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神纪:今夕彼岸

童铃凤羽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神兽白泽

  白灵兮眼前一片模糊,她只看得见眼前的地面上满是殷红的鲜血和混乱的人影,耳边传来的是一阵又一阵的轰鸣。忽然,白灵兮感觉到自己被人狠狠抱住,耳边传来了那人温柔的声音:“终于找到你了。”

  “衡......衡君。”白灵兮张了张口,用最微弱的声音说道。而后,一阵刺痛从眉心传来,白灵兮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当眼前再次明亮时,白灵兮发现自己坐在一棵青松古柏下,一块天然形成的石桌前。

  “这里是什么地方?”白灵兮观望着四周,喃喃自语道。她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白瓷酒壶和一杯新斟上的清酒,身体不受控制的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喂喂,你少喝一点。”一个略有不满的声音说道,“你是在喝忘忧酒,不是在喝水。你可不要因为喝多了酒而误了大事。”一个小正太走到白灵兮身边,出手按住白灵兮又要去拿酒壶的手。

  “不会的。”白灵兮满不在乎的答道,随后抽出手,拿起酒壶又重新斟了一杯。

  “哎!说不过你。”小正太收回手,无奈的说道。

  “几时了?”白灵兮再次一饮而尽后问道。

  “卯时。”小正太认认真真地回答道。

  “嗯,差不多了。”白灵兮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谷雨,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看着点那只小狐狸,不要让它到处乱跑,被那些老古董们看到,肯定又要说这说那了。”

  “是。”谷雨作了一揖后便走开了。

  待谷雨走远后,白灵兮回过头看着石桌对面,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别躲躲藏藏的了。”

  一抹黑色的光闪过,一位年轻黑衣男子出现在石桌对面,用黑色的眸子看着一袭白衣的白灵兮,问道:“源兮,你真的要来蹚这潭浑水吗?”

  “在这件事情上,我也有责任,是我太过于放任他了。”白灵兮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脸上满是愧疚与懊悔。

  “这件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是天枢咎由自取!他深知触犯圣域禁规的后果,却义无反顾的去触犯。你为了他可以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该做的你都做了,别再蹚这潭浑水了。”黑衣男子严肃的说道。

  “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这件事我却不能置之不理。”白灵兮抬眼看着男子,坚定地说道,“或许我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但是,我想试一试!”

  “你......真的决定了?”男子看着白灵兮,问道。

  “绝不后悔!”白灵兮站起身,说道。说罢。她挥手,将空间撕裂开一道裂缝,抬步走去。

  “你会后悔的。”男子看着白灵兮离去的背影,似是无奈的说道。

  闻言,白灵兮停下脚步,语气淡漠的说道:“你可还记得我曾说过的一句话:不求事事尽善尽美,但求时时问心无愧。”言罢,白灵兮步履匆匆的走进裂缝,只留男子一人独坐在古柏下。

  “问心无愧吗?”男子若有所思的低喃道,“可是何谓问心无愧?”

  裂缝闭合,白灵兮站在一片虚空中,闭上眼,一道强光从虚空深处扩展开来。白灵兮睁开眼,看着那光亮,说道:“千百年了,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解决了。”强光散去,白灵兮眼前一片黑暗。

  “咳,咳咳,”白灵兮睁开眼,眼前一片光亮,她有些虚弱的咳了咳,坐起身。

  “又是那个梦。”白灵兮披上衣服,走到窗边,月光柔柔的照在白灵兮身上,白灵兮有些苍白的脸在月光下泛着柔和的微光,宛若下凡的仙子,无比空灵美丽。

  白灵兮抬手推开窗,习习带着仲夏暑气的晚风吹入房间,吹散了房间里的淡淡檀香味。

  “终于醒了。”一个有些疲惫的声音说道。

  “白汐,我怎么回来了?”白灵兮微微挑了挑眉,问道,“哥哥呢?”

  “是族长把你们救回来的。”白汐说道,“尘心他在云星阁里疗伤。”

  白灵兮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你的伤怎么样了?”白汐见白灵兮不说话,问道。

  “没事了。”白灵兮摇了摇头,说道。

  “灵兮,还有一个月就是家族选拔了。”白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嗯,我知道了,多谢提醒。”白灵兮转过身看着白汐,说道。半晌,白灵兮看着白汐有些憔悴的面容,开口说道:“你快去休息吧!我已经没事了。”

  白汐微微愣了愣,随后点点头,走出房间。

  “原来只剩下一个月了吗?”白灵兮见白云汐离去,抬头看着半空中的月亮,喃喃道。

  白爵境的朔月崖上,一道清瘦的身影应发而立,青丝与白得无暇的长衣衣摆在风中轻轻飘动,白灵兮看着远处山崖下热闹的城市,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又回这里了?”一位身着黑色袍衣的男子站在白灵兮身后说道。

  白灵兮不说话,好看的秀眉却紧紧皱着。良久,白灵兮开口问道:“父亲,哥哥他......他没事吧!”

