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初见2

  傍晚,湖心水榭,一如玉般男子就着月色自斟自饮,忽而有规律的轻敲几下桌面,一个蒙面黑影单膝跪地,与夜色融为一体,若不仔细辨认,几乎无从察觉。

  “查查那个女孩儿”慕白衣淡淡吩咐道。

  一阵风吹过,黑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仿若从不曾出现过。

  此时的山庄小院碧落轩中,一个女孩儿静坐在门外的石阶上,托腮凝思:“这四毒的迷曼散对这个人起作用吗?之前倒从不曾失手。”

  须臾之间,慕白衣自院落外走进来,淡淡的酒香味在整个小院飘散开来。

  “公子,您回来了,床铺收拾好了,熏香也按您的要求更换了,您快休息吧。”闻到这酒香,云娇整个人都乐了,之前还担心被这神医之称的慕白衣察觉到,可若是以酒香混合,这迷曼散便会无色无味,之后,就剩逃之夭夭了……

  慕白衣推开房门,浓郁的沙华熏香味弥漫,随之而来,是一瞬间的手足无力之感,遂以银针封穴,仿若无事般走到床铺所在位置淡声吩咐:“更衣,就寝。”

  “啊?”云娇惊讶地仿佛能吞下一颗鸡蛋,不仅仅是因为侍候一个男子更衣,而是以往这个时候被算计之人已经倒地不起了。

  “怎么,你是本公子的婢女,侍候就寝都不会么?”慕白衣温润地笑着。

  云娇却看着遍体生寒,当初偷这迷曼散配方之时,四毒还未曾研制出解药,自己多次使用,还不曾陷入此前的状况,看来,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诺……”话音未落,云娇已然倒地昏迷不醒了。

  次日清晨,第一缕阳光明媚地照射到地上躺着的云娇脸上,暖暖地,缓缓地,如母亲的手一般轻轻地**着,那长而翘的睫毛如蝴蝶般地跳跃着,慢慢地睁开来,一瞬间的迷茫过后,喘息之间惊坐起来,四处查看。

  “起来了,昨夜睡的可好?”慕白衣轻轻放下手中的竹简,面色不见丝毫不悦。

  “呵呵……真不好意思,公子,前几日,我可能受凉了,昨夜才会昏睡在这儿,希望没有打扰到公子的休息,奴婢这就为您准备早膳去,”说着,一溜烟儿地向后面的小厨房跑去,生怕有人追上来似的。

  “这迷香居然对慕白衣不起作用,看来下药是不行了,”在厨房洗米的云娇暗暗地想着。

  碧落轩正厅,书案后,慕白衣静静翻阅一册医典。

  “公子,查到了,”忽而,虚空处传来声音,却并不见人影。

  “说,”

  “回公子,这个女孩出生后就被遗弃了,后被一拾荒老太捡回去养了三年,老太太死后,被人贩子带走的三年先后转卖了五次,主家都不太好,最后一次的主家更是有一个特殊嗜好,喜欢凌虐幼童,她逃出来后,被死人谷的四毒掳走做了四年的药人,最近半年逃出来后被卖到了当地有名的青楼,还签了卖身契,因为长得不错,老鸨让她给花魁做贴身侍女,并让她学习房中秘术,待到及茾之时,便会公开拍卖处子之身。还有她的亲生父母死于三年前的涝灾,至于她为何会跑到这名剑山庄,倒是不得而知了,不过,她曾到万宝阁买过一份名剑山庄的地图,说是来寻找走失的亲人。”

  “身世倒是坎坷,不过,这胆子也挺大,给四毒做过药人,难怪会给我下迷香,从今天开始,一刻不离地盯着她,这个孩子,是个好苗子,适合崹楼,”慕白衣顾自盘算着将云娇带回沁洲岛。

  “诺”之后四周一片寂静无声。

  “慕白公子,早膳来了,快趁热吃吧,”云娇讨好地说着,整张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花

  “好啊,对了,昨天的熏香不错,”慕白衣边说边拿起一旁的帕子开始净手。

  “……哦,呵呵……”云娇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看来他知道昨夜的熏香有问题了,本来有一肚子的借口要用的,问他需不需要出去买菜,定量衣服,购制烟墨等,如今只能偃旗息鼓了。

