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篇 从此天涯孤旅

  火车缓缓启动了,没有出远门经验的丁梦买的上铺票,好不容易爬上去之后就一晚上没有下来。

  漆黑的夜晚,车厢广播停了,只听见窗外铁轨的声音,整个晚上她都是睁着眼睛,没有一丝毫的睡意。

  谁能知道,从此之后十几年这样漂泊的日子会一直伴随着她?可能,家中庭院里那棵已经枯萎了的老栀子花树预知到了吧!留给了爱惜它的丁梦最后那几朵花。

  万事万物皆有情!

  也许,是丁梦幼年时期盼四海为家的意愿种下去之后发了芽,最终她还是独自出发了……

  那一年是千禧年。

  人,都是带着心愿上路的,沿途会经历什么?未知。可我们还是要启程,因为最终会有一个归宿,不一定是你最初想要的,可毕竟只是属于自己的。

  火车到常平站,下车后,丁梦按照苏建平交代的方式坐上了去他们工厂的公交车,大约还要行驶一个多小时,因为火车是清晨五点到站的,苏建平说他没法赶来火车站接她,会在下公交的那一站等她。

  丁梦带了两个行李箱,一个里面装了一床薄被子和床单什么的,另一个里面放了一些春装和夏装,她早就听说过了,广东用不着带冬装的。

  在武汉辞职后结完当月的工资丁梦就用几百块钱钱买了一个数字BB传呼机,她想今后肯定是要用到的。

  那时的东莞地区还没有怎么建设好,从公交车向外望去,一路尘土飞扬,路的两边时而看见一片工厂区,时而看见一大片荒地,既没有看见一处庄稼地,也没有看见期待中的高楼大厦,好像比武汉差远了。

  一路上丁梦兴奋不起来,困意席卷着她,想到马上能见到苏建平,心里总算有点安慰。

  塘厦镇到了,丁梦和几个人先后下了车,远远看见苏建平站在一个电线杆旁边,依旧是那么文弱,还有些憔悴。

  距离上次见面有快一年的时间,两个腼腆的人再次见面只是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苏建平帮丁梦拉着行李箱,招手叫了两辆摩托车,他先上一辆,让丁梦坐后面一辆,跟着他走。

  大约十几分钟后来到了苏建平租住的地方,是一栋私人建筑的五层小楼其中的一层,外观装修得还不错,进屋之后发现太简陋了!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客厅里摆着一个大彩电,应该也是摆设,后来听说是坏的,几个小塑料凳子围着一个简易饭桌。

  进屋之后,苏建平领着丁梦先参观了一下,告诉她卫生间在哪,厨房在哪,另外两间房是谁住的。说他这一周上夜班,早上刚下班,合租的那两间的同事上白班,还没有起床呢。

  接着就帮丁梦放行李,他房间里也很简陋,一床蚊帐罩着一个单人床,旁边支着一张简易桌,地板上放着几个行李箱,窗户上的衣架挂着一件工装。

  在火车上熬了一晚上的丁梦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她强打精神站着,看着苏建平忙进忙出的,一会的功夫,他从厨房端出两碗煮挂面来,要丁梦坐下来吃。

  这时合租的两位男同事也起床了,苏建平给介绍了一下之后,告诉那两个同事,他煮了几碗挂面,有他们两一人一碗,要他们赶紧吃,吃完赶紧去上班,好给他腾地方,他白天要睡觉,今晚上还要上夜班。

  两位同事都指责他,说女朋友来了,也不请个假陪两天,苏建平说他请假领导不批,现在正是忙的时候,过几天才能请到假。

  快八点的时候,两个同事去工厂了,苏建平看着丁梦,抿嘴笑了一下,尴尬的说:上了一晚上夜班,特别困了,他想去同事房间先睡几个小时,厨房里买了一些菜,中午要丁梦自己做点饭,如果可能的话,给他留一份就好。

  丁梦也支撑不住疲倦的身体,等苏建平去睡觉了之后她也赶紧把自己的床单被子拿出来,在苏建平的那一间重新铺上,关上房门,锁好,也睡着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丁梦被敲门声吵醒,苏建平已经起床了,并且做好了饭菜,叫她起来吃饭。

  丁梦有点不好意思,给苏建平解释,说自己昨晚上在火车上也一晚上没睡着,太困了。

  苏建平做的饭菜很清淡,他说自己从上大学时就肠胃不好,很多东西吃完就胃疼或者闹肚子,来东莞这几年,吃食堂经常犯胃病,一年去医院几次。问丁梦会做饭吗:丁梦尴尬的笑笑说不会,不过可以学着做点。

  饭后,苏建平领着丁梦去楼下的超市买了点日用品,洗脸盆什么的,他让丁梦先在这里熟悉几天环境,再去找工作。

  晚上七点同事下白班回来了,直接进各自的房间睡觉不再出来。

  苏建平告诉丁梦他七点半之前得到工厂打卡,明天早上七点下班回来给她带早餐。

  他拿出一把行李箱的钥匙给丁梦,告诉她有个箱子里面全是书,有从湖北带来的,也有去深圳表哥那里时买的,让丁梦如果晚上睡不着就看看书,然后他就去上夜班了,走时脸上一脸歉意。

  苏建平走了之后,丁梦洗了个澡,把衣服晾晒到阳台上,对着外面发了一会呆,她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的打工一族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如果自己在工厂里找工作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经常上夜班,这么辛苦,她也没想过自己能在塘厦找到什么样的工作。

