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篇 庭前佳树名栀子

  带着给家人买的衣服和一兜水果,坐三个小时的长途汽车,丁梦回到家里。算一下好几个月没有回来过了,不是心疼车费也不是没有时间,就是懒,还有,不愿意听母亲的唠叨。

  丁梦的妈妈是典型的农村家庭妇女,没有文化,不知道是信佛教还是道教,经常和一些有相同信仰的人聚在一起烧香磕头,到农闲的时候还会把那些人请到家里来烧香,白天晚上又是放鞭炮又是点香烛烧纸钱的,顺便还管那些人好吃好喝的两顿饭。每次都是那些人吃完了之后自己家里的人才能上饭桌吃,那些人也从没有客气过,几乎不剩什么菜,小时候丁梦的爷爷奶奶都在,也是吃那些人吃剩下的。从小到大,丁梦就恨这些人恨得切切的,有时候她也埋怨父亲,为什么不和母亲吵一架制止她这样做,而父亲是一个无比沉默寡言的人,一年四季只知道干活,对所有的人都是忍让的!

  记得丁梦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天快黑了,母亲挑了一担水喊她去菜园里帮忙浇水,她不高兴了,对母亲嚷嚷:“每次都是天黑了让我去浇水,那么多蚊子咬我,我们干嘛不早点去啊?”母亲很生气,也没解释,骂了丁梦几句。丁梦一赌气回到家里,看到堂屋里神龛上供的一尊木质的小观音像,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伸手就拿下来扔到院子里的地上了!

  母亲回来后看到地上的观音像大惊失色,赶紧捡起了重新放回神龛,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自然,那天丁梦少不了挨一顿打,为此她有两个月没有和母亲说一句话,在以后的日子里也经常和母亲磕磕碰碰的,不亲昵。妹妹比她小几岁,很乖巧,和父母一直相处得很好,和她玩不到一块,姐妹俩懂事以后也没有过争吵,只是丁梦心里总认为一家人都比较娇惯妹妹,自己对妹妹就很疏远。

  丁梦上小学五年级时有个同学给了她一株栀子花苗,她亲自动手种在院子边上,很多年过去了,小苗慢慢的长大了,每年夏季总会结出一树的花骨朵来,还没等开出白色香洁的花来就被一些路过的小孩给摘走了,丁梦自己不舍得摘花骨朵,就很少看到开花。当地的老老少少都喜欢栀子花的花香,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要想栀子花长得好就得年年给它的树干上结一个红布条,以示祈求,于是,每年丁梦都会找一条红布条给栀子花绑在树干上,在家里家外,她好像唯独对这棵栀子树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年给树绑红布条是她唯一用心坚持多年去做过的事。

  这个夏季丁梦没有回过家,她也不知道栀子花开过花没有。写信问过妹妹,妹妹回信说:奇怪了,今年就没有结一个花骨朵,大概是家里人每天洗完衣服把肥皂水浇到院子里,水流到树根底下,导致这棵长了快十年的栀子树蔫了,就剩一点点绿叶,妹妹还说,也可能是树龄到了,这棵树快老死了吧!

  丁梦听到这件事难过了好几天,仿佛自己的好朋友生了大病一样。

  到家了,家里人都出去了,门没有上锁,丁梦知道家人一定没走远,没有出去找他们,放下行李就去看栀子树。

  这时候已经是11月份了,栀子花的花季早就过了。让丁梦惊喜的是:那棵枯萎了一大半的栀子树居然有小小的三四个花骨朵,藏在半黄半绿的树叶底下,其中有一朵马上要盛开的样子,不走到近前还真不会有人留意!

  丁梦凑近闻了闻,一阵清香扑鼻!

  眼泪马上流下来了!

  这次回家,她一路上都有点抑郁,想想自己再怎么坚冰一样的性格,毕竟在本土生活了这么多年,没有真正出过远门,并且在父母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她就做决定了要去南方,她知道父母也奈何不了她,从不喜欢和他们商量。

  她还是留恋这个生养她的地方的!

  丁梦在心里默默的给栀子花告别,她知道,如果明年春天这棵树长不出绿叶就会被父亲砍了做柴烧,农村里的习俗是不能在大门口留枯树的。

  父母过一会就都回了,忙着做晚饭,妹妹在县城里住校,丁梦想第二天去一趟妹妹学校,看看她顺便把新衣服送给她。母亲则说:“你去看看丁丽就行,新衣服先别送去了,等她回来,过年再给她穿,过年都得穿新衣服。”

  “一脑子老封建!什么时候穿不是穿啊!”丁梦在心里嘀咕着,这一次没有把话说出来,不想临走了又和母亲发生不愉快。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规矩那么多?只因为她一个人有信仰一家人都要迁就她。

