英俊的侧脸,不禁升起一丝恻隐之心,她早听说,钟燕从小就没了父亲,母亲一个人拉扯着姊妹四个。她是老大,家里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弟,因为是唯一的男孩,全家人都相当宠爱他。为了照顾家里帮母亲料家,钟燕从小就没念多少书,早早回家帮母亲种地,供养弟弟妹妹们上学,由于家里没有顶梁柱,钟燕把自己锻造成了全家的依靠,那暴烈的脾性,也是为了维护全家的利益而日渐形成的,但是,对于这个小弟,她却尤其的温柔。

  “我去我姐家,和你顺路哩。”钟宝说,扭过头笑着看了看她。“这次运动会,你成绩不错么,我看基本上你的项目个个得奖,看来考体院问题不大。”

  “我文化课还是不行,训练、比赛有时耽搁上课呢,落下了不少。”

  “也是,这你可不敢放松。有啥搞不懂的你先拿来,我找人问,大鹏比我学的好,而且和我同宿舍,我俩关系铁,我能问他,然后再给你讲。”

  程洁兴奋的脸蛋一阵绯红,“这样的话最好啦,我得好好感谢你!”镜片后面的眼神满是温柔.......

  “啥都没弄哩,说啥谢不谢?后话到时再说”钟宝笑着说,微风吹过来,这样的一个深秋的傍晚,竟然暖暖的......

青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