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初见1

  九层十层,是崹楼的书阁,名曰雅斋,十层通为一间,九层分为六间,取“天一生水,地六承之,”意在防火,整体布局,十分精巧,阁内藏书万卷,很多遗世孤本,武功秘籍,药典毒录,兵书,机关阵法图纸等在这里均能找得到。

  其间,一身着月牙白色锦缎长袍的公子静坐在厅堂正中的书案后,手执竹简,宽大的雪白衣袖轻柔的垂着,仿若云一般轻缓,月一般柔和,他的相貌温雅俊美,眉眼修长疏朗,舒展开来,宛如润玉上的那一点点莹泽般浑然天成。

  “慕白公子,二楼绣坊的苏麽麽求见,”一侍卫单膝跪地恭敬地禀告。

  “传吧”轻轻扬了扬手,不曾抬起头,仿佛手里的书简中真有那黄金屋,颜如玉一般。

  “诺”侍卫轻轻退了出去。颇为感叹,传言道:日月星辰,崹楼四使,一袭白衣温如玉,果然不假,这慕白公子,当真是玉一样的人,温润,隽雅。

  神医慕白衣,四使之一的辰使,来自隐世家族的慕白世家。慕白家族世代行医,是九州有名的医药世家,自十六代家主研制出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七魂丹后,世人争相夺取,为避免纷争,慕白家族选择隐世而居。慕白衣应是慕白世家第二十一代家主,而且医术更是青出于蓝,一手银针救人于弹指之间。却不知何故放弃家主之位,远离慕白世家,屈居于这崹楼楼主之下,甘愿做一个下人。

  “绣坊苏艳娘见过慕白公子,”女子微微颔首,行了一个标准的相见礼。

  “起吧,什么事?”慕白衣抬首,直视前方的女子。

  “回公子,是关于地宫丁字号房和侍卫有染的那个女奴的。”

  “哦?是影十六让你来的,查出那张帕子的来源了?”

  “回公子,还没有,影十六依您的吩咐成为新的莫字号女奴潜伏在丁字号地牢中,她还没有找到有关那张帕子的线索,不过,她发现有一个号忘字的女奴很可疑,这个女奴和箭术教头楚风过从甚密,她会查清楚这个女奴的目的,但她希望您让影部重新调查核实楚风的身份。”

  “好,知道了,你且退下吧。”

  苏艳娘离开后,慕白衣走到墙角处,轻旋落地的玉壶春瓶瓶颈处,‘砰’地一声,一个小巧玲珑的漆皮盒子自书案左上角处弹出,打开盒子,取出玉简,执笔写下楚风二字,复又放回原处,重新盖好,旋转砚台,书案恢复如初。

  凡在崹楼任职之人,皆需自报家门,待核查无误后,方才取用。楚风能通过疾风营在九州的重重检查,想是有备而来的,只能交给影部,影部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像影子一样,不设机构,每个影卫皆为楼主亲选,会易容之术,彼此之间互不相识,处理其他机构办不到的事情,由四使之一的月使统辖,影卫如满天的繁星一般,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寻。

  午后的斜阳是迷醉的,慕白衣踱步到厅外的栏杆处,余晖照在人的脸上,人的脸就仿佛镀上一层金,天边的云霞也是变化极多,形态万千,却不知任其如何变幻,始终都在这一方天地当中。

  这崹楼里里外外,天上地下,机关遍布,更有影卫如影随形,地宫侍卫被处死之时,身上的帕子到底归谁所有,据交代是女奴莫初次所赠,虽然之后每次收到的都已销毁,但那一块被当作定情信物留了下来。而女奴莫承认帕子上的情诗是她所作,教授课上的先生和其他女奴都晓得,只是帕子上却非她所写,帕子也非她所赠,起初,她也收到一块写着她作的诗的帕子,以为是自己的爱慕者,所以两人才会暗生情愫。那么在整件事情里,当有第三个人在背后操控,会是那个忘吗,那么她又想做什么?是准备在这儿玩点新花样还是别的什么,倒是有所期待呢,慕白衣暗暗分析着。

  初见那个女奴的时候,是在五年前九州大陆上的名剑山庄,山庄的主人祈痕是个能工巧匠,淬针之术更是一流,慕白衣应庄主所求为他救治一个人,条件是为自己淬炼一套特制的九银针,因救治病人所需,慕白衣暂居山庄别院。

  竖日,他去府上药库取药之时,路上碰到一个女孩儿,十岁左右,因偷盗被抓,说是要押送到地牢,等候发落,突然,那个女孩儿挣开两旁的侍卫,冲过来抱住慕白衣的腿,高呼“少爷,您快救救奴婢吧,奴婢就是按您的吩咐去厨房找点吃的,他们就要将奴婢发卖了去,奴婢自小随您一起长大,夫人说待奴婢及茾之后还要做您的通房丫头呢,少爷,您可要为奴婢做主啊。”看着这个泪声凄切的女孩儿,慕白衣有些无语,却又觉着可笑,世人皆知慕白公子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如今被这丫头一说,不救她到有些欲盖弥彰了,左右不过一个丫头罢了。

  “放了她吧,她是我的丫头,贪嘴跑了出去,我会和庄主说的,”慕白衣伸手扶起了女孩儿。

  “小的们知错,不知道是您的婢女,惊扰您了,还望慕白公子恕罪,”几个汉子跪地求饶,都知道这是庄主重金请到的客人,得罪不得。

  “我家公子大度,不和你们计较,你们还不快走,对吧,公子,”女孩儿生怕慕白衣揭穿自己,忙把侍卫们遣散下去。

  之后,两人并肩行走在花园里的鹅卵石小径上。

  “你怎知那样说我便会救你?”慕白衣问出心中所想。

  “试试喽,最差的结果也就是被发卖,没多大差别,万一成功了呢,嘿嘿,”女孩儿痞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早前听说这名剑山庄有大人物要来,看他们对你毕恭毕敬的样子,猜想是你,而且这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的,还手执白龙玉笛,应该是传说中的慕白公子了,公子一双玉手救人无数,我一个小人物,再不济,公子也不能将我打杀了吧。”

  “呵呵,倒是个机灵的,不过,我慕白衣也不随便救人,想好怎么报答了吗?”慕白衣戏虐着。

  “公子真会开玩笑,您要什么有什么,我这三餐都不济呢,恐怕无法报答公子的大恩大德了,不如,我给您立个字据,以后再报答,您看成吗?”女孩儿说着,小眼睛骨碌碌的转。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家中还有何人?”慕白衣换了一个问题。

  “我是个孤儿,没名字,别人都叫我死丫头,”女孩儿挠挠头,似乎毫不在意。

  她并没有说实话,其实,她还有个名字,也是她这十年来唯一的温暖,有个女子给了她一个名字,随那个女子的姓,云,单名一个娇字,取意希望以后有人能疼惜宠爱她。她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偷吃的,是为了钱,她需要钱帮那个女子赎身,却不想那万宝阁竟给了她一份错误的地图,应该去金库的路却去了厨房。

  “哦,这样啊,那你先留在我身边吧,好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这个丫头明显没有说实话,慕白衣故意试探着。

  “啊,这样不好吧,我什么都不会做,还经常惹祸,会给您添麻烦的,要不,我还是给您立个字据吧,您放心,今日的救命之恩,他日,我一定会报的。”十岁的孩子还不够成熟稳重,她有些着急了。

  “无碍,在这里,没人敢把我怎么样,”说着,前面率先走了,看来事情已成定局。

第三章:初见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