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那之后的一个星期我一反常态每天都去学校,直到有一天终于在班里看见了辛朗,他不知所踪的这段日子我每天都盼望见到他,我有很多问题要问,在每一个不能入寐的夜里把它们一一罗列好,想着先后顺序想着用什么样的语气才显得不卑不亢云淡风轻,可见到他的那一刻所有的准备都抛之脑后了,我定在那里,看着其他人讥讽的嘴脸,看着其他人古怪的目光,这一切都不在重要了,原来矫情和敏感都不过是酒足饭饱闲来无聊的人创造出来为难自己的情绪。

  “你到底为什么而来!想怎么样!”

  隔着人群我一字一字地问他,声音本来平缓低沉但却让所有人都停住了,他说

  “我来,是为了你啊!我的桃夭!”

  眼眸虚眯露出一个无法形容的表情。

  这样听了让人云里雾里的回答我已经受够了,我烦躁而气极地讥笑着说

  “好!很好!辛朗,从美国到中国,你不远万里而来,是我尹桃夭无能着了你的道!”

  泄愤一样踹翻手边的桌子,书本落了一地发出很大的声音,与屏息凝视的众人成反比,我扬起嘴角对他张扬地笑,那模样应该酷似北九七,然后走出教室没有再回头,我最后一次以学生的名义出现在学校这种地方,自那以后辛朗和尹桃夭恩断义绝,我清楚的知道他恨我,连原因都不愿意告知,我清楚的知道这恨将联系着我们,直到地老天荒,这一路回到家的距离,我突然从心底里感到了莫大的无力和悲痛,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已经这么小心翼翼一切还是被我弄得一团糟,难道这就是命吗?

  很快我又开始恢复到从前的生活,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拉上窗帘把门反锁不分白天黑夜地开着灯,我会缩在角落里盯着那些藏书的封面一直一直坐着发呆,一天两天……直到数不清日子,我觉得这样很安全,我开始严重的失眠,大把大把地掉头发,眼睛所看见的世界明明是有颜色的却又感觉那么灰白,有一次我发觉身体开始疲乏无力,心情压抑烦躁得让人抓狂,血管里火烧一样难受,仿佛里面流的不是血而是滚烫的铁水,我抱住头埋进膝盖里,有种熟悉的像无数小虫子在血肉里钻爬的疼痛一点点传达到大脑,我知道我的毒瘾又发作了,从10岁到16岁,那条蛇钻进我身体开始我就再也没有摆脱过它,偶尔它会消失一段时间,偶尔它又重新出现,唯一的庆幸是它已经比在地牢的那段时间轻多了。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这样告诉自己,却压不住心底里渐渐升起的暴戾,我作婴儿状蜷缩在地板上不受控制的用指甲抓扯自己的皮肉,床边的柜子上放着水果刀,我甚至想到只要我用它刺进喉咙里一切都结束了,于是我连滚带爬的过去,我的手握住刀锋的那一刻鲜血潺潺而下,没有痛觉,很奇怪,一方面我的身体虫蛀一样噬心之痛,一方面又没有痛觉,不知是力竭还是退缩了,我崩溃地躺在地上看着那把刀哭的凄凉,为什么偏偏是我!

  2017年8月12日,北九七说她想见我,我想起我们似乎真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那天下着沥沥小雨如同早春,还是霓虹酒吧,这似乎是一个不详的地方,每一次我来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推门进去时所有人都转头看着我,所有人都在,我们难得凑的这么齐全,顾寒皱着眉头把我带到座位上。

  “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他说,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觉得确实是瘦的有些恐怖,我平时素来爱吃,早些时候脸上低头总会有些双下巴,现在却几乎凹进去了,我抬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最近减肥嘛。”

  然后伸手去拿酒杯,夏无忧的眼睛先是看了眼我拿酒杯的手然后一皱眉头把杯子拿了过去冷淡地说

  “你不能喝酒!”

  我才想起来出来的时候我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点先去医院吊了两瓶葡萄糖,想到这里,下意识地挡住了手背。

  “北九七,你不是说尹桃夭来了有事跟我们说吗?”

