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预备去学校的前一夜心情意外的有些紧张,在那种芝麻绿豆大点的事都能传的跟真格的似的的地方,在那个芝麻绿豆大点的事都能让天塌下来的年纪里,我几乎敢肯定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在那里的已经声名狼藉了,其实我本应该看开,但不巧的是我不是一个爽朗的人,正常的人大约不能体会到,那种全世界都在窃窃私语的无助和把所有的猜测和怀疑都放在肚子里烂掉的感觉,有时候就像吃了自己一样恶心。我更多的还是想到了辛朗,我也不敢肯定他是不是会在那里,因为就算是平时他也经常三两天不见人影,最初的时候不过是因为迫切的想要自己死了心,我对他是有愧疚和亲近的,我以为我们能成熟冷静地相安无事,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我有太多疑问不敢开口。这样想着想着,竟渐渐有了困意,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竟然睡得还格外的安逸。

  夜里,我做了一个关于他的古怪的梦,梦里的事情真实的发生过,那是在我们去四川送安宁宁骨灰的路上,我们去爬山,半山腰上他不小心摔进了山涧里,我先是想帮他,但看见那人的狼狈样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着哼了一声,一挥手撩了一大片水花全打在了我的身上,画面里少年朗笑着拭去发边的小水珠,美好干净得像天使一样洁净。

  我们在傍晚十分还是没有登上山顶,于是只好在半路上扎营,东西都是临时起意买的缺东少西根本不全,好不容易搭了帐篷拾了枯枝却发现忘记最重要的打火机,那时候辛朗向我展示了他超乎常人的野外生存能力,就像一个原始人类一样,他变魔术似的给我表演了一出钻木取火,我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么一个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孩子,他竟然也会这种只有在极端条件下才会使用的冷门的生存技能,我笑着调侃他说

  “辛朗,你不会是返祖了吧!”

  他耸耸肩碧蓝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像是两滴液体

  “谁知道呢,没准我夜里会爬起来抓虫子吃。”

  “千万不要叫醒我,我不想看到那一幕!”

  我作势捂住眼睛,他就笑笑一个人去背包里翻东找西,天黑之后山上的湿气很重,他穿着那件又湿又潮的衣服搬了锅过去煮方便面,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了一个鸡蛋来,然后侧过脸晃荡着笑问我

  “要蛋花还是整蛋。”

  篝火的光亮打在他洁白清秀的脸庞上,又安逸又温和,那时候他的眼中是比三月暖阳还要沁人心脾的温暖和窝心的东西,一丝恨也没有,只是倾世温柔,我就站在他两三米的地方,一眼就痴了。

  曾经有那么几个瞬间,我不得不承认,我虽然提防这个少年但是却是愿意靠近他的,我始终相信,我们之间和其他人不同,如果颜凉,夏无忧他们和我是永无止境的平行线,我们可以携手前行,甚至能零距离对望,但终究是不会相交的,但是辛朗不同,他和我交叉向前,不管一开始离得多么遥远,我们终究会在某个点相交集。这无关于感情,只是命数。

  晚饭过后我一个人回帐篷里早早钻进睡袋看小说,他在篝火边低着头认真地玩手机,临睡前我去拉帐篷,看见他身上依旧是那件又潮又湿的衣服,心道奇怪,这人难道不觉得冷吗,但却没放在心上点着夜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似乎是睡了很长时间,也过半听到外面有轻微的声响,心里一下警觉起来

  我狐疑地起身小心翼翼钻出帐篷,就见到一个单薄的影子向溪岸边走了过去,项背欣长,骨瘦嶙峋,不是辛朗又是谁。

  我想要叫他,介时他已经下到溪水里,一把将身上湿冷的衣服扯下来,似乎有些烦躁,夜幕里冷白的月光下定格了这样一副画面,少年的身体单薄,雪白的不似人间之物,他垂着眸子,金色的发细碎遮眼他伸手去撩,我却还是看不清他的眼睛,我本来想叫他,可是目光所触及是他游走在身上无数的伤痕,我从没想过他的身体是这样的,雪白但却有许多大小不一的伤痕,其中最长的一条从胸口到小腹,一直延伸到被裤子掩盖的腰腹间,就要把那具单薄的身体剖开,他的后背还有很大一片烧伤,像一片巨大的胎记,应该是什么剧烈燃烧的东西砸到背上留下的。

  我想纵然是夏无忧他爷爷,参加过多年战争的老兵都没有他那么恐怖的伤吧!

  他很快转过身来,我有些慌张就匆匆跑回帐篷里钻进睡袋假装睡觉,没几分钟后听到有脚步声轻轻地响起来,像是猫一样谨慎小心地逼近,我以为他发现了我动也不敢动,一面又努力放松自己让身体不显得那么紧绷,帐篷被拉开,那人进来,大约是换了新衣服,有洗衣液淡淡的清香和夜里山间湿冷的气息,紧接着,他没了声息,好像是突然停住了,与我所料不同,我不知道他在我旁边多久,半个小时,或者更久,我也可以感觉到他看着我我的目光,就和平时那样,复杂的,仇恨的,我看不明白的感情,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渐渐又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睡意里,朦朦胧胧他是柔软的头发贴上了我的脑门,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轻轻碰上了我的脸,蜻蜓点水一触即离,我脑袋里嗡嗡作响整个人愣在了那里,顿时睡意全无,他起身离开,那一夜我就维持那个姿势直到天亮。

  辛朗!你爱我吗?你恨我吗?

  那场梦的最后,我梦到自己终于问出了那句话,可是却没有人来回答,是对着无尽黑暗的虚空叫喊,有无数黑雾侵蚀光明,可是我似乎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依然执着地喊,仿佛他能够听到,只是故意不肯告诉我。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