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还是继续做策划?!

  “怎么了这是,哭成这样!学校不让你毕业啊?”母亲还是那般温柔和幽默,急忙用围裙擦了擦手,赶过来想为文睿擦拭眼泪。

  “才不是呢!!”文睿笑了,一下子抱住母亲,久久不愿松手。

  “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回事,突然一惊一乍的。”

  “妈妈,我好想你!!”文睿的眼泪决堤,控制不住地流淌。

  “哎呀,不过是一周不见,平时周末叫你回家你都不愿意回,今天这是在学校受欺负了?”虽然是这么说,但母亲还是伸出手,宠溺地轻轻**文睿的头发。

  也许是觉得自己这样也太过了,毕竟母亲不知道自己所经历的,而且也不想让母亲知道,所以,文睿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顺手找到几张抽纸擦擦眼角,平静,平静,平静。

  深呼吸,冷静下来。好了。

  “妈,人家可是校级优秀毕业生诶,敢不让我毕业?!还有,你闺女长得这么壮硕,哪个胆儿肥的敢欺负我?”这么说也不夸张,文睿170cm的净身高,再穿个3、4cm的小坡跟鞋,在南方沿海的S市,走在大街上说“鹤立鸡群”也不为过。

  “你呀,能不能淑女点!个子这么高,再不温柔点,小心找不到男朋友!”母亲看似责备、实则是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做了这么多年的母女,两人之间微妙的情感表达,文睿早就明白母亲的真实意思。

  文睿习惯性搔搔头,转头扫视:嗯,有母亲在,家里就是整洁干净、不见一粒灰尘,地板和橱柜都在闪闪发光。视线转到客厅,餐桌上的药瓶吸引了文睿的注意力:西帕替尼。

  差点忘记了,母亲是得了乳腺癌的!按照穿越前的时间推算,再过13个月,母亲就会过世。其实,母亲在初步治疗后恢复的还不错,只是后来又帮着谭先生忙工厂的事,再次劳累过度从而加重病情。

  不行,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重演!!文睿暗暗发誓。虽然不能让母亲痊愈,但至少从现在开始,不再让母亲劳累,尽可能地延长母亲的生命,是我唯一能做也是能做到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是我必须要做的!!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文睿陪母亲准备好晚餐,在饭桌前谈笑风生,一起等待谭先生回家。

  “吱嘎”,清脆的门响,谭先生回来了。

  “回来啦,快点洗手过来吃饭!”母亲温柔地催促着。

  餐桌上,看着谭先生和章女士谈笑风生、母亲眼角流露出的温情和幸福,文睿真的生出恍如隔世的错觉。是啊,我本来就穿越了嘛!

  “睿睿,你怎么不和爸爸说说话啊?”母亲提醒道。

  对喔,当年这个时候,文睿和父亲的感情还是很融洽的,只是在母亲过世以后才慢慢恶化。“爸爸,”文睿觉得自己叫的有些生硬,“今天很忙吧?”

  “还好还好,还是老样子。”话是这么说,但声音中还是带着一丝疲惫。

  “那个,爸爸妈妈,我有个要求,你们一定要答应!”文睿突然提高了声调。

  “怎么了,突然这么严肃?”“这孩子今天一直怪怪的。”

  文睿深吸几口气,捋了捋头发,身体坐得笔直:

  “爸爸,您的工厂卖掉吧!”

  “你说什么?!”父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卖掉工厂,然后,赶快买房,越快越好!我没有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下半年开始,房价就会大涨!未来几年,房价更会在现在的基础上翻个两三倍!现在不买,以后根本买不起!!”文睿索性一口气说完。

  “说什么胡话呢!赶快吃饭!!”“你这孩子今天一天都神神叨叨的,真让人担心!”

  听出了父母的生气、不满,文睿决定还是先缓一缓,但最慢,也要在6月底前说服他们!

  平静吃完饭,和母亲一起收拾碗筷,再一家人观看电视,演的什么节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家人在一起,和妈妈在一起,已是最大的幸福。

  “你这孩子,不看电视,盯着我看干嘛?”母亲问双眼直直的文睿。

  “因为母亲大人好看哪,我就是看不够!咋滴,不让看哪?”文睿顽皮地吐了吐舌头。

  “真是傻孩子。”母亲无奈却又欣慰,再次摸了摸文睿的头发。

  “那个,妈妈,今晚咱俩一起睡好不好?”

  “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妈妈一起睡,不害臊啊?”

  “好嘛好嘛,妈妈最好了!”文睿轻轻晃着母亲的胳膊,这样的撒娇,已经整整6年不曾有过了。

  “好好好,依你依你!”

  这一晚,文睿抱着母亲,睡得很香很香。早上醒来,看着还在睡梦中的母亲,总有一种这是一场黄粱大梦、眼前的母亲随时都会消失的不安感。

  因为太在乎,所以才太害怕再次失去!不要想太多了,过好当下,不留遗憾。

  穿越回来的首要任务,文睿做了如下划分——

  1、陪伴母亲,让母亲开心快乐,不要劳累,尽最大可能延长母亲的寿命。

  2、说服父亲,卖掉工厂,买房。

  3、开始面试,找工作。

  第二天开始,各项任务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关于工作,文睿反复思索,决定还是继续房地产策划这一行。不是她天生受虐狂,而是在穿越前已经有了6年的从业经历,这些宝贵的经验放弃,高昂的沉没成本难免可惜;而且之前的自己没有做一个完善的职业规划,导致自己6年间4次跳槽,工资与同时毕业的朋友们拉开一大段差距,而且一直在基层徘徊,连个小小的管理层都没做过,太不甘心了!至于去哪里呢,嗯,还是老东家吧!

  从穿越回来的第一天到现在,文睿每晚都找父亲长谈,而且这小丫头向学校的心理社团老师请教后,知道了如何有技巧地说服别人接受意见,并下定决心改变。文睿很是花了一番功夫:从08年金融危机以后,人力成本上涨、原材料上涨的趋势必然会导致家里经营的这类没有专属品牌的加工类小工厂难以为继;到S市每年人口净流入量的持续扩大,但土地供应量越来越少,又临近香港,必然房价会持续不断攀升;甚至,文睿上网查询数据,做了很多数据图、新闻剪贴给父亲看。父亲从开始的无动于衷、到后来的若有所思,让文睿觉得父亲最终下定决心的,应该是自己说到:妈妈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满足您的梦想,母亲还要为您操劳,现在一家人还住在出租屋中。您就不想,让母亲有一个舒适的家,安安稳稳地过完剩下的日子么?

  最终,父亲卖掉了工厂和剩余的货物,用到手的150万元,分别付首付在S市传统的中高级住区买了3套房子:1套三居室,用于家人居住;1套两居室和1套一居室,用于出租。那时的S市,房价还没有飞上天,租售比没有高到吓人,每个月的租金基本可以抵扣月供,而且小户型特别受租客青睐。

  而3居室的月供,靠着父亲在朋友公司新觅得职位的薪水,还款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自己马上就要拿到第一份工资了!我的工资加上父亲的,嗯,一家人可以生活得很滋润的!

  刚说着,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您尾号5525卡人民币活期18:30存入5000.00,可用余额XXX【中地】。

第五章 还是继续做策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