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反派回忆录

  秦笙又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来。

  那时他四五岁,还不是一个病秧子,成天跟在两个哥哥后面吵闹着要玩,两个哥哥却不怎么愿意带着他,嫌他太小,什么都不会,总是找到机会就把他甩掉。他身边的丫头婆子也都聚在树下说闲话,没人理他。

  他小小的一个,站在庭院中央,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本能地嚎啕大哭,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眼前一暗,一个高大身影挡住了光,他抬头一瞧,是爹爹。

  爹爹笑嘻嘻的将他抱起来,哄他,问他为什么哭。

  他一五一十告知,他爹佯装生气,要去打两个哥哥,又把他抱到秋千上,将他的小手放在绳子上,吩咐他抓稳了,两只手抓着绳子往后一拉,他感觉绳子一松,秋千就荡了起来。

  很久很久以后,秦笙都能清清楚楚地回忆起每一个细节:荡得很高的秋千,晴空下的黑色瓦顶,金黄的银杏树叶在空中翻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他一回头,就看见爹爹那张越来越近的笑脸,直到落到了地上,又再一次荡起来,向着蓝空飞去……

  那是他人生中难得的快乐时光,往前追溯不到,往后,日子便越来越灰暗,直到再也看不见光明,落入人生的苦寒与冷峭中。

  他渐渐地知道,什么是庶子,他也渐渐知道,那个整日将他抱在怀里疼爱的母亲只是这府上的一个下人,而他那名义上的娘,平日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

  他不懂,为什么有的人生下来,就是比别人低了一等。

  他不愿意叫那个女人叫娘,那个女人便不高兴,不让他见自己的亲娘。被派来照顾他的嬷嬷不给他吃饭,逼着他改口。他饿了一整天,浑身虚弱,而他的两个哥哥,手里却拿着点心跑过来,在他眼前不住地晃。

  他晕过去之前,想明白了一件事,吃饭跟叫那个女人娘,是划等号的。

  再醒过来时,秦笙恭恭敬敬走到那个女人面前,叫了一声娘,又对着自己的亲娘,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姨娘。

  不过一个称呼,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知道谁对他好就行了。

  ……

  “少爷。”是如清回来了。

  周姨娘忙擦干净眼泪,退到屏风后面。

  小丫鬟将门掩上,又对引着大夫到了屏风前,简单见了礼,便引着大夫往床榻去。

  “这几日感觉怎样?”大夫放下药箱,十分熟稔地握住秦笙的脉搏,略微顿了顿,就放下手,又看了看秦笙的面色。

  秦笙摇摇头:“还不是老样子,经不得冷。”

  张平说道:“照我说,少爷您这病也没大碍,只是冬天难熬些,若是能安生过完一季,第二年再将养好了,准保能好全。”

  秦笙:“要我安生过完冬天,你只要这三四个月里一点雪粒子也不落便是了。”

  张平:“少爷也不用心窄,说不定明年就不下雪了呢,还是要有点念想的,剩下的,咱们尽人事罢。”

  说完,又叫如清点灯,他走到桌子边写药方,叫如清按着方子一日煎三次药,饭后服下。吩咐好后才回到床前。

  “我过几日要去江南一趟,来回总得耽误一个月。我想着您这边不能缺了人,只好另荐一位大夫,是我的师弟,他的医术不在我之下,您有什么事找他就行。”

  秦笙点点头,道声乏了,就叫如清送客。

  周姨娘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这张大夫一走,倒叫我心不安起来。”

  秦笙无所谓:“您也别高看他,左右瞧了这么些年也没把我瞧好,如果不是家里每年几根老山参吊着,我也不能活到现在。”

  一想到人生,周姨娘就忧心忡忡:“光靠人参哪里行,关键也不是常有。我问过了,夫人说今年统共只得了三根好的,还要预防着老夫人,只怕你这边顾不上。”

  “那就看我和老夫人,谁更有福气了。”且熬着,看看谁更命长。他就是死,也不会让这秦府上下太好过的。

  都等着吧,他倒要看看,是这秦府衰败地更快,还是他死的更快。

第十五章 反派回忆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