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因为大雨的原因放学时间被提前了些,我本来是要跟顾寒一起走,可是许静却不声不响地拉住了我的手,我转回头,她抿着嘴表情淡淡的,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话也不说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手。

  “顾寒,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

  我转头对着已经在门口的顾寒说,他闻言有些迟钝,但还是点点头离开了,点着白炽灯的教室里一下只剩下两个人,气氛有些诡异。

  “手机给我!”

  我朝许静伸手示意她把东西交给我,那应该是我把桌子碰倒的时候掉下去的,她轻轻笑了笑脸上凝坠着挑衅般的讥讽,拿着手机来回把玩。

  “凭什么给你?”

  她说,将东西高高的抛弃来又接住,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再说一遍,把手机给我!要么把手机卡还给我,有些东西你要不起!”

  一个手机本来不算什么,可那手机卡里是我和美国那边唯一的联系,我的金钱来源,生活甚至安全都要靠它,我可不愿意蓬头垢面饿着肚子在某天夜里被人追杀。

  “好大的口气,尹桃夭,你不是温文顺顺的小绵羊吗?你不应该骂不还口娇娇怯怯地躲在别人身后装可怜吗?还什么嘴啊你!”

  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脑海里立刻浮现了校门口许静和安妃交头接耳的场景,一转头果然见到一头金发涂着淡红色唇彩姿容艳丽的安妃,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进来,身后跟了三四个面生的女孩,个个浓妆艳抹妖美异常。其中一个走上前来,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把我逼到角落里居高临下的审视着。

  “也不是什么特别漂亮的嘛,安妃姐,你说夏无忧看上的就是这种货色?”

  那一脚挺重的,踹的我胸口闷闷的透不过气来,我捂着被踹的地方咳的头晕目眩,安妃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向后拉迫使我抬头看她

  “长得不好看不要紧,关键是会勾搭呀,这贱货手段高着呢,咱们几个加起来都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咬牙切齿分明是恨到了骨子里,她一扬手泄愤一样在我脸上打了一巴掌,我不感觉疼,只是脸麻麻的嘴角渗出了一点血,大约已经肿了,那几个人一同围上来,的时候我在心里想,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群殴吗?注意力却还在许静手里的手机上,我心里但愿他们爱惜些别当板砖拍过来。

  “尹桃夭,今天给你个教训,以后好好记着。”

  我本来想试着回讽她几句,可是远处几声闷雷,灯闪了闪又灭了,我的心狠跳了两下强压住心里的窒息感,瞬间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向角落里缩了缩,她们大概是以为我害怕更加得意起来,不知道谁先动作在我的小腹上用力踢了一下,然后胳膊大腿无一幸免,女人有些习惯真的格外讨厌,比如他们都喜欢扯头发,我真的担心会被人扯光掉以后只能戴假发,再比如她们都有长指甲,一抓就是五个血道道,非毁容不可。我缩在角落里抱着头,不知道过了多久想来他们已经打累了,毕竟这也可以算是一向很消费体力的运动了,安妃再一次拽起了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扬起来,好像很满意是的,黑暗里她漂亮的眼镜恶狠狠地瞪着我,像沁了毒的蛇,然后立刻有人七手八脚的开始扒我身上的外衣,最后不知道谁提了一盆冷水“哗”地浇下来,众人讥笑着把手机扔回我身边离开了,连同门口一声清脆的“咔擦”声,我本来并不怎么在意的心情顿时凉了半截,发疯一样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听见安妃笑盈盈地说

  “不是装的有幽闭恐惧症吗?我到看看,关你一个晚上能不能死人。”

  我奋力地拍着门高声叫喊,我说

  “安妃,别这样!我会死的!”

  门外传来一阵笑声,然后死一样的寂静吞噬着侵蚀而来。

  我最害怕,一个是黑暗,一个是大雨,它们让我联想到很多年前那些绝望和痛苦的记忆,让我想起我曾日日祈祷着死亡的到来,肮脏的,不堪的,还有可怖的,几乎所有的畏惧和无助都在这一刻袭来,我心中疯狂的恐惧和疯狂的愤怒使情绪在两个极端里游走,渐渐的理智开始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我曾经千方百计想要忘记的画面,我把自己团成团堵在门口,泄愤一样用头撞击门板,死死盯着窗外电闪雷鸣的天际,淋湿的手脚四肢蔓延出刻骨的冷意,全身的感官几乎都开到最大,任何风吹草动都让我感到巨大的恐惧,教室里的钟表走动,一下一下我维持这样的姿势直到它转了半圈,然后巨大的雨声里有人叫我,是有人叫我“桃夭”的声音,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窗户边,教室在三楼,楼下石子小路上辛朗站在雨里仰头看着我,金黄的头发被大雨淋着软软地贴在额头上,蓝眼睛很明亮,在夜里仿佛会发光,我把窗户打开大雨随着风吹进来,吹打在我本就已经湿透的身上,一丝痕迹也没有,我看着那个男孩,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大叫他的名字,可是人们总是犯这样愚蠢的错误,溺水的人抓住稻草,可是一根小小的稻草根本不足以救他的性命,它只会同她一起葬入水底,连同她最后的希望。

  辛朗说:“桃夭,时间到了,游戏,开始了。”

  唇角翕动然后勾出一个邪妄诡异的笑容,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他蔚蓝的眼睛里有迸发出那种巨大的恨意,从前,我看他,总是那么干净的像个天使,可是在黑暗里那最凸现干净的白皮肤却惨白惨白的,像鬼一样让人心惊,巨大的雷声伴随着一道竖直劈下的闪电把他的样子照的更加清晰,像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魔刹,他就这么看着我,足以让我万劫不复。

  辛朗说:“尹桃夭,6年前,纽约的地下斗场里,我见过你。”

  

第三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