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阿楚的下限……没有,不存在的!

  阿楚小时候在农村长大,跟着一帮男孩子混久了,养成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格,等她父母把她接回去,这时候再想改已经迟了。

  阿楚父母因为这件事,心里很过不去。但是阿楚对此毫不在乎,她回到县城读书,一开始还因为口音的问题被班里人排挤,她知道那些孩子也没什么恶意,别人笑话她也不介意,反而在同学里吃得开。后来她又用成绩证明了自己,自此以后再没人敢看轻她,男生女生都喜欢跟她玩。

  所以她骂人时只求恶心对方,把自己骂进去也无所谓,她没皮没脸惯了,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往心里去。

  香玉看着阿楚眼睛晶亮,根本不知道她这是在组织语言打算回骂呢,以为她被气哭了,所以赶紧拉住翠绿衫子要往外赶人:“春蓝你回去吧,我今儿累了要休息,没事就别打扰了。”

  被叫春蓝的女人依旧不依不饶:“怎么?自己做了没皮没脸的事还怕人说啊!知道丢脸当初干嘛去了?你不是顶会在四少爷面前卖乖扮巧的吗?这会子怎么蔫儿了?你的四少爷呢?”

  “听来春蓝姐姐对爬床这事真是深恶痛绝啊,”阿楚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看姐姐这容貌不凡,一定是个好姨娘苗子,到时候不用偷偷爬上少爷的床,是正儿八经的爬上少爷的床,少爷高兴了,就允许你天天爬他的床,从床头爬到床尾,从床上爬到床下,真是想怎么爬就怎么爬,是吧春蓝姐姐?”

  阿楚又说:“当然了,春蓝姐姐要是大义凛然坚决不爬少爷的床,那也只能跟我一样,被配了小厮,这辈子,下辈子,也是生生世世要给人做奴隶的,但是春蓝姐姐一定不会放弃,像你这么积极,我相信你不管是做姨娘还是做丫鬟都能做到最好,做到最棒,你在做奴隶这个职业上前途无量,我看好你!”阿楚不停点头表示认可,两只手拍得“啪啪”直响,香玉看着都已经红了。

  春蓝气得嘴唇发紫,但是要骂她她又毫不在意的样子,就只能紧攥着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阿楚还在后面叫嚷着:“欸欸欸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香玉拦住她的手:“行了,也别太过分,见好就收知道吗?”又笑眯眯地看着她:“从前我也没见你这张嘴有多厉害,怎么今天就这么能说,句句刺的她回不了嘴,活生生一个——泼妇!”

  说完就捂住嘴笑了起来。

  阿楚倒不介意:“泼妇泼妇呗,我能少块肉不成?”

  香玉又摸摸她手心:“看你拍得这么用力,身上伤口也动了吧?你说你,跟她那么较劲,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阿楚嘿嘿一笑:“姐姐这你就不懂了,我手疼就疼一下,她恶心会恶心好久。骂人这事儿,一定要当场骂回去,否则过了就是过了,你回去想到再多再好的词儿,这次都用不上了,这种懊悔劲儿够她难受几天的了。”

  香玉捏她脸:“你这个促狭鬼。”

  阿楚笑完又一脸正经:“说来我还不清楚呢,刚那是谁?为什么跑过来幸灾乐祸?还有她那么生气,是不是她告的状?我生病之后就稀里糊涂的,对很多事情完全没印象啊!”还是趁早理清人物关系,不然谁知道哪天又挨一百棍子,一命呜呼了。

  香玉见她不像开玩笑,也慎重起来:“你真不记得了?连小时候的事也忘了?”

  阿楚点点头。

  香玉深吸了一口气,又放松下来:“其实,你不记得也好,只是我说了,你千万不能再动不该有的心思,知道吗?”

