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篇 青鸟殷勤为探看

  三年的大学生活就在和室友们的相爱相杀中度过了。

  每个月丁梦和苏建平都互通几封书信,苏建平告诉丁梦,由于自己学历不高工作经验太少,他没能在深圳找到工作,去了不远的东莞,在一个大型电子厂做技术,每月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但是物价高开销也很大。工作时间是白班和夜班一周交替一次,天天得加班,很辛苦!

  这期间苏建平仅回家乡探亲一次,路过武汉时到学校看过丁梦,约她出来吃了一顿饭,两人在学校的操场外面坐了一个上午,苏建平又匆匆的走了。

  临走时他对丁梦说:如果毕业后在武汉有合适的工作还是不要考虑去南方发展了,那边竞争太激烈了,他自己最多还干两三年,攒了钱在老家买个房子就不去了。

  丁梦很轻松顺利的通过了全部课程。周红有两门课不及格得补考,暂时拿不到毕业证,其他室友们也都补考过,好在是在在校期间补考的,不影响拿毕业证。

  马莲莲早就和催小健分手了,又和一个市政府的公务员好上了,车接车送的,每周都收到不少礼物,还没毕业对方就帮她把工作找好了,在某银行做柜员,毕业前一个月她一天到晚的在宿舍里练习点钞。

  马亮最终还是没有追到张扬,因为想不通,还和张扬变成了陌路人,见面都不说话了,对于晓霞也是恨之入骨!

  刘素素在校期间和校外的一个暴发户好上了,一年前就退学了,走的时候也没有和大家告别,神神秘秘的。

  李凌的父亲在家乡给她找好关系可以回去做小学代课老师,她是宿舍里唯一三年没有谈过恋爱的,不过她收获了至少一打的男校友的友情,和他们打了三年的篮球!

  大学期间最有感情收获的算丁梦的老乡于晓霞,还没毕业就和男朋友订婚了,计划一年之内结婚。男朋友在校时就利用课余时间开了个打字复印的小店,还买来几台586电脑,顺带开电脑培训班,据说再过一年攒的钱就够结婚了。

  由于有了上大学期间兼职做家教的人脉,加上苏建平后来的嘱咐,让丁梦先在武汉找找工作,丁梦没有马上想去南方发展,毕业后被做家教的小男孩的叔叔介绍到汉口的一个朋友开的玩具贸易公司做业务跟单员,月薪五百元,包住集体宿舍,这家公司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当地阿姨给员工做饭兼做办公室的卫生。

  公司老板之一是位三十多岁的离异妇女,前几年去东南亚创业时认识了一位台湾老板,两人以恋人的名义一起回武汉合资开的这家玩具公司,订单全部走外贸。

  五六个职员几乎全是女老板的亲戚朋友,除了丁梦是朋友介绍去的。

  宿舍在距离公司附近一站地的华侨新苑小区里,两室一厅带厨房卫生间,一间住两位女士,另一间住两位男士,都是未婚的,其中有个叫陈东的二十九岁男士是女老板的姑表弟,他家是武汉本地的,有时下班晚了就住一宿宿舍。做饭阿姨每天去办公室打扫完卫生之后就来宿舍的厨房给大家做两顿饭。

  这是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丁梦很小心,每天的工作是去公司下单的合作工厂里面跟进进度,督促和检查订单情况。看上去这份工作并没有难度和技术含量,只是这些工厂都在郊区,交通特别不方便,每天很多时间都花在路上。

  几个月过去了,一转眼又快到冬天了,因为生产质量问题大量的海外退货,女老板和台湾老板之间经常吵架,每个月都拖欠工资,所幸是包食宿的,丁梦还没有闹经济危机。不过她也看不到这份工作给自己能带来什么前途,想换一份工作吧,确实不容易,那个年代的武汉市,就业岗位有限,用人单位招工都是互相照顾亲朋好友,基本不太可能在人才市场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于是她写信告诉苏建平,想辞职去东莞投奔他,在南方重新找工作。

  很快苏建平回信了,说在东莞打工十分辛苦,他都累病过几次,最多他再坚持两年就会回老家发展。让她再考虑一下,如果实在是在武汉没有合适的机会再去东莞。

  接到苏建平寄到公司的这封信,丁梦心里很不舒服,趁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她又拿出来看了一遍,有些失落!想下个决心辞职,又犹豫了。

  下午,两个老板出差走了,还没到下班时间丁梦就开小差回宿舍。在路上碰见老板的表弟陈东,冷不丁的吓一跳,丁梦慌乱地对陈东说“小陈哥,我有事提前回宿舍了,可不要和你表姐说啊!”

  小陈一脸懵,操着一口地道的武汉话回复丁梦:“哎呦,你说的什么话啊,我怎么会跟我表姐打小报告呢?”还补充道:“我现在也是回宿舍的,一起走吧!我要打你的小报告你也可以打我的小报告,这下放心了吧?”

  丁梦笑笑说:“那好吧,一起早退吧!”

  回到宿舍,阿姨正在做晚饭,丁梦帮她洗菜,陈东也帮忙。陈东问丁梦:“听说你男朋友在东莞打工,那里工资蛮高吧?”

  丁梦告诉他也就五千块左右,去了三年没有涨过工资,经常加班,春节买不到火车票都没有回来过。陈东若有所思,接着问“那你以后也会去东莞吗?”

