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幼年时我经常告诫自己,一个人活着要经得起磨砺受的住艰辛,你不能寄希望于别人只能选择依靠自己,因为别人会离开,而你自己就算再怎么厌倦也离不开自己,一直以来,虽然我很愿意做一个英雄,但是事实上人们最后选择的往往是乌龟的角色,英雄是一个高危职业,可乌龟不论到哪里都还有一个自己的家,很多时候一个平凡人需要的是安稳而不是站在光芒的顶端,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有一个作为平凡人的自觉,可事实并不是如此,当别人说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当穿着华服将要站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的时候,其实造成这一切的都是我自己。

  首先入目的事一大片洁白,人影攒动与清冷的白炽灯,交相辉映的熙攘使人觉得拥挤而匪夷所思,因为,从来没有过哪一次,一觉醒来之后这样多的人围绕在身边,我甚至以为自己仍然在梦中。

  “是发生什么了吗?”

  记忆有一段短暂的空白,很久很久,想不通为什么,班主任就在一边,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好像生怕我变异了一样,还有个把月见不到一次的校长主任,所有人都拥挤在这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小角落里,像看什么稀有物种一样看着我

  “尹桃夭,你是怎么回事,有问题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问题,什么问题,,,我茫然地看着他们,记忆开始一点点在脑海里回涌,意识到自己做过什么以后我的心态几乎是崩溃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来解释我在舞台上的反常行为,或许我可以说在我讲的正投入的时候看见脚边不经意路过的蟑螂或老鼠,如果他们相信的话,又或许我可以装失忆,盯着白色的天花板,我几乎陷入了恐慌。

  “额,我,,我那个,我有幽闭恐惧症,我在台上看见有人出去把门锁上了。”

  幽闭恐惧症,没错,幽闭恐惧症,多么小清新的理由,不敢抬头看那些人的眼睛,只觉得天旋地转紧张的不能行,怎么办,他们不会叫我的父母吧,如果此时此刻一通电话打到美国去,那我的中国之行真的要提早结束了,我耗费那么长时间的结果,甚至动用了宁宁的骨灰,难道就这样不堪一击地结束了?收起了玩笑的心情,我甚至感觉到一丝绝望,正纠结的时候有轻轻的扣门声响起来。

  “进来。”

  校长大人发话,打开门,一个白衣含笑的少年静静站在门口,他应该是从家里赶来,并没有穿校服,头发被分作一边目光柔和彬彬有礼,在我而言却宛如神明临世,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信心,但我就是知道,这个少年,他来救我了。

  “老师,我是来接尹桃夭的。”

  他说,细语温声涤荡在耳畔

  “颜凉,你为什么来接尹桃夭。”

  “夭夭是我世伯的女儿,现在寄住在我家,是父亲让我来接她的。”

  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还说的跟真的似的,我真的觉得以颜凉的演技可以去拿影帝了,不过话虽如此,我也不可能放着这么好的脱身机会不用,眨眨眼睛,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老师,我确实是寄住在颜凉家的。”

  我虽然平时游手好闲不足为信,但颜凉是出了名的好学生,好学生的特权就是轻易得到老师长辈的信任,最后再三思虑下竟然真的同意我和颜凉离开,只要求回到家以后找家长给班主任打电话报个平安即可,我和颜凉点头哈腰地再三保证然后离开,两个人肩并肩只字不语地走出了校门口,然后两两对视哈哈大笑起来。

  那天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柏油路上人来车往,粉黛霓虹,我们一前一后有一道又一道灯光从他身上划过披拂到我身上,我们仿佛在这一刻行走在时光里,我踩着他的影子而他永远也不回头

  “颜凉,你为什么来。”

  “因为你不是宁宁的朋友吗。”

  他说,有一种淡泊的情愫若有若无的夹杂着。

  “只因为我是宁宁的朋友吗,宁宁在你心目中的位置竟然还这样重要吗。”

  我不自觉地背过手刻意地去问他,目光锁定在他欣长的项背间,比起那些高大的西方人,东方男孩的后背要单薄一些,但饶是如此也抵挡不住颜凉的贵气和温巽,如果他生在古代,应该是个书香门第的翩翩贵公子。

