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同居生活(一)

  到学校后。

  我老老实实的上完下午的两节课,先表现好点。

  然后到家乘胜追击套个话(ps:你也是够累的,智商绕一绕直接问你老爸呀,梁俊:你傻啊!老爸要是会和我说就不叫他们的约定了,摆明是要蛮我到底啊,你能不能动动脑子。作者:……)

  我上课都有稍微留意一下他的面部表情,真是看不出心情好坏,一直这一个表情不累吗?

  其实我昨晚太累了,都没怎么睡觉,就睡了两节课,趴在桌子上睡觉真是睡的不好,手麻脚麻的。

  放学后,苏肃过来找我一起回家,我就纳闷了,这小子的课怎么跟我的课这么对的上时间,我什么时候没课他也没有,真是怀疑他是不是一直在我的班级上课。

  苏肃问我说:你怎么了,昨晚打野去了吗?怎么还有黑眼圈了。说着就用他那爪子抓着我的下巴晃了晃。

  我打掉他的手说:哥昨晚一夜没睡,现在没劲跟你闹

  苏肃说:一夜?玩这么刺激啊,快跟哥们说说。

  我:改天,我今天要先回家补觉了。就这样

  说完我就跟着枫逸凡一起出教室了,苏肃对着我出去的方向把手抬起来说:欸??

  我和枫逸凡走到校门口就看到张叔已经把车开过来了,应该是拿到我们的课程表没错了。

  枫逸凡走在前面然后回头看着我说: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啊?怎么了?

  枫逸凡:哦,没事。上车吧(枫逸凡视角:他怎么不话痨了?)

  然后我乖乖的上车,路上也没有跟他说什么。

  到家后,我下车准备往屋里走,他突然说:梁俊,你确定你没事?

  我:??没有啊,你怎么了?怎么老想着我有事,男子汉大丈夫能有什么事。再说了,老爸又不是不回来,我都这么大人了,你说是吧,嗯,还有啊……欸?你怎么又不听我把话说完啊,真的是……

  算了,我今天是真的没心情了,明天再说吧,我现在好困啊。

  我直接跟枫逸凡说:晚饭我不吃了,我要去补觉了,没什么事别叫我了,有事也别叫我,我知道我明天上午没课,你也不要再来烦我,没课的那个课程表我可是记得特别清楚。

  他突然笑着说:你真行

  我看到他突然笑了,就问:老爸和你说了什么啊,和我说说呗?

  他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

  我说:怎么可能,我明明在机场听到老爸和你说的什么约定,你和我说说呗,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再说我兴许能帮到你呢,你说是吧,你把这件事告诉我你也不吃亏,我还能给你想办法,你说……欸?你怎么老是不听人把话讲完啊喂!

  然后,你们知道的,他又无视我走掉了,我那个郁闷,算了算了,谁让他是我弟呢,谁让我比他大呢,算了算了。老子要去补觉去了,准备睡个昏天黑地。

  睡到半夜12点突然被渴醒,以前没那么早睡,完了,卧室的水矿泉水都喝完了,那岂不是我要摸黑去楼下的冰箱拿?现在可是12点啊,别闹了!我可不要送命啊,都怪苏肃,昨天跟我说什么午夜凶铃,现在这个场景我有点害怕啊!我一个男子汉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怕见鬼啊!怎么办怎么办?

  真是越着急越渴,我拿起手机,要不打个电话给枫逸凡,让他帮我拿瓶水,可是现在是12点,他应该睡着了吧,不不不,不行。我摇了摇头,要是请他给我拿水,我以后可要被他嘲笑胆小的,指不定要嘲笑我多久,正当我放弃这个想法的时候,手机突然来电话了,我差点把手机扔了,吓死我了!

  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还是美国定位,我操!不会吧。。。夺命call??午夜凶铃不是日本吗?怎么还跑美国去了,卖版权了?不得不说我的脑洞也是够大的。所以现在什么情况?我要不要接?是不是不接就没事了?嗯!不接不接。突然又有一阵敲门声,我去!要不要这么一起来搞我啊!敲了几声就没声了。。。

  铃声和敲门声过去后没在响了。但是我更害怕了,死也总归要知道电话里要说什么啊,得让我知道期限啊,得不偿失了,我现在是又怕又渴,忍住忍住,睡着就好了。睡着就好了。

  可是真的睡不着啊,不行了,我得喝水,不然不等贞子来找我,我就渴死了,新闻报导出一名男子半夜渴死在家,这死的太滑稽了,我穿好睡衣,拿了在屋里的棒球棍!打开手机手电筒,打开门,小心翼翼的下楼梯。窗户外面好像在刮风,有树枝打在玻璃上,一阵一阵的声音,这天气怎么说变就变了,现在都快1点了,我更要抓紧时间了,我心里想着要抓紧时间,但是我的脚步还是一如既往的慢慢下楼梯,真是败给自己了,好不容易到楼下了,我心想灯和冰箱离的那么远,我拿瓶水就百米冲刺就好,开灯了,一会儿看见不该看见的,我又得心塞,关键还要关灯,我早晚死在我这个懒癌上。我刚打算挪步到冰箱那里,突然有个声音在我背后说:谁?

