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杀戮

  狄博延没有回答冯晓月的话,而是静静的看着逐渐靠近冯晓月的金属圆球。

  眼看圆球靠近了,冯晓月也发现了异常:“这不是你们采集的变异生物样本!”

  “现在才知道,晚了。”傅励遥遥对着金属圆球用力的一握:“炸裂!”

  圆球开始剧烈的颤抖,金属圆球表面上的纹路也越发的璀璨。

  姚琳从远处跑过来,抬起手中的锤子,就直接砸在金属圆球上。

  “嗡!”原本就处于爆炸边缘的金属圆球被姚琳的重力一砸,直接得爆炸开来。

  剧烈的爆炸,堪比原子弹,四周的房屋都被夷为平地,耀眼的光芒,就连市中心都能够看得到。

  “什么情况?”守在外围的记者以及全府武装的武警都下意识的朝着天空中的蘑菇云看去。

  “大家稍安勿躁,应该是里面的气缸爆炸了,不会波及到市中心的。”身为武警队长的陆离走出来,对外围的记者解释道。

  但是,真正的情况,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了。

  作为能够有资格知道火羽军团存在的人,他对于火羽军团的能力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刚刚的爆炸,恐怕是火羽军团的人所造成的。

  但是,这件事情,是SS级别的秘密,是不能够对外公布的......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在内心祈祷,希望里面那些火羽军团的人不要再弄出更大的动静了,否则的话,再发生什么,他就真的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皆是了。

  爆炸逐渐减弱,火光也逐渐的暗淡了下来。

  经过爆炸的摧残,这里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貌了,只有一大片看上去如同旧屋拆除后的废墟。

  “咳咳。”一些瓦砾被人推开,傅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从一堆废墟中爬了出来。

  “队长,你没事吧?”傅励看向一旁同样拔开瓦砾,从地上爬起来的狄博延。

  “我没事。”狄博延摇了摇头,他转头对这一大片废墟问:“猎羽战队的,都没有事情吧?”

  “我没事。”桑德斯和范妮妮一起走出了废墟。

  桑德斯的怀中抱着苏思美,而范妮妮的手上则是拽着范璐璐和烙。

  “你这个家伙,释放你的爆炸球都不提前说一声,要不是我反应足够快的话,恐怕早就被你砸死了。”范妮妮狠狠的瞪了傅励一眼。

  “这种事情提前和你说了,就没有现在的效果了。”傅励也很无辜的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将那个什么天使给杀了,而且,任务也完成了,还是先回去吧。”狄博延看了一眼远处依稀可以看见的人影,想必陆离那个家伙应该在为刚刚的爆炸在向媒体解释吧?难为他了。

  “恩......”范妮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暴怒的声音给打断了。

  “死!你们都得死!”冯晓月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圣洁形象了,这个时候的她,浑身是血,右手手臂还生生的被炸断了,虽然身后还背负着一双洁白的羽翼,但她现在的形象,其实和恶鬼差不了多少。

  那个叫做姚琳的小女孩,连同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都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看上去,是活不了了。

  “她怎么还没有死?”冯晓月居然能够从金属球爆炸中活下来,这也出乎了傅励的预料。

  “傅大叔,你的玩具不行啊。”范妮妮转头看向傅励。

  “谁知道这个家伙会坚硬的和钢板似得。”傅励也是很无语。

  “你们给我拿命来。”暴怒中的冯晓月及其的恐怖,她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四周破碎的水泥板都被她给升了起来,水泥板里面夹杂的钢筋条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令人心寒的寒光。

  “去死吧。”冯晓月双手一合,悬浮在空中的水泥板就对着傅励他们砸过去。

  “盖亚!”桑德斯大喊。

  无数的藤蔓从已经露出泥土的地面下生出,迅速的将傅励他们包裹取来。

  如果注意看的话,可以发现这些藤蔓比起之前的藤蔓来说,颜色要更加的淡一些,这些都在昭示着桑德斯的力量已经及其的虚弱了。

  果然,那些藤蔓编织而成的防御,只是抵挡了两轮的水泥板之后,就彻底的破碎了,而与藤蔓有联系的桑德斯也生生的喷了一口鲜血,虽然没有昏迷过去,但也虚弱的不能动弹了。

  眼看着第三轮的水泥板就要砸下来了,范妮妮都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轰!”震天的响声,第三轮第四轮的水泥板纷纷砸了下来。

  看着遍地的尘土,冯晓月享受一般的仰起头,不断的喘息着。

  “你们神域的人还一如既往的变态啊。”一道嘲讽的声音打断了冯晓月享受的动作。

  “你是什么人?”冯晓月冷冷的朝着声音的主人看去。

  在火光之中,站立着一个人类的身影,从那人的身形来看,应该是一个女子。

  “我是来救人的。”女子从火焰中缓缓的走出,霍然就是厉秋玲。

  “救人?这么说的话,你应该就是和这些家伙是一起的咯?”冯晓月冰冷的注视着厉秋玲:“既然你和他们是一起的话,那你就和他们一起去死吧!”