  阿楚握住她的手,表示肯定。

  香玉便开始说:“你、我、春蓝、怜儿,还有另外几个都是家生的丫头,自小就在秦府一起长大,七八岁便被主人调进内府交由嬷嬷调教,成了府里正式的下人。”

  “你和春蓝,是我们这波人里最出挑的,模样好,做事也麻利,一开始便很得夫人的青眼,因为这个,你们私底下没少较劲,你前面刚升了二等丫鬟,她后面就追了上来,她被升了一等丫鬟,分到了二少爷房里,你立马赶上,求着夫人把你调到她最心爱的儿子——四少爷房里,成了大丫鬟。”

  “你们私底下的争强连夫人都有耳闻,但她见你们一个比一个能干,便也不说什么。我猜当时那个意思,是真有心提拔你们都做姨娘的,只可惜后来……”

  “你对少爷……是真动了心,那是谁都能看出来的,动心没什么不好,只是这样……你平日做事难免就失了分寸,对少爷过于亲昵,在有心人看来,你可不是就是在勾引少爷么?而四少爷,是夫人心尖上的肉,四少爷身边的人,她定要顶稳妥顶乖顺的,如果有人故意说些歪曲的话,她就是再明理,只要听见有关自己儿子的,就要急了。”

  这就对了嘛,古代人才不会管你真情假意,只要你们不是门当户对明媒嫁娶,那就是勾引,就是调戏,更别说低人一等的丫鬟了。

  阿楚继续问:“那春蓝呢,我们到底是从小长到大的,她不至于这么想我死吧?”

  香玉拿着柄大蒲扇,给阿楚扇风:“春蓝她自己也不好过,二少爷前年娶了媳妇,新进门的少奶奶是个顶厉害的人物,御下严格,她新婚燕尔,哪里容得下丈夫纳新人?有个丫鬟不过跟二少爷多说了一句话,她立马找人将那丫头带出去卖了。你说春蓝敢做什么?你那时候风头正盛,她见了自然眼红,现在也不过是来说几句酸话罢了,但是告状是不可能的。”

  阿楚了然:“那就行呗,只要下次这春蓝大姐不来找我的不痛快,我也不会去找她的不痛快的。”

  香玉:“你安生些吧,等你伤好了我同赵大娘说一下,把你拨到厨房里,那里活儿虽也不轻巧,但赵大娘人好,我不用担心你受欺负。”

  阿楚心里说不出的感激,她刚来古代,一切都是陌生的,而生为一个现代人,她本能的拒绝这里人的价值观,唯有香玉的关怀,让她觉得没那么出离和想逃避。

  香玉说累了,就松开她的手,转身出门,再回来时,手里已经端了一碗药。

  刚在心里念叨香玉人好的阿楚这会儿皱着眉,远远闻到那股药味胃里就一阵翻涌,几乎要吐了出来,心里骂着香玉哪里都好,就是逼她喝药这点最不好!

  但她的小情绪哪里躲得过香玉的眼睛,香玉拿过蜜饯罐子,耐心哄道:“乖,别耍小性子,你这伤可就靠着这药呢,来,我已经尽量吹得不烫了,你一口喝完,没那么苦的,真的。”

  阿楚心想我又不是没喝过,你每次都拿一样的话来骗我!嘤嘤嘤小拳拳捶你胸口!

  但是阿楚还是闭着眼憋着气,将药一干而尽。喝完赶紧把碗拿开,苦、麻的感觉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嗓子眼,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香玉赶紧往她嘴里丢了个蜜饯,糖渍的青梅酸酸甜甜,阿楚顿时感觉嘴里没那么难受了。

  “你先缓缓,等下我给你端晚饭。”香玉拍拍她肩膀,安抚道。

  阿楚苦着脸:“不会又是粥吧。”

  香玉点点头:“你这会子吃不了荤腥,又得小心发物,不然伤口发炎就糟了。过几天你再好点,我就给你炖鸡汤吃,怎样?”

  殊不知阿楚在现世时最讨厌的就是鸡汤了,小时候她妈妈为了给她补营养长个子,天天不是排骨汤就是鸡汤,还不搁盐,搞得阿楚望着那一碗飘着黄油的汤心里就发怵,后来长大一点,家里做什么汤她都不会碰一筷子了。

  阿楚弱弱的问:“我能吃鱼吗?”

  “不行,鱼肉是发物。”

  “那卤牛肉呢?”

  “也是发物。”

  “我吃点小馄饨总没问题了吧?虾肉的,加两个海米。”

  “虾肉也是发物,你都不能吃。”香玉坚决的摇头。

  阿楚把头埋进枕头里:这什么都不能吃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

  香玉看着她这样,莫名想笑:“你急什么,等好起来,你要吃什么,都有!”

  阿楚扬头:“真的吗,太好了!香玉姐姐你真棒!”

  香玉无奈:“但是眼下还是要乖乖喝粥。”

  阿楚这下倒是无比干脆:“没问题!”

第三章 阿楚的下限……没有,不存在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