  我吓得把棒球棍扔了,说:我

  那个声音说:我是谁?

  我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是想喝点水,没有要打扰您老人家的意思,我可以当作今晚的事情什么都没发生,我发誓!

  那个声音说:那你说说今晚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就我不知道您也在,我要知道您也在,我就不下楼打扰您了,我……(等等!这人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枫!逸!凡!

  枫逸凡:哈哈哈,你干嘛呢,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这儿来自言自语。家里还有别人吗?

  我说:你能别笑了吗?大半夜听着怪渗人的。麻烦行行好开下灯啊,你不觉得黑漆漆的聊天很让人毛骨悚然吗?

  枫逸凡:没有啊,挺好的,说真的你到底干嘛呢?(他把灯开了)

  我说:我渴了,下来拿瓶水喝。你在这儿干嘛呢?

  他说:哦,我一开始也是要喝点水,刚出门时候听到你手机来电话了,响了挺久的,然后敲了你的门,问你要不要喝水,可是你没回应我,我以为你一直睡着。

  我说:敢情是你敲门!你就不会说句话吗!老子被吓个半死

  他说:嗯?什么?你害怕什么?我不是说以为你睡着了。你是做了多少亏心事怕成这样

  我说:懒得理你,那你为什么不开灯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啊!

  他说:我本来也没打算逗留多久,就拿瓶水就走。

  说完他打开冰箱拿了一瓶水就走,经过我身边,到楼梯那里回头对着我说:一会儿麻烦你关下灯。

  我说:你等下,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说,很重要。(我很认真的说)

  他说:什么事,你说吧

  我说:你过来一下,我现在口渴,说不了那么大声,你离我近点

  他说:你真是麻烦(嘴上说着,但是还是挪步到我这里)

  我看他过来,我就说:就是那个……(我一把抢过他的水)我先喝这瓶了,你去拿新的,麻烦关下灯。

  我准备开跑,哪晓得我踩到我刚扔的那根棒球棍,完了,要摔个狗吃屎了,我紧闭着眼睛等着疼痛的到来,我突然感觉到有人搂着我的腰,我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枫逸凡,他说:你小心点,喝个水还玩起命了。

  这姿势可真是令我尴尬的要死,我说:谁让你不关灯啊,还有。你能放开了吗?

  他看了一眼我,然后说:怎么了?害羞了?(枫逸凡视角:逗他真的挺好玩的,作者ps:你要引火上身了,哈哈哈)

  我:害羞你大爷,放开啊!

  他说:怎么说我也是救了你吧,你这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

  我:失去你大爷,老子跟你拼了,我一把拉着他跟我一起顺着我的方向摔倒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来那么一招,跟着我的方向摔了下去。这下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对上嘴了,没错!妈的!对上嘴了!他也没想到,我们两同时睁大了眼睛,停顿了2秒,他反应过来,然后把头抬起来,然后站起来说:你没事吧?

  我已经懵逼了,这可是老子的初吻啊,虽然以前会泡泡小妞,但是觉得真是喜欢才会去接吻啊,这尼玛叫什么事啊!第一次不是跟喜欢的就算了,不是美女也就算了,这特么跟个男的,真是要折寿了!

  我这时也爬起来说:没事,我先回房间了。我经过他的时候又踩到了棒球棍。差点又摔跤。

  他笑着说:一根棒球棍,你都能玩的这血活,真有你的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然后就径直上楼了,到房间后我把门关起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喝水,渴死的生理反应还是有的。喝完水后,我对着瓶子说:都尼玛怪你,要不是因为你!老子今晚也不会损失惨重!

  第二天

  我出奇的起的早,没有赖床,我准备出门去找苏肃,这个衰神我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吗?

  我看了看对面的门是紧闭的,他应该还没起床。我就一本正经的下楼,经过客厅也没见他拿报纸喝咖啡,应该是没起,我准备打开门出去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他穿着运动服,额头带着头带,他说:你今天起这么早?不是说要睡觉吗?

  我被他吓了一跳:我睡不着,出去走走

  他说:哦

  然后就进屋了,这下老子就更纳闷了,怎么就我一个为了那件事上心,这家伙也是当事人啊,这个孙子!

  我然后也不出门了,我就进屋问他:你就没觉得不好意思吗?

  他从冰箱拿出水喝了一口说:什么?什么不好意思?

  我说:就昨晚啊。你和我…………

  他想了一下说:哦,你说kiss那个?

  我看了看周围,也是,现在也没人,就是我感到心虚:我说你小声点,对啊!

  他说:在美国很多人男女都是这么打招呼的,要都像你这样还活不活了,不要大惊小怪了

  我说:我大惊小怪?我不管美国是怎么样,现在你在的是中国,就不能随便跟别人kiss,kiss是很重的承诺!