  男子走到白灵兮身边,说:“已经没事了。他现在在望月谷里养伤,一时半会还出不来,如果你担心他,就去看看他吧!”

  白灵兮摇了摇头,说:“不了,我去了只会让哥哥分心。”

  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白灵兮,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半晌,男子左手从右手食指的空间指环上拂过,一个黑色的石匣出现在男子的手上。男子将石匣递给白灵兮,说道:“这是你母亲离开前留下的,她说这是她留给你的十五岁生日礼物。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去万毒谷和其他家族的族长汇合,清除一直盘踞在恶灵峡的邪灵师。”

  “父亲你要去落日山脉?!”白灵兮错愕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默默地点了点头,说:“这次事关重大,我恐怕没办法陪你过你十五岁的生日了。”

  白灵兮从男子手里接过石匣子,蹙着秀眉,看着石匣。

  “抱歉,灵兮,我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父亲。你从小到大,都没有陪你过一个生日。”男子一脸愧疚的说道。

  白灵兮轻轻摇了摇头,说:“没事的,父亲。”她从手腕上的空间手环里取出一个很精致的盘结,说道:“这是我去万国寺执行任务时那里的方丈送给我的谢礼,方丈说这个盘结表示保平安。”白灵兮走到男子面前,将盘结系在男子的腰带上,抬起头,笑着说道:“祝父亲一路平安。”

  男子愣了愣,随后温和的说道:“嗯。那个石匣只能在你过生日的那个新月夜打开,切记,一定不能提前打。”

  白灵兮点了点头,将石匣收好。男子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说道:“我先走了,你一定要记住我说过的话。”说罢,男子转身离去。

  白灵兮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担忧。

  三天后,白灵兮取出石匣,盘坐在朔月崖上。夜空中,一轮新月散发出柔柔的月光,石匣如同活了一般,吸收着天上新月的月光。

  “唰!”一个巨大复杂的法阵从石匣里飞出,在夜空中蔓延开,直到将这个山崖笼罩在其中。

  “好复杂的法阵!这应该是玄阶法阵了吧。”白灵兮抬头看着这个微微泛着金色光辉的法阵,赞叹道。

  “以血为引,召天地之神兽集于吾前!”一个温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从法阵中传来。

  “母亲!”白灵兮看着法阵,激动的说道。

  “唰!”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在白灵兮面前凝聚,一位面带微笑的女子笑意盈盈的说道:“小灵兮也长大了,这是我送给你的十五岁生日礼物,希望它能给你提供帮助吧!”说罢,女子的身影散去。石匣中,一道白光飞出,飞入白灵兮的眉心,白灵兮有些惊愕,还来不及反应,眉心深处就传来一阵又一阵锥心的疼痛。

  “咳,”白灵兮感受到体内的经脉受到了一股强劲的灵力的冲击,一股血气涌上,咳出一口乌黑的淤血来。

  “呵呵,这个小丫头的根骨不错,灵力也不错,老夫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说道。一抹白光闪过,一道带着浓厚灵气的身影浮现,一张年轻帅气的俊脸让白灵兮看得有些失神。

  “你是谁?”白灵兮皱着眉,盯着面前的白衣男子。

  男子有些惊奇的看着白灵兮,半晌,男子笑道:“厉害厉害,竟然能这么清醒。轩云这小丫头果然没有骗老夫。”男子身形如水波一般晃了晃,一丝充满生命力的灵力传出。

  “白泽?!”白灵兮看着男子,脱口而出。

  “咦?小丫头认识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嘛!”白泽惊奇的看着她,说道。

  “先生是神兽白泽?”白灵兮问道。

  白泽有些讶异,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如今只是一道残魂,算不上是真正的白泽。”

  白灵兮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男子。

  “小丫头,你母亲嘱托我来助你,但是,见你竟然能认出我的真身,老夫有个不情之请,想请姑娘助力。”白泽看着白灵兮说道。

  白灵兮愣了一秒,说道:“先生不妨直说。”

  白泽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夫想请姑娘帮我收起其余漂泊在世间的残魂,助老夫重登神域。”

  白灵兮说道:“神域?”

