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阿楚到下午发现,手心痒酥酥的,她一开始也没当回事,直到两只手都鼓起大小不一的小红包时,阿楚才知道坏了。

  “我去,长冻疮了。”阿楚一看碗儿,也是,两只手鼓鼓囊囊跟包子似的。

  下午手依旧泡在水里,除了冷一点,反而不怎么痛苦,等到了晚上,阿楚在被窝里捂热了之后,才是真正难过的时候。

  太痒了!阿楚觉得两个手有一万只小虫子在噬咬一般,每一根神经、每一根血管都在发出痛苦的呐喊。

  阿楚痒得钻心极了,只好来回抓挠。长着小红包的地方因此被挠的更加红肿,并有着向周围完好皮肤蔓延的趋势。

  阿楚只好把手放在被窝外面,宁愿冷一点,也比钻心的痒要好受。

  黑暗里传来几声皮肤摩擦的声音,阿楚心叹,看来大家都在忍受这种痛苦。

  就这样迷迷糊糊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去厨房的时候,阿楚不得不呵欠连连。

  昨天化了不少雪,地上水淋淋的,经过一夜的降温,沾了水的地方被冻得滑溜溜的站不住脚,阿楚不得不小心走路,生怕自己跌倒了。

  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背影,阿楚连忙喊了一句:“碗儿!”

  碗儿回头,看见阿楚,也笑着回:“阿楚,你来得真早!”

  阿楚艰难走上前,将手里一直抱着的棉衣递过去:“前几天香玉姐姐做了新衣服,这些旧衣服她穿不上,给了我几件,我穿不过来,白放着怪浪费的,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回去穿。”

  碗儿心里一热,嘴上却推辞:“不用……”

  阿楚将衣服直接塞到她怀里:“你是不是嫌弃我给的是旧衣服,不想要是不是?”

  碗儿哪里敢嫌弃这个,她摸着衣服就知道,这一看就是没穿过几次的样子,布料厚实,织的也密,如果这也叫“旧衣服”,那她身上这件因为洗过太多次而变得“薄了”的衣服简直连抹布都不算了。

  阿楚又催了一声:“赶快穿上,别耽误了时间,到时候赵大娘要扣你工钱了。”

  碗儿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她软软地答了一句“唉”,就也没推辞,将衣服迅速披上身,扣好扣子,搀着阿楚,两人一起小心翼翼地走到厨房去。

  这一天又是艰难熬过,吃午饭的时候,阿楚发现手指已经有几处破了,开始不断往外流黄色的水。

  更糟的是,阿楚发现她的耳朵、脚后跟、甚至大腿,都开始发痒。

  冻疮真牛逼!天哪!能再糟糕点不?阿楚在心里自嘲。她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乐观,一下午编了好几个笑话跟碗儿说说笑笑,有种苦中作乐的酸涩。

  晚上回了下人房,阿楚见到香玉简直要热泪盈眶。

  “我想死你了,香玉!”阿楚扑过去抱住对方,梳着双环髻的头发碰到香玉的钗子,被香玉嫌弃地从身上扒开。

  “给你带了一碟点心,还有冻疮药。”香玉把东西递到阿楚手里,“怪我昨天没想起来,这么冷的天,你的手一定受不住。”

  香玉说话间就抓住了阿楚的手,她也是一惊:“都已经破了皮吗?”

  阿楚倒是无所谓的收回手:“我们厨房的几个都是这样的,没事的啦,过几天就好了。”又抱住香玉,生怕她又哭。

  香玉嗓子里却已经是塞了棉花一般,哑哑地发不出声:“苦了你了。”

  阿楚:“做下人的,都是要受这个苦的,不要老想着以前,以前不比现在好多少。”关键是古代科技不发达啊!没空调没暖气热水器,过个冬天没饿死冻死就该谢谢老天爷了。

  想到碗儿,阿楚又问了一句:“这冻疮药还有吗?”

  香玉摇了摇头:“四房一共就分了几瓶,房里其他丫鬟也要用,这个月是没有多余的了,下次我再给你带。”

  阿楚:“好吧。”转而又将注意力转移到糕点上。

  “这又是什么糕?我没见过。”阿楚看糕点,不像是自家厨房出品的样子。

  香玉笑:“红枣做的甜糕,四少爷的朋友送的,说是从南方带回来的,给少爷尝尝鲜,少爷赏了我一碟,我不爱吃甜的,就带给你。”

  阿楚眼睛都快笑没了,她小心捏起一块递到嘴里,一口咬下去,软糯香甜,绵滑可口,浓郁的红枣香气瞬间溢满口腔。

  太幸福了!阿楚觉得一天的辛苦都被这一口糕点给治愈了。

  “香玉,你也吃嘛!”阿楚将糕点递到香玉面前,香玉拗不过,也吃了一块,嘴上淡淡的说不错。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块甜糕,就能叫阿楚这么高兴,笑得跟孩子似的。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