  他说:哦,我不知道你会有如此的看重此事,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你这态度不对就是了!

  他说:哦,那什么态度?

  我:你怎么什么都问我,跟你说不下去了!我回去睡觉了!心塞!

  他说:欸?你不是睡不着吗?

  我:睡不着,我就不能平躺吗?!

  我把门关上后。过了一会儿,在想,我是不是反应过了,不就两个男的不小心触了一下吗?我小时候和苏肃也经常互相调侃啊,要不让这件事情过去?大家都不要提及此事?

  可是不是这个理啊!苏肃那是我发小,我们虽然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但是也就同睡过一个被窝啊,也从来没做什么亲密的举动啊,也就是勾肩搭背的程度,怎么到他这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呢!真尼玛让人头大!我用被子把头蒙住。我感觉我渐渐开始睡着了,突然听到敲门声

  枫逸凡:梁俊,你睡了吗?早饭要不要吃?

  我:不吃不吃,我要睡觉

  枫逸凡:哦,那我放门口吧,你饿了开门就能吃了

  我:你当我是猫啊?还把食物放门口。拿走!

  枫逸凡:额……那好吧。

  我刚要继续睡觉,手机来电话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昨晚的“午夜凶铃”还是来自美国的IP陌生号

  我反正都这么烦了,看看你是哪路妖魔鬼怪,我会会你,我接起电话:喂?哪位?

  老爸:儿子,老爸到这边了,昨天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才想起来时差。

  我:老爸?昨晚12点半原来是你给我的电话!

  老爸:儿子,老爸到这边不是一心想着给你报个平安嘛,没看清时间。哈哈哈

  我:真不愧是我老爸,你那边现在几点了?

  老爸:晚8点,对了,你跟小凡相处的怎么样?那孩子还是很独立的,你们要互相照顾。小凡懂事很多,你多跟小凡接触接触。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老爸相信自己的眼光,你跟他呆在一起一年肯定会有很大的成长。

  我:知道了,您别啰嗦了,我知道怎么做(还接触,这都上嘴了)

  老爸:你这孩子,老爸刚走就不待见老爸了,

  我:哪有,您在的时候我也没少待见您

  老爸:也是,对了,我见到你枫叔了,他也很是想念你,改天找个时间你也飞到这边聚聚

  我:嗯

  老爸:儿子,你现在怎么还在床上?早饭吃了吗?

  我:老爸,你也太神了,怎么知道我在床上?你是不是在家里装摄像头了(我四处张望)

  老爸:我是你老爸,对你我还用的着装摄像头,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还不知道你。快起床吃早饭了,一天之际在于晨。

  我:好啦,我知道了,这就起了

  老爸:好了,我一会儿要去你枫叔家吃晚餐,不跟你说了。

  我:OK,老爸,拜~

  老爸:拜~快起床~

  我:好好好

  挂完电话心情舒畅了一点,肚子还真有点饿了,昨晚就没吃,半夜就喝了一瓶水。现在还真是饿了。

  我打开门去到楼下,看到枫逸凡在客厅用着苹果电脑好像是在看股票什么的,早就听苏肃说他开了一个股票公司,看来八九不离十了,我凑过去看了几眼他的电脑,因为我对股票确实没什么研究,我就看到统计图忽上忽下的,他估计是在做事,没注意到我到他的身后。

  我:你在干嘛?你真的有一家个人的公司?

  他转头顺着我的声音看去,我正好脸是搭在他肩膀那里看的,他转头正好近距离对上他的视线,我擦!心跳莫名加速。

  我一下直起身,干咳了两下

  他也跟跟着干咳了一下说:随便看看。

  我有点尴尬的说:哦,还有早饭吗?我饿了。

  他说:哦,有的,我让阿姨放在保温锅了,就在那边。他手指了那个方向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带了一个眼镜,配上他那深邃的眼睛帅炸。我也搞一个这个眼镜去勾搭勾搭妹子,显得多衣冠禽兽啊,哈哈哈哈!哦,不对,是衣冠楚楚。哈哈哈。

  我这人有个优点,就是烦恼会随着开心的事情过去,郁闷的心情也会瞬间就美丽。现在想想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何必自寻烦恼。

  他看我一直看着他笑说:梁俊?你有听到吗?梁俊?

  我:哦?哦哦,我知道了。

  他然后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之后就没有在理我。我吃饭的时候会时不时的看向他这边,心想,这小子是挺帅的,要不是之前一直惹我,我可能还会和他成为好朋友也说不定。还会尽到做哥哥的责任。

  他忽然抬起头: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你不会是要我对你负责吧,关于那个kiss,大家都是无心之失……

  我:我说你能不能不提那件事了!我都要忘记了!以后别提了。

  他:OK,我出去一趟。

  说完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和电脑,就上楼换衣服去了。

第五章 同居生活(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