  白泽点了点头,说:“这世间有九域,分别是凡域,兽域,妖域,魔域,神域,冥域,灵域,冰域和圣域。前面四个领域组成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就叫做源界。神域和冥域组成了源界的上位面,叫做仙界。而灵域则是仙界的上位面,叫做神界。”

  “那冰域和圣域呢?”白灵兮问道。

  “冰域与圣域是太古时期的神秘领域,相传,灵域是上古神明的诞生地,而冰域则是上古神明的休眠地。至于这个是不是真的,我也就不得而知了。”白泽笑了笑,说道,“不过这两个领域是真实存在的,千百万年前,灵域还可以和圣域和冰域联通。当最后一位上古神明陨落时,引发天地同哭的异象,待一切平静下去,圣域就与这两个领域断了联系,再也感应不到这两个领域的半点气息。”

  白灵兮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白泽。

  “你以后就叫老夫白泽吧!”白泽说道,“你体内的灵力被封存了,老夫刚刚帮你检查了一下,应该是你体内的彼岸花所致。这彼岸花似乎吸收了你体内一股很奇怪的灵力,除此之外还吸收炼化了一股极阴毒霸道的灵力。”

  “阴毒霸道的灵力?”白灵兮蹙着眉想了想,说道。

  “嗯,不过好在彼岸花已经把那股灵力炼化了。”白泽说道。

  “但是,我体内怎么会有彼岸花?”白灵兮问道。

  “应该是为了帮你压制你体内那股奇怪的灵力吧!毕竟那股灵力的力量很强大,似乎可以吞噬灵力。那彼岸花上有一道封印,应该是彼岸花在吸收完那股灵力之后被人封上的。但是,彼岸花上的封印并不完整,恐怕是那股阴毒霸道的灵力所致。阴毒的灵力侵蚀了封印,将彼岸花的力量放了出来,彼岸花在吸收那股阴毒的灵力同时也把你的灵力吸收了。”白泽想了想,说道。

  “原来我的灵力是被这彼岸花给吸收了。”白灵兮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不过,我要怎么恢复灵力呢?”

  白泽想了想,说:“你体内的彼岸花恐怕是这源界里最后一朵了,你想要恢复灵力,只能炼化它。”

  “怎么炼化?”白灵兮问道。

  “你母亲留给你的石匣里有一个挂坠,那个挂坠里封印着一个秘法,只有你才能打开它,你拿出来看看吧!”白泽看着白灵兮面前的黑色石匣,说道。

  白灵兮打开石匣,里面有一个冰蓝色的晶体挂坠,白灵兮取出挂坠,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灵力。

  “哗!”挂坠放出银白色的强光,夜空中的法阵抖了抖,化作一道金光飞入白灵兮的眉心。

  白灵兮本能的用手挡着双眼,当强光散去时,白灵兮愕然发现自己在一个空间里,空间里充满了浩瀚的灵力。

  “这里是什么地方?”白灵兮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眼里有一丝的不知所措。

  “嗡!”一道强光划过,白灵兮回过头,看见强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白灵兮,在距她还有一米时停了下来。一串中规中矩的隶书浮现。

  “星谷月湖,冰曜寒炎。”白灵兮低声读道。

  “哗!”刚读完,字迹就自行散去,白灵兮蹙着眉想了想,说道:“为什么偏偏要在那种地方?”

  白灵兮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无比明亮的漩涡,不待白灵兮反应,一股强大的吸力将白灵兮吸入漩涡里。

  再睁眼时,白灵兮手里的挂坠又平静下来。

  “怎么样?”白泽问道。

  “去星谷月湖取冰曜寒炎炼化彼岸花。”白灵兮有些无奈地说道。

  “怎么一脸不高兴?那星谷月湖有什么问题吗?”白泽看见白灵兮苦着一张脸,问道。

  “那里有一只倔强又顽固但是力量强横的白狐,看来此行并不轻松啊!”白灵兮说道,“不过终归要试试。”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白泽听了,点点头,问道。

  “现在就走。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白灵兮望着微微泛白的天空,说道。

  清晨的晨风吹过,白灵兮蹙着眉,表情沉重。在她身后的白泽看着白灵兮精致的小脸,,微微愣了愣,而后喃喃道:“源兮大人。”

第1章 神兽白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