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那句话不是对他说的啊!

  我回忆起那天晚上,一丝印象也没有,更不知道黎歌曾经来过,我当时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对这方面十分慎重,顾寒知道已经是个意外,正在思索的时候医务室已经近了,黎歌扶我进去,医务室的医生过来询问我哪里不舒服,我并没有什么不适感,一时间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作答,还是黎歌把我扶到了床上

  “她刚才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可能破了皮,我来给她消消毒就好。”

  那医生将信将疑地点点头取了瓶酒精给她嘱咐我们动作快点就出去了。

  黎歌蹲下来撩我的裤脚,校服很宽大,轻松地掀到膝盖上,一块血淋淋的伤露了出来竟然显得有些狰狞。

  “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摔坏了的。”

  我憨憨的对她笑

  “我去救你的时候看见你是膝盖着地的啊。”

  她一面说一面给我消毒,浓郁的酒精味很快弥漫开来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开始给我包扎,抬头看了看我淡淡地说

  “夭夭啊,你怎么跟没有痛觉似的动也不动。”

  我心里跳了跳,干笑了两声没有作答,她就起身来坐到我的旁边将头默默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没什么重量,有女孩子淡淡的清香味。

  “夭夭啊,我好想你。”

  我不知道做什么回答就轻轻地“嗯”了一声,她就想从前一样嘿嘿笑了两声。

  “这么长时间你都干嘛去了?”

  “啊?我?我就天天宅在家里啊,看动漫,打游戏什么的。”

  “哦,挺悠闲的。”

  这时,医务室医生敲门来催,她迅速地把头从我的肩膀上撤走,眼圈红红的,但很快就错开了我的视线走到前面去,只留下一个单薄的背影,一头半长不长的头发细软地搭在肩膀上。

  我当时不知道她这是为了什么,只是后来晓得了,那个时候的黎歌,她在怎样艰难的选择中对待拾起和抛弃,怎样力不从心地走向两边都是绝望的结局,这一切,都因为我的存在,所以不论什么后果我都活该。

  我回到班里的时候桌子已经被搬上去了,但是在最靠后的角落里靠近垃圾桶的位置

  “污染重灾区。”

  我苦笑了一下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沐浴着所有人投来的或古怪或鄙夷的目光,这天过的算是辛苦,顾寒也没有来,甚至连黎歌也不知所踪。

  我就是这么的不讨人喜欢么?

  心中不由暗暗的想。

  因为升了新年级班里的值日有所变动,我被重新分配,就在今天,放学后班里的人一溜烟走了个空,也不晓得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我一个人拿着扫帚挨个桌子地扫地的时候默默地想,原来我离了北九七他们,扒去人际关系这层外衣竟然就是这样的下场啊,倒也不算是不能接受。

  手机在这个时候振动起来,为了不被发现我把它贴身放在口袋里,屏幕上跳动的是那个人的名字,只是看见这两个字就好像看到了春日里温暖明媚的春风的颜色,让人欲罢不能。

  “颜凉?”

  “夭夭,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

  “今天我和你通视频你一直没接,发短信也没有回我,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我想起来昨天我和他说我要来上学,现在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很久,难怪他会担心我出什么意外,我憨憨地笑了笑一下蹿到窗台上放眼窗外,冷风簌簌吹得枯枝摇晃,平添了些凄婉之美。

  “我今天在学校做值日。”

  “这么晚了还在做值日?”

  这人真是人精,我在心里忍不住暗暗腹诽,一面靠在玻璃窗上两脚晃荡。

  “刚开学嘛,你知道的,任务繁重。”

  “今天是你刚开学,又不是别人。”

  “都一样,总要补回来的嘛,找我做什么,又探查九七的敌情?”

  “不,我听说,你们闹翻了。”

  我心中蓦地慢了半拍,顿时紧张起来,我并不想他知道这些,有一部分原因是不希望他为这件事担心,还有另一部分原因是怕他知道这件事后心怀愧疚就不会再来麻烦我,我就在也没有理所应当的和他这样交谈的理由,我要的并不多,只是这样朋友一样的问候关心,偶尔开开玩笑说说平常发生的事交换一下情绪就够了,他还是爱着北九七,我又能名正言顺地陪在他身边,这样最好。

  “谁和你说的,顾寒还是夏无忧?”

  “夏无忧。”

  靠!嘴欠!

  我在心里咒骂了一声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该讲些什么。

  “几天前他他打电话来不由分说把我骂了一顿我才知道的,夭夭,他要不说你就不告诉我了?”

  “什么啊,你别听他胡说,根本就没那么严重,九七你还不知道,就是那风风火火的性格,过两天气消了就好了。”

  “可你却不是那种轻易会得罪别人的性格。”

  我再一次哑然,跳下窗台有一下没下地扫地选择了沉默

  “你还没回去。”

  “哦,我马上就回了。”

  拍拍自己的头,不由得感叹和聪明人讲话真是费脑细胞,收拾收拾准备走人,锁门的时候颜凉挂了电话,最后他告诉我说

  “夭夭啊,如果别人把本来该平均分的责任全都丢给了我,我为什么一定要接呢,毕竟做好了功劳一定是大家的,做不好责备也一定是大家的。”

  对啊,我为什么要苦哈哈的在这里做值日,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好了,难道他们还能说是因为我被单独留下做值日故意没做好?

  心里骂了几句自己蠢一面拍拍屁股离开。

  走到校门口那个靠门等我的人是夏无忧,吸着烟,不耐烦地来回倒换脚步,我先是看见他一头海藻一样的头发,然后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要往回走,他隔着门高喊

  “尹桃夭!”

  作孽!

  我转过去白了他一眼,他则是白了一眼死命拦着不让他进来的门卫大爷,一面扔了手里的烟头狠狠踩上两脚。

  “你来做什么。”

  “我来找你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这还不明白,被单独留下做值日明显被欺负了呗!”

  

第三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