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柔弱女子!?

  一个清秀的女子坐在亭子里抚琴,迎面走来一个翩翩公子,“听闻小姐生来聪慧,精通琴棋书画,今天一听小姐的琴声,果然如此。”“多谢公子谬赞。”“小姐,我们能否一起对对子?”

  原本坐着抚琴的胡楚璃急忙站了起来,“小女子只是略知一二,公子不笑话我,便好。”“小姐谦虚了,其实,只要小姐愿意,我便足矣。”丫鬟阿朵则站在胡楚璃旁边,仔细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染火枫林,琼壶歌月,长歌倚楼。

  岁岁年年,花前月下,一尊芳酒。后面该如何续呢?”胡楚璃看着眼前这位公子,突然看到,便续联:“水落红莲,唯闻玉磬,但此情依旧

  。”

  说完,胡楚璃便低下头,又回到刚刚一副羞涩又很温柔的姿态。“小姐,你果然与他们所说一致,那样冰雪聪明。希望我们还能再见。”“多谢公子,能与公子探讨对子,也是小女的福分。”江陌廷眼神痴情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小姐,许久..许久才缓过神。“王...不,少爷,我们该回府了。”

  “又是午时了,小姐也早些回府休息吧,我先行告退了,期待你我下次相遇,我姓江。”说完江陌廷便转身而去,丫鬟阿朵见此情况,大声喊到“我们小姐姓胡。”

  江陌廷又想起三年前与胡楚璃相遇的事了,“其实那时,本王早已知道你姓甚名谁,也多少次想去找你,假装与你偶遇,可一直都没有出现,想想,我堂堂七王爷可真怂。唉,为何,你又永远只是一副对待平常人一样对我的模样呢,难道你始终不懂我对你的一片痴心吗。”一顿自言自语后,王爷又喝了一口酒。“本王真的很庆幸没有当上太子,而是得到了父王将你赐婚与我的奖励,可是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看我一眼呢,难道不惜自己生命也不愿意嫁与我吗。”

  “啊秋,谁骂我啊,烦。”睡到中午终于肯起床化妆的胡小梨打了个喷嚏“唉,还好你们这的口红是张纸,这要是换做是我买的口红,我得气死在这。”给胡小梨梳妆的阿朵见状“小姐,奴婢冒失了。”胡小梨见阿朵跪下了,急忙给阿朵扶起来“诶诶,你干嘛呀,女孩子膝下有万金的,而且,我又不是你真正的小姐..”

  阿朵听到自己家小姐居然这么说,急忙说道“小姐,我跟随胡府这么多年,不要赶我走啊,阿朵是忠心于小姐的。”“不不是,不是要赶你呀,我是说,其实我是想说,”话还没说完,门被推开,原来是江陌廷,一进门,江陌廷便抓住了胡小梨的手,“璃儿,你为什么要装病呢,你知道吗,你病倒在床的那几日我没日没夜都在想你难不难受,在想你到底是什么病,我怎么办也要把你救醒,可太医昨日却告诉我说你很健康,还很有胃口。”胡小梨吓了一跳,大眼睛瞪着眼前这个男人,心想,“那肯定啊,我胡小梨可是学校女子100米短跑的银奖呢,饭量都能等于好几个你,你倒是挺吓人啊,把我吓个心脏病出来,到时候可是你给害的。”江陌廷也紧紧地盯着胡小梨的眼睛,大喘气,想必是听闻胡楚璃要出门了急忙赶来的。胡小梨吞了一口口水,眼神里的凶也不输,为什么凶呢,无缘无故被人吓到了,当然生气啦,胡小梨甩开江陌廷,“你说你是不是有毒啊,还来劲了。”江陌廷呆住了,为什么自己的女人突然变得跟往常的表现差距如此大,“璃儿,是本王冒失了,现在看来,王妃还是病得不清。阿朵你好生照顾王妃,待会太医会再来给王妃看看的。”

  “终于走了这个死男人,诶,阿朵你知道这什么情况吗,我就喊了他一句就不纠缠了。”阿朵把门关好了,“回小姐的话,往常小姐都是很端庄温柔的,从不对人喊,嗯...就是柔弱女子。可您刚刚...所以王爷认为您的病确实没好,便不追究了。”

  “柔弱女子?!好嘛,原来这王爷好这口,真有占有欲,怪不得。诶,阿朵再给我讲一些你们小..呸,我的事呗。”

第二章 柔弱女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