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十月,霜重鼓寒声不起的季节,即便是温暖如长沙也不例外,人们开始像冬眠一样爱上了宅男宅女的生活,而本来就深居浅出的我更是越发不挪窝了,自从高一开学到高二以来我就没有再去学校,班主任打电话来,我又塞给门卫大爷两百块让他给我请了一个长假,班主任不肯,再三强调要家长和学生亲自到校签了字才肯放人,无法我只有加钱请了个胆大的人冒充家长,又从托顾寒给我弄来了腿骨重伤骨折的证明才算作罢。那也是那件事情之后我第一次见顾寒。

  长沙城炎热,那个时候是夏末秋初,荼靡花开放的季节,人们还会穿着短袖在午后的大街上闲逛,那天,他像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一样,穿着一身休闲的白色衣服站没站相地在是广场的台阶上等我,拎着一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塑料袋,一手夹着两杯冷饮站傻傻地在太阳底下,远远的看,笔挺清俊,少年初长成还显得很是单薄,我一路小跑着过去,他就把袋子和其中一冷饮给了我,嘴里还不停的埋怨

  “你丫怎么跟龟爬的似的,热死我了知道不。”

  蹙着眉头,一脸拽样,竟然还和平日里没什么分别,我心中一暖,就也没有反驳他,只是一面应付着

  “知道了,知道了!”

  一面把自己跑掉的鸭舌帽扣上。我还想再和他说什么,顾寒已经自顾自地走了,他和我拉开大约三四米的距离时我反应过来追过去,男孩子一脸嫌弃

  “你跟过来干嘛啊,我先走了,大热天的早点回去。”

  “就这样走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说真的,我还是做好了被他狠狠质问并批斗一番的准备,甚至他强行拉我去见夏无忧他们我都不会觉得奇怪,可是这一次,我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就给你送个证明,送完还有事呢。”

  “那我送送你吧。”

  “送屁啊,矫情什么呢。”

  “你是屁啊。”

  “你……”

  他终于停下来白了我一眼,大约是感到无奈,用食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三两口喝完了奶茶把双手插进口袋里,虽然一脸的不情愿,最终是放慢了步伐。

  “你呀,我真搞不懂,从前我死乞白赖地问你你不说,现在我好不容易想通了,刚刚劝慰自己知不知道你都是我的好哥们嘛,你自己又要主动送上门来,有病吧!”

  “我没有。”

  从前不打算说的,现在也不打算说,只是在这样一座城市里,孤苦伶仃,有的人纵然和你不那么契合却仍然努力改变,在需要的时候帮你一把,可是你自己却无以为报,只能尽可能表达出自己是善意的,这种感情我没办法表达给他,只好笨拙地否认。顾寒当然不能明白,但他却也不去在意,他笑了笑,踢了一下脚边细小的石子,小石子一路滚到下水道井盖的小洞上,却卡着没有掉下去。

  “你可真行啊,一躲我们就躲了好几个月,要不是这次找我办事是不是还不打算理人呢,真够矫情也够自私的。”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你想啊,三角恋,多狗血啊。”

  “那我和黎歌呢,我们俩是最先认识你的,见我你担心会惹上夏无忧,见黎歌能怎么样。你也太绝了吧!”

  我不说话,默默地吸了一口手里的冷饮,还很凉,咽下去尚能汲取些许清爽。大约是知道我不会说什么,顾寒有些刺耳地“哼”了一声。

  “问了也是白问,夭夭,那个辛朗,虽然那天我没亲眼看到,可你是看到了呀,他就不正常,你知道我每回看见他看你的眼神都心惊胆战吗,他那根本就不是喜欢你他想弄死你啊,你到底为什么啊。”

  “说不定人家天生就那个眼神呢?”

  我说,继续不依不饶地喝那杯冷饮。顾寒就嗤笑了一声

  “放屁,他看别人怎么不那样啊,夭夭,做哥们的劝你,夏无忧他真挺好的。”

  我耸耸肩,且不说我对他没有一星半点的感觉,事实上我真的不觉得夏无忧有什么好,初见尚可,不过是一个飞扬跋扈满脸嚣张的富家大少爷罢了,后来种种由于颜凉车祸的种种矛头都指向他不得不说我对他的好感保持中立,但是对于安妃,他先是有意放纵后来又全然不顾我的处境,我可以说是真的变成讨厌了,如果说颜凉的温雅贵气恰好就是我喜欢的,那么夏无忧和他就是两个极端,我不喜欢他那种基本是死缠烂打的求爱方式。

  顾寒和我最终停在了商业区外的马路边,他随手叫了辆出租车,有些无奈地看看我,打开车门钻进去半个身子,忽的又笑了,他说

  “夭夭,差不多了就回来吧,你不在,班主任天天把你当反面教材讲给我们听,耳朵都起茧子了。”

  闻言我也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当时两个少年的眼里,班主任这个成年人所做的事情竟然让我们觉得十分幼稚。我目送他乘坐的出租车走远到我看不见的地方,然后又回商业街的书店,那里的书我基本上看了大半,大多都是一些言情小说或者恐怖小说,在角落里,发现一本薄薄的册子,好奇就抽出来看,是琼瑶的《烟雨蒙蒙》于是就借阅了,出来后买了些小吃,一个人慢悠悠地步行回家,没错,新换的另一个“家”,隔得略微远了些,到最后天已经黑了。

  我对《烟雨蒙蒙》的了解还停留在很小的时候之后大陆热播的的电视剧上,当年看,只觉得如萍可怜,本来没招谁惹谁,就因为上一代的错误没了爱情又丢了亲情,实在不平,好在最后又有一个真心待她的人终成眷属。只是不知为何,大约人性善变或者当初年龄小没能参透,现在想来,又觉得似乎没那么喜欢她。晚上我挑灯夜读,忽然发现却原来这是个阴郁的悲剧,如萍自杀,依萍也没能得到想要的结局,不由唏嘘,心中却仍然不平。

  “我从前一直以为琼瑶笔下的如萍该是一个和电视剧里一样美丽大方的完美女子,今日偶然读过,原来原本的她竟是个怯懦,土里土气,甚至平庸的人,我觉得有些不公平,被偏袒者在绝境里也能流光溢彩,不被爱的就算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显得失色。”

  “你只看到茹萍的形象塑造的悲哀,却忘了依萍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局,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写‘她那时候还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你总是看见别人一时的荣光和欢乐,怎么知道未来不会有更大的艰难和磨难等待着降临,到那时候,夭夭,或许你得到的越少,代价也越少呢?”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慕白叔叔发来的邮件,淡淡地笑了笑,又觉着有道理,他读过很多书,知识渊博,和他聊天总能让人觉得优雅轻松。

  “《断头王后》么……”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