  丁梦说:“正在考虑呢。”

  做饭阿姨接话说:“去南方不见得有多好,那里赚钱容易花钱也容易,关键是人还受累受气,很多人去了都不适应,又回来重新找工作,我娘家侄子就是个例子,去了不到半年就回来了,连回来的路费都是借的。”

  晚餐时间几位同事都回宿舍了,和丁梦一起住女生宿舍的是一个叫李敏的女孩,家是武汉市郊区的,中专毕业,刚和男朋友分手,每天不怎么爱说话,她是办公室文员,平时的工作还比较轻松,女老板对她很信任。

  晚上她们两人也会在上下铺睡着聊天,李敏告诉丁梦,她在这个公司干了一年了,老板想要介绍她和表弟陈东交男女朋友,分别找他们两人谈过这事,他们两人同时拒绝了。李敏的理由是嫌陈东大她七岁太多,而且也不喜欢陈东这样性格的人,她心里一直放不下前男友,无奈人家马上要结婚了。她和陈东共事一年了,平时很少接触,陈东虽然大大咧咧的,见面会和她打个招呼,也就打个招呼而已,两人从不单独聊天。

  听说陈东和做饭阿姨也聊过这事,他也认为和李敏性格不合适,现在只有女老板一个人经常在关心这件事,一直做思想工作要他们两人先相处一段时间试试,而他们两人坚决不同意。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大家都没有外出计划,做饭阿姨双休日是休息的,宿舍里的四个人商定好了轮流做两天饭,早餐该丁梦做。她想去楼下买四份热干面或者油炸面窝之类的早餐,算了算公摊的伙食费有限,决定动手煮点白米粥再炒点花生米对付一顿,省下钱中午可以买点好菜。

  没有做饭经验的她把一锅粥熬得跟浆糊似的,花生米也炒糊了,宿舍里其他三个人看见端到桌上的早餐瞬间都惊呆了!

  丁梦一边道歉一边自己盛了一碗粥晾着,挺尴尬的,她不确定其他人还吃不吃。

  果然,李敏和另一位同事陶力文都说花生米炒糊了吃了对人体有害,他们要自费出去买早餐,还劝丁梦也别吃了。

  只有陈东安慰丁梦说:“不要紧的,偶尔吃一顿不会得癌症的,下次就有经验了,以后只要我在宿舍就我来做,你们帮洗菜就行!”说完他也盛了一碗浆糊一样的粥晾着。

  之前丁梦听李敏说陈东是老板的表弟,住在宿舍里有监督他们的嫌疑,因此时不时的对他有一点警惕,而且陈东一直说武汉话,她不喜欢听。那个年代在公交车和菜市场处处都能听到用武汉话吵架骂人的,而且好像武汉话一开口就是骂人的话,关系越好的武汉人见面骂的更欢。虽然陈东说话中规中矩的没听见他说过粗口,但他就是不说普通话,好像时刻彰显自己是武汉本地人一样,宿舍里的人都对他保持距离。

  不过这一次,就这一件事,刷新了丁梦对陈东的认识,她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自己先吃起了,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她有一个好习惯:从不挑食,她不觉得有多难吃。

  中午陈东给大家做了酸辣土豆丝、腊肉炒红菜苔、油炸藕夹和一个西红柿蛋汤,大家都说好吃,很正宗的当地口味。丁梦最喜欢吃莲藕,无论清炒醋溜还是炖汤,各种口味她都喜欢,莲藕是她家乡的特产,从小到大家家户户都喜欢吃藕,这一顿饭,让她想起了家。

  毕业几个月了,省吃俭用攒了一千多块钱,她想给父母和妹妹一人买一件棉袄过年穿。好几次路过大商场看了都嫌贵,上午和大家去买菜时看见附近有家定做棉袄的门店,贴出牌子:两百块定做一件,布料颜色随便选。她想给爸妈一人定做一件,暖和一点就好,他们也不讲究要多好看。妹妹肯定不喜欢定做的,买的衣服款式比较好看,就给妹妹单独买一件,预算不能超过六百最好,下周回趟家给送回去。

  这是她第一次想到要给家人买衣服,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武汉离开家乡去很远似的。

  外面的世界都是别人在说,自己不去看怎么知道好坏呢?十几岁时还想要独自环游地球呢!现在怎么就没有勇气走出去呢?不是还有苏建平在那里吗,有什么可怕的呢?她下定了决心,等老板出差回来就辞职,辞完职就买火车票。

  给家人的衣服做好买好了,快周五了,老板还没有回来,丁梦已经和公司里的同事都打招呼了,告诉大家自己要辞职去东莞。

  星期五的晚上她给东莞的苏建平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决定下周就去投奔他了,顺便问下买到哪里的火车票哪一趟车比较好。

  电话那头,传来苏建平疲惫的声音,让她买到常平的票,下火车还得转乘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晚上上火车早上到站,方便他去接。

  苏建平告诉丁梦,他不习惯住十几人一间的集体宿舍,前一阵子已经和两个同事一块搬出来了,在工厂附近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一人住一间。丁梦去了之后可以先住他那间,找到工作再搬出去,他和同事先挤一间。

第三篇 青鸟殷勤为探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