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余飞杨的人生百味-第四篇【酸楚】

  都说梦里出现的人都是自己思念的人。梦里,我听到了父亲和面甩面的声音,还是那么有力。仿佛父亲的手有魔力,片刻间一根根匀称的面条便出现在碗里了。常年不在家的父亲为了生计而奔波,看着渐渐粗糙的双手我落泪了,父亲擦了擦手里的面粉,上前抹去我的眼泪,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意梅,瞧,咱儿子比我都高了!”母亲端着碗里的面条,脸上充满了笑,看看我又看看父亲,都是幸福。我知道,这是梦,因为这样活生生的父亲我是再也见不到了,也明白此生再也吃不到父亲亲手做的面条了,很后悔父亲在世时没有和他多留几张照片。父亲常说,亲手给我媳妇和儿子做面条是他最开心的事情。梦里的欢笑和现实的凄冷形成了强烈对比,我醒了,彻底的醒了,泪水打湿了枕头,也打湿了我的心。看着手里月的字条,想着父亲的脸庞,再次哽咽了。

  “余飞杨,你太自大了,我邵月月从来没有主动对谁示过好,你是第一个,我想也是最后一个!从第一次的回复“嗯”到后来的“•••”,是几个意思?敷衍?挑衅?还是不屑?你完全可以不用回复我!我承认,我喜欢你,优异的成绩,出众的外表,处事的冷静,我都欣赏,但是你也不能践踏我的自尊心,我知道你是因为父亲去世才转到我们学校,但是你也不能因为你父亲去世心情不佳就这么戏弄我吧!我收回我的话,我不会和你做朋友了,也不配做我的朋友,更不配被我喜欢!”隔着纸条我也能感受到月的愤怒和委屈。

   月误会了•••但是,我也不想解释,都说初恋是酸涩的,我想,我品到了,月应该也品到了,能记住彼此就够了!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去喜欢任何人,哪怕是至今为止唯一让我心动的人。打开书包,月送我的华味亨乌梅干所剩无几了,拿了一颗放进嘴里,一口下去,酸和甜在嘴里一起迸发了!喜欢乌梅的嚼劲,也喜欢乌梅的颜色,黑中透着亮,纯粹简单,初恋也应该如此吧,不该牵扯太多的东西,纯粹简单就好!虽然我十分想尝到初恋的甜,但是,如果留在心里的是酸酸的涩涩的,也未尝不可。

   半月后,在阵阵的读书声中,校园的翻新工作启动了。直到动工我才知道,原来上次来视察的带队领导是月的父亲,而且是位高权重的领导。学校的翻新工作也是因为月在此就读,才特例处理,不然只会无止尽的拖延。学校在操场搭了钢架结构的单层简易教室,学习不能拖延,毕竟高三的同学们没几天就高考了。大家私底下都窃窃私语,不明白学校是怎样想的,不能等到放暑假了再翻新吗?学校以男生为主,将桌椅搬到了简易教室,以班级作为隔断,但是面积太小,大家只能勉强挤挤。气温逐升,大家在这简易教室里真的是苦不堪言,只想着假期赶紧来。时间和思绪一起飞逝,在一次午休中,听到了简易教室外老师们的谈话,内容大致就是学校翻新后的典礼每班要出节目,高三班级自愿不强迫。我并未将此事放在心里,但是也没想到因为此事,我和月的故事有了延续。

  老师宣布,本月学科测试排名靠前的同学有奖励,而且是很特别的奖励,同学们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跃跃欲试。老师语音刚落,月就转头看了看我,我慌忙避开,生怕出错,但在月的眼神中,我觉察到了失落。测试如期而至,不知道是较劲还是其他原因,月这次特别重视,成绩也是遥遥领先。她第一,我第二,但是分数的差距竟然有50多分。老师公布奖励,没想到奖励竟然是学校盛典的主持人,我要怎么面对月?

  怀着忐忑的心,我不安的摸了摸包里新买的华味亨珍珠梅干,定了定神,举手:“老师,我不想参加,我把奖励给第三名的吴毅刚同学!”全班炸锅,大家都看着我,特别是月眼神里的愤怒和吴毅刚脸上的惊喜,那一幕久久难忘。

   18岁是花一般的年纪,那16岁呢,是花骨朵的时刻吧,此时憧憬着成人世界的自由,也怀念着孩童时候的天真。16岁,向往爱情的美好,也慢慢承担起肩膀上的责任。有渴望,有梦想,也有追求,但是还未完全成熟的心智,处理事情的时候还是稚气的。尝一个华味亨珍珠梅,牙齿嚼动,舌头品尝,体会着果肉中的酸甜,想象着长大后的幸福!

  未完待续•••

余飞杨的人生百味-第四篇【酸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