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在一起

  靳天看着左婉的背影,突然感觉她离自己越来越远,那种远让他觉得生命渐渐没了呼吸。

  终于,在看不到左婉的背影后,他起身追了出去,刚跑到门口,就看见左婉招呼出租车。

  靳天一个箭步上前,拉住左婉道:“不许走,开我的车,我喝过酒了。”

  司机按下车窗问道:“二位走不走?”

  靳天抢在左婉开口之前摆手道:“不走。”

  看着走远的出租车,靳天低下头,看着左婉道:“婉婉,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左婉微微抬起头,看着一脸诚恳的靳天,道:“不吃了?”

  靳天笑着摇头:“饱了,回家吧。”

  左婉点了点头,任由他拉着自己走向车库。

  上了车左婉问道:“你现在住哪?老地方?”

  靳天摇头:“那里我表弟住了,离他学校近。”

  左婉挑眉:“那你呢?这几天总不会没睡觉吧?”

  靳天装可怜:“我这几天一直在酒店睡着。”

  左婉:“那现在你怎么办?不然我送你去许继家?”

  靳天皱眉:“不要,他家荒淫无度的,我不去。”

  左婉:“那你去哪?”

  靳天弯唇:“你家啊。你不是一个人住吗?就没个客房什么的?”

  左婉:“有倒是有,不过被子什么的都没有。平时家里也就我一个,我也不会让人去我家,所以这些东西也就没备了。”

  靳天心下暗喜:原来她没有喜欢的人,那就是说,刚刚生气是因为我说错话了?

  左婉见靳天失神,忍不住伸手掐了他一下:“喂,和你说话呢,能不能认真点?”

  靳天吃痛,忙回道:“听着呢,不就是没东西吗?去买不就好了。反正我不管,总之你不能给我扔酒店里。”

  左婉深吸了一口气,调了导航向自己家开去。

  路上,靳天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微微睡了过去,一段路程倒也是温情满满。

  打开车上的曲库,飘进耳朵的是百听不厌的《情书》。

  “你瘦了憔悴的让我好心疼

  有时候爱情比时间还残忍

  有人变得盲目而奋不顾身

  忘了爱要两个同样用心的人

  你醉了脆弱得藏不住泪痕

  我知道绝望比冬天还寒冷

  你恨自己是个怕孤独的人偏偏又爱上自由自私的灵魂

  你带着他唯一写过的情书

  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

  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

  哦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哦

  这样的话或许有点残酷

  等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往往过得都不怎么幸福

  哦可惜爱不是忍着眼泪留着情书哦

  伤口清醒要比昏迷痛楚紧闭着双眼又拖着错误

  真爱来临时你又要怎么留得住

  你醉了脆弱得藏不住泪痕

  我知道绝望比冬天还寒冷

  你恨自己是个怕孤独的人偏偏又爱上自由自私的灵魂

  你带着他唯一写过的情书

  想证明当初爱得并不糊涂

  他曾为了你的逃离颓废痛苦也为了破镜重圆抱着你哭

  哦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哦

  这样的话或许有点残酷

  等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往往过得都不怎么幸福

  哦可惜爱不是忍着眼泪留着情书哦

  伤口清醒要比昏迷痛楚紧闭着双眼又拖着错误

  真爱来临时你又要怎么留得住”

  听着熟悉的旋律,耳边依稀又传来年少时靳天吐槽的话:“听什么情书嘛,一点都不浪漫,《咱们结婚吧》不是很好听吗?”

  “那咱们结婚吧?”

  “我是说歌曲啦。”

  “哦!”

  那时候,自己爱的大胆,张扬,自信,可是,面对靳天,却犹如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无论怎么暗示明示,他都能当做笑话解说。

  不知不觉到家了,上了楼把靳天放进浴室,左婉才想起来忘了去超市买东西。

  看了眼手机,已经12点了,超市都关门了。

  靳天在浴室一边洗澡一边打量着房间,满满的简约风,和她的人一般,简单大方,永远都是干干净净,明明白白。

  洗漱台上整齐的化妆品,单人的洗漱用品,柜子里纯女式的睡衣拖鞋,无一不在告诉他:左婉从来没有和他之外的人住在一起过。

  左婉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时不时瞄两眼浴室的门。

  终于,靳天穿了一件超短的睡袍出来了。

  左婉憋着笑:“嗯,我家只有我的睡袍,你先将就一晚吧。”

  靳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甚是满意,于是靠近左婉:“没关系,这样容易勾引你。”

  左婉看着春光乍泄的靳天,顿时红了脸,一把推开靳天:“我……我才没……没那么容易被勾……勾引呢。”

  靳天失笑:“是吗?那你结巴什么啊?你不知道你一说谎就容易结巴吗?”

  左婉低头:“有吗?”

  靳天一把抱住左婉,伸手抬起她的脸,轻轻的吻了上去:“有。”

  左婉挣扎着跑开:“我……我去洗……洗澡。”

  靳天摸了摸刚刚吻过左婉的唇,笑道:“好。”

  坐在浴缸里左婉摸着自己的唇,想着这一夜靳天屡屡的冒犯,明明知道他调戏的过分,却总舍不得生他的气。

  可能,自己也只是缺个和他真正在一起的理由。

  洗完澡,敷了面膜,左婉套上浴巾就出了浴室。

  迷迷糊糊进了卧室,躺在床上后,摸向一旁的枕头,不曾想,却摸到一身的腱子肉。

  左婉猛地坐起,掀掉面膜:“你……你怎么在我房间?”

  靳天弯唇:“你又没有给我买被子,我不睡这,睡哪?话说,你晚上习惯裸睡啊?好习惯耶。”

  左婉听完,一张小脸烧得通红:“我怎么知道你会睡我房间,我以为你会睡沙发。”

  靳天苦着一张脸委屈道:“那张沙发那么短,我这两米的大个子,睡那明天腰就毁了。”

  左婉听完,下了床走向浴室洗了把脸,扔了手中的面膜,换了件浴袍。

  在进屋,左婉从床边的格挡里拿了件毯子,看着靳天道:“那你睡这吧,我去睡沙发。”

  靳天翻身下床,一把抱起左婉:“一起睡。”

  左婉挣扎道:“不行,我睡沙发。”

  靳天将左婉禁锢在怀里,哑声道:“别动,就睡这,再动我就吃了你。”

  左婉闻言安静了下来。

  靳天低头吻在左婉的额间:“婉婉,我想你了。这三年,每一天都想。我以为自己不爱你,其实是早就爱到了骨子里。”

  左婉嘟嘴:“我才不信,你走的那天明明说,一直拿我当朋友的。”

  靳天失笑:“我那会傻逼呗,再说了,我要当你朋友,我会睡你吗?”

  左婉突然愣住,靳天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慢慢说道:“婉婉,其实……那晚我没醉。”

  左婉伸手捶向靳天的胸口:“你混蛋。”

  靳天低头抓住左婉的手,两人四目对视,靳天轻声道:“婉婉,闭起眼睛。”

  左婉闭起了眼睛,靳天慢慢的吻向左婉,额间到眉目再到唇齿。

  一夜无眠,一夜旖旎。

三,在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