  晚上,母亲询问丁梦去南方在哪里落脚,有没有熟人,丁梦告诉她有个朋友在东莞打了三年工了,这次去先住在那里。父亲一直沉默,快要进屋睡觉时他拿出一张纸来,要丁梦把那个东莞的熟人的地址电话和姓名写下来,说是方便联系,丁梦犹豫了一会,写下了苏建平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可能父亲看到是一个男孩的姓名,有些诧异!但他没有问什么了。

  第二天丁梦去了妹妹丁丽的学校,买了几个大苹果,给了她五十元钱。临走时妹妹让她把苹果带回去给爸妈吃,她说宿舍里住十几个同学,大家从不带水果零食到学校的,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吃苹果,分给大家又不够,还挺舍不得的。

  于是丁梦让妹妹先吃一个,剩下的几个苹果都带回来了。

  可能是父亲和母亲说了她去东莞是投奔一个叫苏建平的男孩,母亲变得很敏感,第二天晚上一直对丁梦说:在外面不要轻易相信人,如果确实有合适的男朋友必须先了解清楚他家里的情况等等,还问丁梦过年回不回,丁梦长到二十三岁从没有在外面过过年呢,此时她只能回答说还不知道。

  第三天一早丁梦就离开家去汉口,老板回公司了,她也提前打电话和他们说了要辞职的事,老板同意办辞职手续,其实很简单,就是把交给她跟进的客户交接给其他人,然后结清工资就完事了,整个过程就一天。

  离出发还有一天,准确说还有二十多个小时,丁梦把宿舍里能送人的小玩意都送给了做饭阿姨和李敏,厚被子晚上用一晚计划明天早上去附近的邮局寄回家,薄被子带走。

  下午她去小区门口的商店买东西,逛了半天,快五点的时候回宿舍。还没等她掏出钥匙开门,门开了,陈东站在门口,堆着一脸勉强的笑容:“你去哪了?我下午请假回来等了半天没见到你!”

  “有事吗?”丁梦问道。最近一段时间她发现这个大男孩一直在她身边转,经常帮他干点活。自从那次丁梦做坏早餐之后,她也偶尔主动和他说说话,得知陈东是单亲家庭长大的,父亲去世很早,和母亲相依为命,他的妈妈就是丁梦公司老板的姑妈。陈东说小时候过得不好,这几年家里状况有好转,过去交了一个女朋友,相处了五年,女方出国了,他就再没有交女朋友,母亲特别着急他的婚姻。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办了辞职,我刚听说的,还听说你明天下午的火车,我想给你送个行!”陈东帮丁梦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房间,对丁梦说:“今天做饭阿姨家有事她不来了,我们不要做饭了吧,小区的院子里新开了一个锅仔店,我请你吃锅仔!”

  丁梦觉得很不好意思,执意推脱着,陈东连拉带拽把她拉出去了。

  这家锅仔店开在小区院子里,有几张桌子是露天的,陈东说反正天不太冷,就在院子里吃好了,店里人太嘈杂说话听不清楚。

  丁梦一直是被动的,她在想:自己和陈东有这个交情吗,至于他要特地请半天假等着给自己践行吗?谁都知道她是去南方投奔男朋友的,这个陈东能有什么用意呢?假如自己没有男朋友会不会和他有点什么呢?

  答案是:否。

  陈东在丁梦印象里是可以作为朋友的,他很诚实善良,但绝不是做男朋友的选择。他给丁梦的感觉是太普通了,相貌平平,中学学历,快三十了,事业没有什么建树,唯一的条件就是有个武汉市户口,当然,还有个有钱的表姐做后盾。

  近一段时间丁梦明显的感觉得到陈东对自己的关注,只是碍于全公司的人一开始都知道自己有个男朋友在南方打工,感情不错,再加上她来这个公司上班的时间很短,没有什么机会给陈东而已,陈东也不是那种很豁得出去的为人处世风格,在丁梦面前说话很小心。

  现在自己要去男朋友那了,陈东还给自己送行,丁梦多少有些小感动!此刻,她在心底里暗暗祝福陈东:你一定要马上找到一个好的人生伴侣呀!

  陈东问丁梦喜欢吃什么锅仔,丁梦说丸子锅仔吧。不一会丸子锅仔端上来了,开锅以后闻到淡淡的一丝烧焦的味道,陈东问老板怎么回事,老板说可能火大了,你们两人光顾着说话不吃当然烧焦了!

  这一顿露天的锅仔,伴随着丝丝的糊味,吃完之后丁梦就记住了这个糊的味道,很多年以后她还记得!

  那天陈东明显的感伤和欲言又止的神情也给丁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重复的说了三遍,要丁梦路上小心,去了东莞后给他写封信,报个平安!

  在武汉三年多,那么多同学和认识的人,都没有给自己特意送行,只有一个浅相识的陈东,这么有心!

  丁梦觉得对他有些歉意,直到多年以后再回忆起这一顿锅仔晚饭,都是感动的!

第四篇 庭前佳树名栀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