  “那公子,您慢用,奴婢先退下了,”云娇说着,准备退出去,这慕白公子一向谨慎,吃饭时不习惯别人侍候。

  “等等,明日我准备回沁洲岛,你和我一起,下午把行囊收拾好,还有一事,之前你说你没有名字,我为你取了一个,单名一个‘忘’字,”慕白衣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啊,不是的,慕白公子,您救了我,我很感激您,这段时间我也在您身边侍候了这么久,而且,我也答应您以后会报答您,至于,去沁洲岛,就不必了吧,我在这九州呆着挺好的。”

  “是么,不过,你的卖身契在还我这里,既然是为奴,在哪里都一样的。”慕白衣将手中的卖身契展开来给云娇看。

  云娇咬咬牙,不发一语,衣袖下的手却是紧紧的攥着:这个慕白衣,真是可恶,居然让人调查自己,还拿到了自己的卖身契,这下可麻烦了,本来想着,来名剑山庄偷些银两,雇人将云姐姐赎出去,自己再将卖身契偷出来,找个地方和云姐姐相依为命去,现在卖身契落到这个人手里,想要拿回来,简直,难如登天,看来只能明天路上想办法了。

  在宽阔平坦,四通八达的大路上,一辆富丽堂皇的四乘马车并驾齐驱着,晃动的流苏依稀能看见里面坐着一男一女。

  “咯噔,”车轴碾过一块石子。

  “哗,”茶壶打翻的声音。

  “呀,公子,对不起,衣服湿了吧,我帮您擦擦,”说着,云娇双手袭向了慕白衣胸前的衣襟处,她的目的很明确,早上,慕白衣放到那儿的卖身契。只要拿到了卖身契,逃跑就容易多了,不然就算逃走了,在九州上,逃奴也很难活下去,没有生计不说,捉到后会被送至官府衙门。

  慕白衣不为所动,任由她上下其手,摸来摸去的,片刻之后,才淡淡开口:“手感如何?”

  云娇瞬间涨红了脸,忙将自己的一双爪子收了回来,顾不得被她抓乱的衣衫,这慕白衣真是狡猾,早上明明将卖身契放到身上,怎么现在就没有了,还堂而皇之地调戏自己,遂将头转向了车窗外。

  慕白衣慢吞吞地整理自己的衣衫,唇角微微勾起,颇觉好笑,这丫头从早上就开始折腾了,一会儿说自己的衣衫脏了,应该换换,又说路过的玉衣阁有适合自己的款式,应该去试试,之前还说天太热了,当心中暑,要求自己把外衫脱了,现在更甚,故意碰倒茶壶,将水泼到自己身上,直接上手,看来,这丫头,完全不在乎男女之防。

  “慕白公子,前方驿站到了,”驭车侍卫提醒道。

  “休息,明日启程,”慕白衣说着看了看依旧望向窗外的云娇。

  是夜,天字一号房,一只耳朵静静地贴在窗户上的小洞上,耳边传来均匀又沉稳的呼吸声,一个娇小的身影猫着身子慢慢走近房间里搭着衣物的衣架处,经过一翻认真的搜寻后,终于兴高采烈地拿着卖身契转身出了房间,背后床上之人睁开眼睛看了看,复又翻个身合上眼继续睡,离开驿站之后,又一口气跑到了几里外的树林里,夜里雾气笼罩,树林又枝叶繁茂,应该不容易被找到,云娇默默的想着,只是总觉自己越来越困顿,越来越疲累,想睡觉,最后,终于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驿站里,床上的慕白衣对着虚空吩咐道:“时间差不多了,去将她带回来。”

  云娇醒来已是第二日午时一刻,睁开双眼看看四周的环境,在一辆装饰雅致的马车上,再看看对面的人,瞬间明白过来,自己被愚弄了,慕白衣应当是在卖身契上下了药,真真是可恶至极了,云娇翻身继续躺着,不再理会背后之人。

  之后的午饭,被掺了昏睡药,因为需要换乘大船上岛,除了岛上的人,其他人一律不得知晓上岛的路径,再之后,云娇在岛上醒来,被赐名“忘”,被带到地宫,期间,没有再和慕白衣有过任何交集。

第四章:初见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