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这声音熟悉,我转头果然看见了那个一头金色波浪卷发的女孩,她没有再穿桃色,而是换了身荧光色的单衣,大冷天下身配了条短裙,洋娃娃一样灵动美丽。

  “安妃!”

  一直不出声的夏无忧突然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严厉到带着些威胁地叫了她一声,女孩一看到他神色立刻染上了疯狂

  “我怎么了!夏无忧,我看你是瞎了眼了,尹桃夭那个下贱货,勾引颜凉不行就来勾引你!现在又和一个外国人勾搭上了,这么水性杨花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难道你还真想要了不成!”

  北九七和颜凉跟着相继站了起来,他们把我挡在身后,我看见辛朗眸色深了又深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他把我揽在怀里淡淡地说了一句

  “请你说话注意分寸!”

  安妃就突然扭曲地大笑起来,她看着夏无忧,大眼睛里全是血丝,声音悲伤而颤抖,她说

  “无忧,你爱我,你是爱我的对不对,除了我,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和你在一起超过三周!只有我!”

  真可怜,我在别人看不见的阴暗里忍不住轻轻扬了一下嘴角,我想如果爱情里主动的那一方永远都那么卑微,比如我对颜凉,比如夏无忧对我,那么安妃,我还不是最可怜的一个。

  “安妃!你最好为我们俩留着最后的脸面!”

  那回答透着坚定和不可转还,于是她大哭着冲向我,那模样恨不得把我撕的粉碎,可是后果可想而知,北九七的耳光狠狠甩在她的脸上,似乎完全看不出她们曾经要好过,人是群居动物,独居只会让你在人群里尤为狼狈,安妃她第一次帮我印证了这句话。

  “北九七!别他妈像个傻瓜一样让人当枪使!这事儿我跟那小婊子没完!”

  安妃气愤地推了北九七一个踉跄摔门离开了,她离开的这么容易让我有点出乎意料,但很明显这场聚会是不欢而散了,其实本来就没什么欢乐可言,从某些角度我感谢她的出现提早结束了聚会,顾寒的女朋友明显被吓到了借口有事所以他们先走了,走的时候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对于我和夏无忧的事没有多问一个字,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人和人之间总要保持一段距离才是完美的。

  顾寒走后我们几个坐下来面面相觑,北九七气急了一脚踹翻了身边的玻璃茶几,就想追出去,颜凉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她,于是她只得愤怒地骂了一声

  “我去他妈的!”

  “夭夭,你怎么样。”

  颜凉过去安抚住北九七,他们都不敢随意说话,是怕我受不了会哭吗?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这样的场面我都不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是受欢迎的人到哪里都受欢迎,被厌恶的人到哪里都被厌恶,还好,我习惯了也不至于大受打击那么丢人。

  “我还好。”

  我在辛朗的怀里,满腔怪异的烦躁感,室内的空气突然压抑的不能呼吸于是不着痕迹地挣脱出来,他有所察觉,却很自然的松开了手。

  “夏无忧,你给我解释解释,怎么回事。”

  夏无忧锋利的眼神淡淡扫过颜凉和北九七的最后定格在辛朗的身上。

  “还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么。”

  他把双手插进口袋无所谓的一边离开一边道

  “北九七,我和安妃的事你别管。”

  我心里突然有一股怒意,他竟然直接无视了我所忍受的,可这情绪在濒临崩溃的时候却被另一种情绪抵消,我自觉缩到角落里,发现辛朗竟然也默默地出了门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一跳,隐隐地不太安稳,于是丢下北九七和颜凉快速地冲出门去。

  这夜的长沙,依旧和往常一样的灯火斑斓,初春的夜风带着近海城市的咸涩滋味扑打在人身上,还略微的有些冷,我穿着拖鞋匆匆地跑出去,楼下并没有人,于是仍不死心地跑到大街上去,这地方很安静,但是到了晚上车辆反而会增多起来,此时,在我所在的马路的对面,两个少年人面对面站着,他们所在的路灯下光影幽暗一闪一闪地有些坏了,我的近视严重,并不能看的太清楚,只是两道熟悉的影子依稀可辩是他们,离得太遥远,我顾不得来往人流大声喊辛朗的名字,回头的却是夏无忧,他模糊的轮廓隔着马路和车流看着我,然后伸出手来似乎是在指我,辛朗突然靠近了他一些,不知说了什么,孩子一样地歪了一下头,他在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知道他在笑,然后紧接着,他猛地伸手把夏无忧推入马路的乱流中。这一下电光火石,没人能够反应,辛朗分明就是想杀了他,尖利的鸣笛声和刹车声此起彼伏,还有汽车相撞的声音,交通一下陷入瘫痪,我顾不得安全也穿过车流慌忙地寻找少年的影子,我承认我真的害怕了,想到一个几个小时前还和我歇斯底里地大吵一架的人会这么容易的就消失,我突然觉得生命也不过如此。后来,我终于在靠近路边的地方看见了夏无忧,他毫发无伤地站在一辆卡车前,卡车后面一辆中型货车发生了追尾,但似乎并没有人员伤亡,司机惊魂未定地坐在里面。一瞬间,我几乎站也站不住软倒在地上突然大哭起来,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心里在极度的压力和紧绷之后突然的释放太过猛烈,如果我还能说话,我一定会像一个走丢了的孩子一样哭着大喊夏无忧的名字,而此时的他,皱着眉看过来,冷静异常,这种对比仿佛刚才差点死掉的人是我,夏无忧走过来一把把我拉起来漠然地去看辛朗,辛朗的眼中有太多我看不懂的感情,只是那浓稠黑雾再次盘旋蔓延,仇恨的尽头是让人心惊胆战的疯狂和极端,这生得清秀无害的少年眼睛里有一个地狱。他没有看夏无忧,而是紧紧盯着我,声音平静清澈,每一个咬字都清晰,他说

  “桃夭,过来。”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