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北九七出生在一个清苦的家庭,她的父亲老家在一个叫不出名字的石头山里,资源匮乏群山环绕,像是天地孕育出来的一个天然牢笼,一家五个孩子,只活下来他父亲一个,20岁那一年村里的大学生回村看望父母,他藏在后备箱里一起出了山,当过保安也当过混混,捡过垃圾也做过乞丐,最终辗转来到长沙工地上帮工勉强糊口。北九七的母亲最开始是酒吧卖唱的歌女,年轻的时候容貌惊人既妖娆又带着几分冷艳,一把好嗓子空灵清澈好像被天使吻过了一般。她有心要跨足歌坛成为大红大紫的明星,盼望着能像电视剧本里写的一样遇到自己的伯乐然后一朝成名,然而命运却似乎不是那么宠爱她,直到二十八岁那年她依然还是个酒吧卖场的歌女,这期间,她试过很多种方法,从最初地单纯等待到后来给各种公司寄自己的唱片作品,美丽的容颜马上就要开始走向衰老,她终于意识到,原来梦想不只靠先决条件和后天努力就能完成,它还需要极大的运气成分,更糟糕的是这些年怀才不遇的苦闷无处发泄使她染上了严重的赌瘾,快到中年,一事无成还欠下了三十万的赌债,餐风饮露和各种围追堵截的生活让她疲惫不堪,最重要的是在无数次希望和失望的辗转间她的心也渐渐的疲乏了,伤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诛心,到最后她终于也沦陷堕落开始做起了酒吧的坐台小姐。就这样醉生梦死的过了两年她迎来了三十之龄,债越来越多客人却越来越少,那天,她的一个熟客被一个新来的小丫头抢走她气不过大骂她贱货,和她争执起来,小丫头泼了她一脸酒当众扇了了她两耳光阴阳怪气地骂到

  “老婊子要不要脸,你看你自己都老成什么样了还敢出来卖,你不嫌恶心的慌客人还嫌恶心呢!”

  当年,她出道,轰动一时,不知道多少豪门富商排着队捧着钻戒要娶她,年轻时候的容貌恐怕一根头发丝就能把那新人比下去,可如今所见,皆是讥讽和落井下石,人们追逐美丽的东西,对丑陋何等的弃之如敝履。她从人堆里爬起来,自己拍拍衣服看着那两个走远了的人,出门转眼又去赌了,输掉两个月的生活费顶着醉醺醺的身子回了酒吧,一个穿着灰扑扑的工作服的男人涨着脸语无伦次的过来问她

  “500行么,我现在身上只有这么多。”

  她看着那几张皱皱巴巴的钱醉醺醺的哼笑了两声把它推到一边去。

  “工地上过来的吧,好不容易赚几个钱就攒起来将来讨个老婆,无限循环使用,干嘛浪费这个钱啊。”

  “可,可我,我就想讨你做老婆你,你长的……好看。”

  她听了这话笑出了声,捏着男人的脸仔仔细细的瞧了瞧,这人的相貌就和他的性格似的,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老老实实,一脸的憨厚相。

  “你娶我,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欠了30多万的债,今年都三十岁了,你多大,26还是27?”

  “我,我明天过了生日就28岁了,我能养你,我也不嫌弃你,你的债我能帮你还清,我能帮你戒赌,我们好好过日子。”

  这个憨憨傻傻的男人就是北九七的父亲。后来,他告诉北九七的母亲,他第一次见她,是在一个偏僻的胡同里,那时候他站在十楼的楼顶上工作,看见她被一群大男人围着拳打脚踢蹲在地上缩成一团,竟然还是不是地还两下手,那些人走了,她就蹲在地上用袖子随手蹭了蹭头上的血吸起了烟,一声“妈的!”骂的震天响,他当时就动心了,他说,那女人坚强的很。

  她本来以为那人只是说说,见他他执着收了钱卖了他一夜并没有放在心上,后来,男人真的为她还了债,用尽在外八年打拼的血汗钱还了20万,又在婚后八年还了十万,因为她戒不了赌,他便一直还,还了一辈子。她其实并不喜欢这个老实深情的男人,曾经骨子里的那份骄傲去不掉,她心里好像有一团火气,吐不出,压不掉,忘不了,只是成日里在喉咙间梗着没人能救,她自暴自弃的想毁掉这悲惨的一生。她跟了他,大多是因为被男人傻傻的无私的情义感动了,大多是因为他义无反顾的爱她。每当他点头哈腰地送走一批又一批的讨债的人之后她都问他为什么不和她离婚,他都憨憨傻傻地回答说

  “我说过我能养你的。”

  想了想又用老老实实唯唯诺诺的语气千篇一律地道

  “家里还有女儿,改了吧。”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只要一天不能放下心里的那些怨念就永远也改不了。最终,这个家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难以为继,她也曾心软不愿意再拖累他几次三番提出离婚,可是在这一方面那人出奇地坚决,男人整日高强度工作,不眠不休地赚钱还是入不敷出,他常说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他没有本事,后来,男人因为在工地里工作时打瞌睡从三十层楼上摔下来死了,据说,在着地的时候因为被挡一下并没有当场死亡,通知了她送到医院,女人赶到的时候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似乎要用尽毕生的力气,他说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跟着我,委屈你了。”

  然后就这么去了。

  男人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道破了这么多年的这段悲惨婚姻的原因,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便他心知肚明,她心里根本没有他,她只是沦陷在命运的不公平里气苦抑郁着,可仍然选择一意孤行硬要把两个人凑到一起,于是余下一生他都在为自己的这个决定付出代价,这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黄粱梦一场,只是当了真的那个人痴狂罢了。

  后来,女人毅然抛下了他们的女儿和他视若珍宝的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这一切甚至用生命换取的根本就没有在她心里留下一丁点的痕迹,那年,北九七四岁。

  

第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