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2017年1月,有史以来过的最糟糕的一次春节,就和我初来不久的那个中秋的晚上一样,我一个人,溜溜达达的游荡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唯一的不同就是当初我不以为然,如今却觉得格外的形单影只,人不能稍微贪恋与自己不相符的东西哪怕一星半点,否则从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一路端着手机在路边走了很久,通讯录里的一两个人来回翻看,双手从最开始又痛又麻到全无只觉,脚底的寒气也逐渐蔓延上来,心里很少有像现在这样忐忑和不确定,手机屏幕显示着打完而没有发出去的字,是通往遥远的另一半地球,我开始蹲在路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开关屏锁,光亮一闪一闪地,像对面酒吧门前的小彩灯,猛地一看很漂亮,久了,刺得眼睛想要流眼泪,一辆飞驰的货车从眼前过去的时候我闭上眼睛大力地按了发送。

  新年快乐,父亲。

  之后的时间里我就坐在路边的石砖上安静地等着,在稀稀落落地行人和车流里,在与那个唯一与我有血脉关联的人相隔着地球上最远的距离的地方,直到全身都冻僵住,我很害怕,从前我一直不明白究竟什么是团圆,究竟团圆的意义何在,大约就是在最近才突有些明白了,因为即便身处万里之遥仍能踏上归途,所以生在这个世界上理直气壮,我怕我是正好与其相一个没有根的人,如浮萍一生漂泊,不见栖身之所,我期盼着,这唯一能给我根源的人不要把我拒之门外,我害怕原来我活着就是一个多余的人,我的存在与否本身就是不重要的。

  自取其辱。

  手机显示电量不足而关机的时候我听到心里的另一个声音这样说,我把它用力丢进马路中央恼羞成怒,心里空洞洞地刺痛,好像有冷风灌进怀里来,扎得人又冷又疼,我固执地睁大眼睛气恨自己没有骨气,终是忍不住把头埋进手臂里呜咽地哭了起来,有些东西像是从身体里被一点点呕出来,那一瞬间是从前从没有过的轻松和舒适,但是渐渐的,被一种强烈的空旷感取而代之,为此我只好不停地哭泣,过了许久

  “呀,你是夭夭吧!”

  我抬起头来泪眼模糊地看那个说话的人,却是北九七的母亲,穿着超市里收银员的衣服看着我

  “大过年的你怎么在这哭呢,你父母呢,和家人吵架了吧。”

  “我和我的家人已经很久没有吵过架了。”

  “哪有不吵架的家人,人和人需要沟通才能互相理解。”

  “阿姨,你能告诉我当时为什么会回来找北九七吗?”

  “……”

  “如果他愿意回到我的身边,我也会愿意像北九七那样,抛弃一切不顾一切去迎接,不计较过去十几年所受的苦难和心酸,只因为如果有他在,我就不再是个没有意义的人,我不愿意,活一辈子,像被遗弃在海上的废旧船只,没有来路不见归途,只能烂死在不知道哪处的风浪里,不被人知晓。”

  “你喝多了吧!”

  北九七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她她踩着轮滑鞋,手里拎着饭盒蹙眉看着我,高瘦的身形很惹眼,我不大清楚的神智很快恢复了一些,觉得自己有点丢脸。她把她母亲拽过去把自己手里的饭盒塞到她的手里用不耐烦的语气对她说

  “让你别干这个工作非不听,现在好了,大过年不放假我还得过来给你送饭,拿着回去等我!”

  女人看着她唯唯诺诺地接过饭盒离开了,走前,不知为何深深看了我一眼。

  北九七从口袋里随手掏出一包纸巾丢给我,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表情略显不屑还掺杂着一些其他的情绪,她撩了撩乌黑的头发,又冷酷又妩媚。

  “哪不痛快就自己躲一边哭去,揪着我妈胡言乱语的,她这人爱多想。”

  我捧着纸巾没有说话,脸上的眼泪被冷风吹得快要冻成冰似的,有些倔强地低着头不肯去擦。

  “你这又唱的哪出?不愿意和我说话?”

  “……”

  “嗤,尹桃夭,你知道你这人哪都挺好,就是相处久了太作吗?你说,人活这又不是写诗呢,何必那么诗情画意风花雪月的,你是要把自己活成神仙,你累不累啊,你和辛朗就是一类人,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他已经是个神仙了。”

  她很少会这样提起辛朗,从前大多都只是夸赞他的相貌,那件事之后就只剩下骂他了,我抬头看了看北九七,不知道怎么的就叹息一样地笑了一下,她立刻又皱起眉头狠狠吸了一口烟,有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夏无忧站在我面前的错觉,气急败坏,好像我做了多大的错事。

  “你可以别这么看人吗。”

  “……”

  “你到是说句话啊,哑巴了!”

  我默默地从地上站起来,全身的关节酸疼不已,因此动作十分僵硬,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想要来扶,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你这是在这待了多久!”

  “北九七!”

  “……”

  我少有地淡淡看了一眼她,有些凄然地扶了扶酸胀的额头费力地向前小步地移动着,我用袖子用力擦了擦脸上冰凉的眼泪,袖子上的布料像铁刷似的擦得脸生疼生疼的。

  “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你能不能走。”

  大约我从来没有这样强势过,她反倒反应不来站在那很久都没有动,我拖着身子穿过马路,看见她还在对面,并不能看见表情,只是还是我离开时候的姿势,后来一根烟的时间,她转头划着轮滑走远了,随手扔出去香烟亮着红点也一并消失在夜色里。我松了一口气,这副滑稽可怜的样子,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尤其是她,我心中到底还是有脾气的,但更多的是放不下那点尊严,对于有些人来说,失而复得是值得珍惜和快乐的,但对另一种人,失而复得却更像是施舍,现在想来,是因为当初并没有足够的自信去接住别人的善意,自卑又恰好在疯狂的生长。

  

第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