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尹桃夭,我喜欢你。15岁那一年有个男生说他喜欢我,咬字清晰,声音明朗,不大不小刚刚好让在场所有人听到,我看着他天蓝色的眼睛,平静蔚蓝的深处有波涛,像是藏了一把锋利的刀子,准备着,在你靠近的那一刻一刀毙命。

  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眼神吗?

  “你说什么?”

  我仰头,笑望着他,却早已经心慌意乱失了分寸,很遗憾,少年的心事总能被轻易撩拨,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要问,辛朗啊,你说什么,敢不敢再说一遍,我打赌,如果你敢,我便同意!

  近日,读《人间失格》,有这样一句话很喜欢: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后来,少年飞身落下的那一幕,像蝴蝶轻轻煽动翅膀,管它沧海桑田,人生聚散,孤独的,痛苦的,悲伤的,都留给活人去承受吧,我竟觉得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我有时候会相信,对于有些人来讲,活着本来就是一种煎熬,像《权利的游戏》中红发女巫所说“世间只有一个地狱,我们正身处其中。”而之所以所有人都不愿意放弃,不过是心存侥幸而已。

  同样是那段日子我似乎成为了话题的中心,如果说把各种舆论传言比做风的话,我想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一定是一片飞沙走石马毛猬磔

  “你认识高一(3)班的尹桃夭吗?”

   2014年的最后几个月那是我听到过最多的一句话,因为北九七和颜凉,也因为顾寒,但更多的是因为那个叫辛朗的蓝眼睛少年,那天我问他的问题,如我所料没有得到答案,他是这样说的

  “桃夭,你和我在一起,我能给你你最想要的东西,一片海阔天空,一世安稳自由。”

  辛朗,那个法国男孩子,碧蓝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以极深情又及戏谑的姿态对我说,一片海阔天空,一世安稳自由。那是我一辈子听过最好听的情话,胜过后来任何人给予我的赞美和承诺,包括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说不感动,不心动是假,我甚至惊讶于他竟然了解我这样深刻,这样透彻,明白我心底深处最深刻的渴望,可就是这样,他才显得更加可怕,这不是我要的答案,所以对不起,那个别有目的的少年。

  “夭夭,你和顾寒最近都怎么了?”

  地理课,黎歌偏过头来轻轻地问我,我被她问得突然,一时反应不过来,想不出她何来此问,她不动声色地又向我凑近了几分

  “你和顾寒最近都没怎么说话,而且,我听说他好像喜欢上音乐特长班的班花了,也没告诉我们。”

  这事我还真的不知道,下意识地转头看顾寒,他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我的视线落在他头顶上,只看见一头剪的短而利落的头发。说起来,我从没有仔细的看过顾寒的样子,只觉得他虽然算不上多好看,但却是十分英朗的,比起颜凉那样惊才艳艳的模样更显得真实帅气,再加上不俗的家世,说他没有个爱慕追求的人我还真的不信。

  “顾和尚还俗了也还是顾和尚,再说了,这事儿还不一定,有些人听风就是雨,还说我和颜凉有奸情的呢,北九七护在那,你说我哪敢啊,别理他们。”

  她显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没走来得及开口就已经被讲台上打雷似的声音吓得一激灵,连那边的顾寒也被惊醒了,教室之内在极短的时间里鸦雀无声。

  “有些人,不要给脸不要,男生也就算了,女生脸皮难道也要这么厚吗!尹桃夭!门外罚站!”

  说话间眼睛却是在注视着黎歌,我知道这算是一种警告,像小学的时候男女生一同说话,老师总会顾着女同学的面子,这一招起杀鸡儆猴的作用,很明显我现在是一只鸡。多说无益,我向黎歌无奈地耸耸肩,摆出一副镇定自若地模样兀自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关门的时候见辛朗也一样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无视地理老师要吃人的目光一同跟了出来。他出来的时候我听见他身后一片议论纷纷,但他的神态与我相比竟更像是真正的淡然无畏,仿佛这点目光与他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出去了就别进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家长送你们到……”

  后面的话,被一声极响亮的关门声隔断,只剩下辛朗笑盈盈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晃了下神,不理他,趴着窗台看外面的风景,虽然已经渐渐的入了冬,可外边还是有银杏树的叶子没有落,小扇子一样,入目一片金黄。

  “桃夭。”

  他平声叫我,还是那样的咬字清晰,声音明朗,如果只是这样听声音,一定不会有人认为他是一个金发碧眼的中法混血

  “你不用这样做,你越这样我越反感,而且你不但没有帮我,反而害了我。”

  我把玩校服上的拉链吊坠,他不以为意地站到我身边,也看外面的风景

  “为什么我不行呢,是因为他们说的那个长的好看的颜凉,还是那个把你像小鸡一样护在身后的顾寒,你还真的是众星捧月啊。”

  “你的思想怎么那么龌龊。”

  他这句话让我极为反感,我投去厌恶的目光想要离开,但又碍于被罚站,两个人静默无言尴尬了好久

  “桃夭,你去过法国吗,那是我母亲的故乡。”

  他轻轻说,却不待我开口

  “我听说你在来这里之前一直生活在美国纽约,那真是一个可怕的城市,我的双亲去了那里就再也没有回来,然后我一个人,,辗转地来到了我父亲的故乡,就是中国。”

  辛朗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有些迷离,他的眼睛直视着窗外满眼金黄,似乎是回到了那段遥远的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看着他好像有一种和他间隔很远的感觉,就好像我们并不在同一个世界,彼时他也不站在我的身边一样,我不知道这和黎歌他们看我是不是相似的,只是觉得心里格外悲凉,满目的孤独和死寂。

  “纽约确实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我说,然后他就蓦地抬起了头,蓝眼睛明亮依旧,仍然有让人觉得很深情的错觉,只是深情深处多了几许笑意凉薄。他说

  “桃夭,从法国到中国,上帝他让我从地球的另一面找到了你,我一定不会放你离开我身边。”

  “呦,天主教徒?“

  我开玩笑的看着他说。

  那时,他的语气极其笃定,笃定得让我莫名地心慌,我曾以为那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可笑的固执,但时间似乎帮我印证了,后来不论我走到哪里,去往何方,即便不在一处也逃不出他的世界,我们的命运似乎被什么揪扯到了一处,千丝万缕,至死方休。

  “尹桃夭!”

  走廊的另一端传来清亮的女声,我和辛朗无形的对峙被打破,我循声望去只见一身桃色的“洋娃娃”正朝我走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的眉目更让人厌烦了一些。

  “尹桃夭,跟我走!”

  她不由分说地过来拉我的手,力道有些大,并不是那种掐的人手腕发疼的大,就是给人一种被控制的感觉。

  “去哪!”

  另一只手上几乎同时传来力道,辛朗不咸不淡的声音后我们三个变得很僵持,明面上看就好像是安妃和辛朗再抢我一个。安妃明显耐心不足,厌烦地皱了一下眉头,放开我一脚踹开了教室的门,不得不说还是很霸气的,紧接着在面对教室各种惊吓脸的同时,她拉高了嗓门大喊了一声

  “顾寒,快他奶奶的出来,颜凉出事了!”

  然后回过头,颇有些嫌弃地看着我道

  “你走不走。”

  我并没有反应过来,脑子还停留在她说颜凉出事了的状态上,不自觉的挣开了辛朗,然后跟在她身后头也没有回,我似乎听见顾寒对辛朗说

  “我警告你!离尹桃夭远点!”

  然后依旧是那个不咸不淡的声音

  “顾寒,你是尹桃夭的什么人。”

  辛朗不愧是辛朗,一句话,就能置人于死地。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