  “夭夭,许多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宁宁一直都还是朋友。”

  “我想的那样?我想的是哪样的。”

  我不愿意在他的面前显得太好猜测于是继续嘴硬,不过在那个不回头的背影后我这个反抗似乎显得太过苍白,我能想象到他此刻因微笑而勾起的唇角,微风吹动的头发和温柔谦逊的眼神,那眼神的深处有冰冷,我想靠近他,因为我们很相似,他就像一个男版的我,就在我第一次见到颜凉的时候我就明白当初不可一世的安宁宁为什么愿意和我亲近,我们都追寻着安宁并让自己在外人眼里高深莫测与世无争。

  “颜……”

  “颜凉!”

  有人叫他,就在我准备叫他的时候,听到那个声音,我背在身后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从我的身后,措不及防到只是眨眼的那一刹那时间,那个女子风一样地呼啸而过,长长的大波浪卷发,黑色的露脐装,脚踩轮滑宛如暗夜的精灵,很快的那些光芒全部都聚集到她的身上,我则以最快的速度失去那点渺小的可怜的色彩,暗淡的连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都不如

  “你怎么来了。”

  颜凉终于转过了身,语气是责备的,可眼底里的笑意却是明朗的,他敞开怀抱,毫不犹豫地将她揽入怀中,由始至终眼睛里没容纳任何事物,他看她的眼里哪里有丝毫的戒备和冰冷,像我们这样的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撕开自己的伪装和戒备,我心里知道少年恐怕是爱极了她

  “你说你来救夭夭,我当然也得一起来啦!是吧夭夭!”

  “啊?恩,那个,今天谢谢你们。”

  我说,眼睛的视线移动到北九七脚下黑红相间的轮滑鞋上,她的身材本就修长,踩上轮滑更高了,相比之下我只能仰视她。

  “你还会滑轮滑啊。”

  “恩,夭夭喜欢吗,我可以教你,大家都是朋友,以后叫我小七就成!”

  我抬起头目光徘徊在北九七的口鼻之间,我不太敢注视别人的眼睛,这可能是一种心理障碍,但为了显得礼貌又必须给对方一种有在注视着别人眼睛的感觉,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个习惯。说实话,我并不讨厌这个姑娘,她很爽朗又很美丽,没有恶意的时候让人觉得很容易亲近,谁会不喜欢这样明媚美丽好的人呢,不过我这人古怪,我思虑很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微笑。

  “颜凉,我们把夭夭送回家然后你再把我送回家吧!”

  “好。”

  说着北九七松开手作势又要向前滑,我急忙拉住她有些笨拙地道

  “不用了,我家很快就到了,你和颜凉先回去吧。”

  开玩笑,这大晚上俩小情侣浓情蜜意,谁要做电灯泡发光发热啊

  “没事儿的,就算不送你接下来我和颜凉也不会那么早回去的,这才几点啊!”

  “都要高考了,颜凉不好好休息行吗?”

  我很诧异地看向颜凉,在我的认知里对于中国学生而言高考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这时候就算不疯狂的看书复习那至少也要保持精力充沛吧,北九七听了“噗嗤”笑出声来,她伸手揉揉我的头发,俨然一副慈爱的大姐姐形象

  “不是吧,夭夭你也太可爱了,高考什么的怎么能难倒你的颜学长呢,放心吧!”

  反应过来我也觉得这话问得有点多余,毕竟颜凉的成绩是摆在那的,挠挠头憨憨傻笑了两声,但最终还是拒绝了他们要送我的好意。

  忘着柏油路上那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我揉了揉头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无比疲累,在路边随便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到小区楼下的时候,门卫大爷正在值班是看电视,路过窗口他看了看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直接塞在他手里。

  “你这是干什么啊,小姑娘。”

  我稍微踮起脚把手臂放在窗台上又把手机递给了他,看看屋里的电视机,嘴角勾起了一副讨好般的笑

  “大爷啊,帮个忙呗,给我们班主任打个电话就说你是我家长。”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