  冯晓月说着,便指挥着水泥板,对厉秋玲冲击过去。

  厉秋玲看着迎面而来的水泥板,下意识的就想要躲避,这个时候“厉秋玲”的声音在厉秋玲的脑海中响起。

  “抬起左手,将所有的力量都运转到你的左手上,不许给我丢脸。”“厉秋玲”在厉秋玲的脑海中呵斥道。

  “知道了。”厉秋玲依照“厉秋玲”的提示,遥遥对着那些飞过来的水泥板抬起了手。

  顿时,血红色光芒从厉秋玲的左手手心的位置亮起,随后,血红色的光芒开始变化,逐渐的拉伸,延长,最后变化成了一柄血红色的镰刀。

  “厉秋玲”的声音再次在厉秋玲的脑海中响起:“我赋予你杀戮的权利,你将为我祛除世间的罪恶,杀戮吧,我的容器。”

  在“厉秋玲”的吟唱中,厉秋玲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里面的血液都沸腾了。

  世界变得缓慢起来,原本运行速度飞快的水泥板,在这个时候似乎变慢了许多,慢到她完全可以直接用手中的血镰将这些飞过来的水泥板给一一破开。

  对于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了,厉秋玲一咬牙,干脆直接对着冯晓月冲去。

  “找死。”虽然厉秋玲能够生成武器确实让冯晓月震惊了一下,但是,不论从什么地方上来看,厉秋玲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甚至连气息都是人类,这让冯晓月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情绪。

  在她看来,对付火羽军团的那些家伙都那么容易,何况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冯晓月甚至连武器都没有取出来,直接抬手就要去抓握厉秋玲手中的血镰:“你的武器不错,归我了。”

  只是,冯晓月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完全全的露出来,瞬间就被痛苦给取代了:“啊!”尖锐的惨叫声从冯晓月的口中传出,她迅速的后退开一些距离。

  看着手掌上不断出血,并没有愈合痕迹的伤口,冯晓月对于厉秋玲手中的血镰就更加的渴望了:“我们来谈谈如何?”冯晓月突然间平静下来,温和的对厉秋玲问。

  “我们之间不是敌人么?有什么好谈的。”厉秋玲却没有理会冯晓月,直接就对着冯晓月冲过去。

  冯晓月冷哼一声:“不识抬举,既然这样的话,就让你看看,天使和人类的差距吧。”说完,她缓缓的张开了双手。

  圣洁的光芒在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还不断的在她身体四周围绕。

  当她的羽翼打开到最大限度的时候,所有金色的光线迅速的凝固,最后,一柄金色的巨剑从她的身体里面一透而出,最后在她的身前逐渐的缩小,形成一柄金色的长剑,握在她的左手中。

  “圣光裁决。”冯晓月单手握着长剑,金色的光芒从她手中的长剑上发出,直指天际。

  这次,陆离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犹豫了一会,陆离想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借口:“这是在测试彩灯的亮度,届时这里会有一个跨年的演出......”在距离市区五十里的荒山跨年,恩......就是这样。

  厉秋玲自然是不知道某个队长的纠结心理,这个时候,她握紧了手中的血镰,就对着释放技能的冯晓月冲过去。

  血红色的镰刀眼看着就要砍在冯晓月的身体上了,可是,就是差那么几厘米的距离,厉秋玲的血镰就是没有办法砍下去。

  “轰!”圣光爆发,厉秋玲被爆炸的能量给撞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一旁的墙壁上,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嘶!”厉秋玲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圣光是没有办法打断的。”“厉秋玲”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在厉秋玲的脑海中响起。

  “你为什么不早说?”厉秋玲有些郁闷。

  “恩,我想让你吃一堑长一智罢了,记住,遇到任何未知事物的时候,都要小心的行动,如果能够那个技能能够打断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厉秋玲”老神在在的说。

  “切。”厉秋玲对于“厉秋玲”的话不置可否:“那现在怎么办?我的馅料。”

  “自然是跑,你现在还没有动用与圣光同等级技能的能力,圣光的攻击大约可以持续十秒,你只要躲过十秒,你就会有攻击的机会了,还有,馅料是什么鬼?”“厉秋玲”对于厉秋玲所说的话,有些无语了。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容器么?既然我是你的容器,你自然就是我的馅料了。”厉秋玲一个转身,就朝着巷子里面跑去。

第九章 杀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