  他转过头去看北九七,言语里透着不耐烦,我才发觉到北九七今天出奇的安静,她的脸半隐在绚烂的光影里,摇着一杯酒小口地喝,艳色的红唇和烟熏妆把美丽的脸庞衬得更加深不可测。

  ”也不是什么大事,在此之前,夭夭,我要先敬你一杯。”

  我心里隐隐的不安,她倒了一杯酒递到我的面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寒潭深井一样冷冽,这眼神太熟悉了,当初对那个被她断了手指的男人她就是这个眼神。

  “夭夭,我叫你夭夭,从你第一次借外套给我的那天开始妹妹一样地对你,夭夭,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对你难道不好吗?”

  北九七扯开嘴角对我笑,声音淡淡地清脆如银铃,而后又瞬间凝固,疏离。

  “可是我从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妹妹竟然背叛我背地里勾引我的男朋友!”

  她这样说着,‘啪’地一声把手里的酒杯摔碎在我的脚边,我的心狠狠地一沉下意识地去看颜凉,可是他的表情似乎也很意外,所有人的表情都很意外,不是他们说的那会是谁呢?我站起来定定看着北九七,她此时已经是满眼的讥讽和厌恶了。

  “我跟你说过颜凉对我有多重要,我的什么都可以给你可是你为什么要跟我抢!你知道我为了你和安妃闹掰,她明里暗里给我使了多少绊子吗,你知道我多信任你吗?尹桃夭,你这个婊子!”

  一记耳光应声而下,没有痛觉却火辣辣的,我几乎已经心慌意乱,从前,我就见过她这种王一样的样子,可是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对我,我多想对她解释可是那些话就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我根本不能解释,我在明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暗地里喜欢颜凉是真的,我刻意接近借口为他关注北九七多有联系也是真的,可是我对北九七的友情也不是假的,如果现在她让我跪在她的脚边我想我也会哭着跪下去吧!

  夏无忧把我拉到他的身边,他看着北九七,英朗的眉目极其锐利,他什么都没有说想拉我离开,我仿佛钉在了原地怎么都动不了,我忍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这大约是我第一次在她面前哭泣,我说

  “我没有。”

  一字一字深而沉,我确实没有想要拆散他们取而代之,这是真的,如果人心可以拿出来看我甚至愿意捧出来请她一观,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

  “你没有?难道那天晚上你抱着颜凉说喜欢他是我幻觉了不成,难怪你从来不愿意跟辛朗亲近,难怪他说你的心从不在他身上,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你是个中规中矩的好女孩,其实已经脏的不行了吧!”

  辛朗,又是辛朗,好,好个辛朗!我踉跄了一下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北九七转身向酒吧门口走,出了包厢,嘈杂吵闹的音乐和影影绰绰的人群又映入视线,我追出去与她相隔一大段距离大喊,我说

  “北九七!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

  她转过头来想说些什么,几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已经闯了进来,一切来的突然,谁都没来得及反应,我看见其中一个拎着酒瓶子走向了北九七,人群里立刻爆发了刺耳的尖叫声。

  “九七!”

  我叫她,然后朝那边奔跑,一切都是说时迟那时快,啤酒瓶落下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痛觉,只是什么东西凉凉的从脑后流下来,所有场景翻了个个儿,我看见北九七满脸惊恐地在颜凉怀里哭着向我挣扎,突然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

  北九七,你说你什么都能给我,连命都能给我吗?

  我突然期盼死亡的到来,事实上,人活一世能够被刻骨铭心的记住是很困难的,如果就在这一刻,让北九七怀着愧疚,让别人怀着惋惜地永远离开,我也算是能在这些人的心里落地生根了吧,想到这里,心里无尽的安宁。

  一切景物在我看到伤我那人耳后的星条国旗的时候昏黑一片,有人横抱起我,胸膛的心跳有力,他说

  “尹桃夭,你除了作践自己还会干什么!”

第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