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晚上我如约去市中心的人民广场等他们,却碰到了黎歌,她穿着白色的棉衣,宽大的帽子扣在头上,这样看很不容易认出来,我本来要叫她,可是却见她进了转角处的一家咖啡店,顾寒也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相对而坐,似乎在说些什么,然后紧接着顾寒站了起来作势要离开,黎歌抓住他的手仰望他的表情好像带着乞求的味道。

  “夭夭!你怎么在这呢,找你好久!”我被突然出现的北九七吓得一震,再去看那边,黎歌他们已经不在了,北九七见我不依不饶地看着对面的咖啡店,不明所以地笑了笑,然后自顾自地去换她的轮滑鞋,我反应过来就也跟着去换,回过头的时候就见颜凉正站在有路灯的地方打量我,我很奇怪他竟然是在看我,礼貌性地对他微笑了一下,他就也礼貌性的回应给我一个微笑继而又去看北九七。

  “夭夭,我听说你和一个外国人好上了?”

  “嗯。”

  我一边换鞋一边淡淡地回答北九七

  “原来是真的啊,姐姐我原来可是超喜欢金发碧眼的小帅哥呢,不过你在美国生活那么久,喜欢外国人也很正常。”

  她很兴奋,一兴奋起来就滔滔不绝,我看着她含笑的眉目,竟真的像是为我谈恋爱高兴,突然觉得很欣慰,至少是值得的,年轻时一点风吹草动都是轩然大波,年老了就会明白,就算真的是轩然大波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不济一死而已,只是当初我们都不明白,抓住了一样东西就以为是一辈子。

  我们开始滑轮滑之后北九七一马当先,她真的是风一样的女子,颜凉跟在我们的身后,看她时目光明亮温柔,仿佛整个世界都里只有一个北九七,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故意装作滑得很辛苦的样子渐渐落后,然后看着北九七渐远的背影和颜凉渐近的轮廓,觉得自己很卑鄙,不知道为什么和颜凉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到安宁宁,久而久之,我已经不清楚我到底是真的对他动了心还是只是为宁宁感到不公,他温雅的眉目流转如画,即便我就在他身边,他却总是看着远方,我想,即便我真的无耻地喜欢上了他,也绝不是北九七的对手吧。

  “颜凉,那件事你查的怎么样,是夏无忧吗?”

  我说夏无忧的时候颜凉的眼神变得很惊讶,他收回目光仔细地看了看我,旋即换回了原来的笑容

  “你怎么会认为是夏无忧呢。”

  “除了他,还能有谁,如果是安妃,那和是夏无忧又有什么区别,总不能是顾寒吧!”

  颜凉不语,他有时候显得格外的高深莫测,晚风吹动他棉衣帽子上的绒毛,那种温润的气息更加强烈了,我搓了搓冻僵的手揣在口袋里,看着远处嘈杂繁华的夜幕干脆也不在说话了。

  “把手放在口袋里会摔倒的。”

  他说

  “如果我真的摔的半死的话,你和北九七难道还会不管我?”

  他便又笑了

  “夭夭,我有时候觉得你傻兮兮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有时候又觉得你聪明的可怕,宁宁怎么会惹上你呢?”

  闻言我也笑了,脚上用力滑了两下离他远了些,然后一转身倒行着看向他,他的目光迷离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便快步跟上了我,除了北九七,他很少会主动跟上谁的步伐

  “夭夭,你告诉我,宁宁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生病。”

  自从来中国之后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从来没有变过。

  “是什么病。”

  “你还想知道吗?”

  我讥笑地看向他,然后转回去又向前滑了两步,再去看他的眼睛,竟然发现他少有的坚定。我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然后扶住手边的路灯顺势坐到旁边的长椅上掏出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混混一样痞气十足的看了他一眼道

  “我认识宁宁的时候,她名声很坏,她在美国全靠一些违法乱纪的行当生存,身边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所有人都说她恶毒,轻浮,当然也不否认她的美丽,她什么都敢做,杀人放火不需要提,最后的那段日子,她甚至吸毒,滥交,宁宁死于传染病,原因你还要我说下去吗?”

  看着颜凉由白转青的脸,我突然有一种报复性的快感,我知道这些话刺激到了他的痛处,他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颜凉的眼中终于不再只有北九七了,宁宁死了之后所有人都说她死有余辜,最后的那段日子,连我都觉得难熬,可她走的那样安然,坦坦荡荡,让我清楚地意识到她是真的什么都不打算留下什么都不打算要了,她死后,与我们这些臆想着灵魂和长眠的人不同,是想要归于尘土的。

  “我记得那时候,她是个很腼腆的姑娘,虽然足足比我大了两岁,但是却爱在我的身后闷闷地跟着,你有没有听说过朱德的故居,四川省南充市,我们两个的祖父祖母都在那里,每年暑假我们都会回去,在仪陇县金城山有一棵500年历史的红豆杉,就是诗里提到的,红豆生南国,她小时候初学这首诗很激动,说我们有这么多红豆就不必在相思。”

  你有没有这样一种体验,对着一个人如同在看另一个人,我仿佛又回到美国纽约的街道边,霓虹灯火里喝的烂醉的安宁宁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只有那么一次,她看上去那样的凄凉,当时车水马龙的异国他乡里,宁宁说的就是这句话

  我们有这么多红豆,就不必再相思。

  我忍不住用悲伤的眼光去看颜凉,他看上去也同样的凄凉,我突然梦醒般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太过荒诞,我原来是怎么说的?宁宁都不在计较了哪里轮得到我一个外人插手。远方,北九七高挑修长的轮廓在光影里渐渐靠近过来,颜凉便也梦醒般敛去了所有情绪,他同我一样,我们都善于隐藏。

  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相反的方向离开了,颜凉也没有阻拦,过了好一段时间,我觉得离他们足够远了,坐到路边满是灰尘的长椅上沉默地换掉轮滑鞋,换着换着就开始说起话来,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是身边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一样,我说

  “你知道吗?那些时间,她去世大约一个月前的那段日子,常常会思念她儿时的故乡,她说,那是一个无雪的城市,群山连绵成片也有许多古迹残存,城里有一棵红豆杉,已有500多年的历史,诗有云:红豆生南国,后来啊,我带着从她骨灰盒里偷出来的一把遗骸,来到这温暖的南国,妄图以世间最相思之物,成全她,成全我自己……”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