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插曲

  雪枫是班里很沉默的一位男生,总是静静地,教室里是不会听见他参与打闹的声音的。叶子发现他很善良,从不跟着一群男生而起哄伤害任何一个人的自尊,特别是那位被班里几乎所有男生嘲笑过的--郑君。

  郑君来自部队的子弟学校,可能是习惯了子校那种很局限的空间,据说她的父亲那时是部队上的什么官,而且是后勤上的什么部长,所以家境很好,自小的优越感,说话也就大大咧咧。可是那时,来自农村的学生占了绝大多数,可不吃她那套在子校里长期养成的习惯,没人知道后勤部长是干啥的,再说,那跟他们这伙穷娃有啥关系,反正就是不能忍受她那种装腔作势,矫揉造作,居高临下的架势,还有那,农村孩子怎么也说不出口的普通话,给人感觉很大的距离感。

  当你所处在的群体是一个崇尚朴素主义的群体时,这时突然来了一个花枝招展,招摇过市的享乐主义者,本能的内心想法最可能就是嫉妒。女生只有为数很少的子校那些同学搭理她,其余的朴素的女生从不搭理,她们认为她那嗲声嗲气的普通话是炫耀,和学校大环境里的本土关中口音显得格格不入,而且尤其刺耳,所以,郑君那时是被排斥的。

  其实,郑君并不坏,她的那些习惯是由于家庭环境而从小养成的,加上,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家长难免会娇惯一些,宠一些,哥哥姐姐也都让着她,这样,她从小可能比较少考虑别人的处境与自己的差异,炫耀并不是她的本意,只是打小习惯的自然流露。

  郑君穿的比所有人都好。那时大家穿的衣服多是旧的,或者前面的哥姐穿剩下的,有些还会有补丁。她经常会穿新衣服,花色鲜艳,样式新颖,与大家相比,显得另类。

  一天,郑君穿了件连衣短裙,很时尚的那种,百褶、碎花、卡腰,而郑君却是身材比较丰满的那种,她所穿的任何衣服都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身体,把青春期女生的那点秘密勾勒的一览无余。然而,那时女生们清一色的用最紧的裹胸压制着身体不断发育的突出,对于她大胆的勾勒,被私下里传说为厚脸皮,而男生更是在教室里面起哄,叫她花蝴蝶。宿舍里她也会成为男同学饭后和睡前的谈资。

  花蝴蝶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一位从原上来的男生,叫做水利的,他给起的外号。水利家境比较穷,但是对于历史地理的兴趣却是超乎一般同学的,老师上课的那点知识根本满足不了他的渴望,对于书本更是倒背如流,只是有一点,他喜欢出风头,特别对于郑君,尤其爱私下里取笑。宿舍里谈笑起哄的发起者总是他,可能是那点贫穷的自尊心在寻找一个发泄的通路,恰巧就是这位女生,让他觉得招摇的女生吧。

  周五的一天早上,课间,郑君穿着时髦的靓装,“挺拔”地走进教室,由于走的急促,身体的过于丰满使全身都跃动了,水利说了声“看,花蝴蝶”,这无异于一枚炸弹,教室后面的男生顿时爆笑,水利脸上闪着兴奋地红光,似乎很得意,似乎很过瘾的感觉。

  “水利,你胆子正”有同学叫着,水利认为那是一种很解气的赞誉。

  “花蝴蝶,还不敢说啦,都震得快飞起来啦!”水利又补了一句。女生们也听出来着暗喻的含义,低头笑着不语。

  郑君很奇怪,笑着问,她进来了,大家笑什么?没人回答。

  猛然间,郑君意识到取笑的正是她。

  “你说谁呢?”郑君冲着水利喊道。

  “说谁谁知道!花蝴蝶还不让人叫啦!”水利嘟囔着,男生们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郑君没有受过这样的愚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股屈辱、委屈,是她说不出话,冲到座位上哭了,周围的笑声依然回荡着.....

插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