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2014年12月,辛朗正式以男朋友的名义涉足到我的世界中,关系被发现那天,大多数人都只惊不怪,与别人而言,像辛朗这样的男孩,姿容品性都该是无可挑剔的,开始的时候之所以要拒绝,不过是故作矫情而已,只有顾寒,他好像是气极了,脸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在没有辛朗之前,许多人都以为顾寒和我之间是有猫腻的,有好事的女生过去调侃他,他盛怒之下用随手丢出去的铁制圆规砸破了那姑娘的头,顾寒平日里一向是个嬉皮笑脸的人,我们谁都没有在意,直到那女生呻吟着捂住流血的额头,自此我,顾寒和辛朗的三角恋坐实无疑,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我身后的位置变成了辛朗,他坐到了辛朗原来的位置,就连黎歌也十分古怪,魂不守舍的,仿佛一切都随着我和辛朗在一起而变了一个模样。

  我什么也不需要。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随手在数学笔记的边角处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像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一遍遍告诫自己,我什么也不需要,不需要颜凉,不需要顾寒,也不需要北九七,从此一个人笑,一个人哭,一个人来去自如,我多么希望从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和他们所有人的关系就那样断了,哪怕从此以后人海重重一个人独自狼狈,可是并没有,之后我常常反思,当初之所以结局那样潦草,以至于我们连悲伤都来不及,大概就是我优柔寡断而促成的。

  那天晚上放学,顾寒不等下课铃抓住我就往外跑,12月天寒地冻,冷风在我的耳边锐利地刮过,像被掷出手掌的刀子,那少年穿着纯白的外衣在明艳的晚霞里奔跑,肩膀还是属于少年人的单薄,他大口大口地喘气,转过身用力地把我甩到一边,力气大到我几乎踉跄,我气急败坏,怒目注视着他。

  “你有病吧!”

  “尹桃夭!老子真想把你的脑袋撬开看看里边是不是全是脑浆!你就作吧,你就作吧!”

  他歇斯底里。

  那是整个2014年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从来不曾见到顾寒这样愤怒过,以至于自那以后整整数个月他没有再同我多说一个字,黄昏的夕阳下,他转身决然地走了,决然到好像要与我一刀两断。我们在一起的最后那几年,我向他问过这个问题,他说,也许是因为不忍和怜惜吧,如果你有勇气同一个恨你的人假作恩爱,为什么不能面对自己心呢?难道爱比恨更辛苦吗?

  那一段时间大约是一段以我为中心承放射状散播舆论的一段日子,因为夏无忧和安妃也分手了,就在我和辛朗在一起的第二天,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天上午的化学课安妃气势汹汹地来找我,并且在我们班里大闹了一场,‘洋娃娃’发起狠来比疯子都可怕,她又哭又叫地把我们班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老师去叫保安,其余的人竟然没有人敢去阻止,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再看杀父仇人

  “尹桃夭!你这个贱货!勾引我男朋的小贱人!”

  那语气真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我当时其实很想像她一样横眉竖眼地对她说,老子连一句话都没跟你男朋友说过,我都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勾引他的!可是我只是那么站着什么都没有做。那天辛朗不在,据说是生病请假了,不过就算他在难道我就能指望他为我说话了吗?那天顾寒在,我多希望他也生病这样我就不必面对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了。托安妃的福,之后的日子里,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能听见别人的窃窃私语,书桌里也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垃圾或者纸团,打开后无非是一些辱骂的话,我若无其事地把它们丢到垃圾桶里,一天复一天,开始无所谓起来,我就是这点好,能在任何环境下生存下来。

  那一年,高一年级的期末考试定在了2月份,我挨了很长时间,用一塌糊涂的成绩结束了这些月以来的风波,颜凉身体恢复之后我开始和北九七学滑轮滑,毫不避讳地在他们面前抽烟,北九七告诉我,颜凉住院根本就不是什么被人打了,她亲眼看着一辆银白色法拉利故意朝他开去,他倒在地上的时候,司机还向副驾驶上的人说笑。我不知道颜凉为什么要隐瞒,或许他是防范谁,我,顾寒,颜凉,安妃,还是夏无忧?我觉得最有可能的还是夏无忧,毕竟他们两家的关系是那样的,颜凉出院那天是我和北九七去接他的,那时我见到了颜冬暖和颜夏凉,据说这姐弟俩很少会分开,他们并不如我最初想象的那样骄傲刻薄,却有着与颜凉相同的温文贵气,一举一动,看得出这个家族教养极好,颜夏凉诚然不如颜凉的样貌惊人,但却十分斯文,颜冬暖则更像个邻家姐姐一般。

  “身体怎么样了,爷爷知道你今天出院,特意让我们来看看。”

  颜冬暖很自然地坐到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声音淡淡地问,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像在完成任务,不亲亲近也不疏离,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让爷爷担心了,我没什么事,晚些会去看他。”

  “没什么事就好,爷爷说了,这件事他会追查到底给你个交代。”

  一旁的颜夏凉也搭话,闻言颜凉垂眸顿了顿似乎是思考了些什么道

  “不了,请和爷爷说,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心里已经有数,我自己处理就可以。”

  果然是夏无忧吗?我心里暗暗想,如果是夏无忧,事情捅到颜老那也于事无补,反而还会怀疑颜凉和夏家的关系有了嫌隙,继而对他更加不满,所以把事情压下来才是明智之举,可是夏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我脑袋里一片乱麻,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姐弟两人已经走了,他们走的时候淡漠地扫了一眼只字不语的北九七,直接将我无视掉了,这样也好,我转头去看九七,她那样骄傲的一个女人,忍受那样带着轻视的目光,转过头竟依然面带笑容,她说

  “夭夭,晚上的时候我们去滑轮滑吧,带着颜凉一起。”

  我点点头,忽然对她有些敬佩,她终究是和宁宁不一样,宁宁是个很强硬的女人,而她,却是个强韧的女人。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