  轻轻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还是武汉好,至少那是个省会城市,而现在来的地方只是一个到处是工厂的镇上,能有多少属于自己的就业机会呢,难怪每次苏建平写信告诉自己他是在无奈的坚持。

  失落中也有对明天的期待,丁梦还是告诫自己不要太容易放弃,一定要好好的找个工作,和苏建平一起努力。

  白天睡好觉了,晚上肯定是睡不着的,她用钥匙打开苏建平说的那个放满书的箱子,放在上面的书都是丁梦看过的,她干脆把箱子里的都倒出来,坐在地板上挑。

  从箱子底下倒出一大摞信封来,有很多是丁梦写给苏建平的,也有一部分好像是苏建平家乡的地址,想必是苏建平的父亲写的家书,丁梦把这些信重新叠起来,放回箱子。

  一张照片从一个粉红色的信封里掉出来,她捡起了一看,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武汉黄鹤楼,女孩相貌一般,打扮挺时髦的。

  这会是谁呢?丁梦很好奇,抖了抖信封,掉出来几张折叠好的信纸,这下丁梦纠结了,她想看,又觉得偷看别人的信件不好。

  终于她还是看了,是一个叫徐芬的苏建平的同乡女孩写来的。

  赤裸裸的就是以恋人的口吻称呼的:亲爱的建平!

  一时间丁梦觉得天旋地转。

  要知道她给苏建平写了那么多封信还从来没有这么亲呢的称呼过他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不相信苏建平瞒着自己还在和其他的女孩交往,她相信自己的感觉,苏建平现在没有喜欢别人。

  一阵口干舌燥的呆坐之后,她又找到了几封这个女孩写给苏建平的信,时间最早的是去年,最晚的一封信是几个月前,信中的内容大多是抒发自己的爱慕和想念之情。从字迹和语言表达来看这个女孩最多初中毕业,逻辑混乱,以至于丁梦没有看太明白具体意思。

  只是,日期最后的一封信让丁梦直接崩溃了,信中,徐芬提到:这次去东莞看你,和你一起度过了难忘的几天,虽然你很忙,我还是愿意每天给你洗衣做饭,想一直给你做饭,只要你答应,我随时愿意和你结婚!这是徐芬所有的信中表达最没毛病的一段话。

  时间仿佛静止了,丁梦耳朵里嗡嗡作响。她沉住气,把苏建平父亲写给他的几封信也看了一遍,苏建平父亲在信中对儿子说:这个小徐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很能干,她也就比你大三岁,她叔叔在武汉的一个大银行做行长,她十五岁就去叔叔那家银行下属的金银首饰加工厂打工,现在是生产组长,这十几年存了有七八万块钱呢,如果出嫁叔叔还得给一大笔嫁妆,你们结婚后开个店没有问题,不开店的话八万块在县城买一百多平的一套房子还有剩余,以后过日子没有问题。

  苏建平的父亲在信中还说:听你姐说你和邻县一个姓丁的女孩在谈朋友,建议你最好和她分手,还是和本县的小徐比较合适!

  看完所有的信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丁梦渐渐的平静下来,她回忆近一年来苏建平给自己写的信件,有很多模棱两可的用词,也有一些感叹的句子,大概就是这些事情发生了吧!可苏建平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她在分析,这个叫徐芬的女孩能够来东莞看望苏建平,那也一定是苏建平许可的啊,这就是苏建平的问题了!难道这么老实巴交的人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吗?

  从徐芬的信当中可以看出他们是在苏建平回家乡探亲那次被人介绍相亲的,也可以看出苏建平一直没有给她准确的承诺,在最初的一段时间也没有明显的拒绝,后面一段时间态度不算积极,女孩有抱怨。

  午夜十二点,愤怒、羞辱和一种极度的委屈之情让丁梦有把所有信件撕毁的冲动!她盼着苏建平马上就出现,要当面质问他。

  最终,她把自己这将近三年写给苏建平的信件都挑出来,到厨房的煤气炉上点着了扔到水池子里,看着信件烧完了再回去房间,把其他信件整理好重新放回箱子里。

  一个念头从心里滋生出来,她决定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她要去深圳找工作,无论苏建平怎么给她解释,她一概不会接受。试问:天底下那么多人,唯一让丁梦认为诚实守信的苏建平居然瞒着她同时和另一个女孩交往了一年多,并且回家乡探亲时,刚相过亲了又去丁梦的学校看丁梦,丝毫不露痕迹,这个世上还能有靠得住的人吗?

  恐怕只有自己是信得过的。

  手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得很慢,丁梦都没有打算去床上休息,她在想:几个月前那个徐芬来东莞时一定是在这张床上睡了几天的,那苏建平的两个合租的同事也一定见证了他和徐芬的互动,而苏建平还能这么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介绍给合租的同事,可见人心叵测!他不是那么单纯的!简直是浪费自己三年无辜的感情!

  天终于亮了,阳台上晾的衣服也干了,丁梦收好衣服,把放在床上的自己的铺盖叠起来重新放回自己的箱子里,洗漱完,坐在客厅的小凳子上,把电视打开,那坏电视能朦朦胧胧的收到一两个台,看不清屏幕能听见说话。

  合租的同事大概是被吵醒了,起床了就马上去工厂吃早餐了。

  七点多,听见苏建平用钥匙开门,丁梦依旧坐着。

  门开后,苏建平拎着早餐进来,对丁梦说:“你起来了,在看电视啊!”

  丁梦不说话,猛地一起身,进到房间,把徐芬和苏建平父亲写的信都拿出来,往地上一扔。

  苏建平瞬间石化了。

  丁梦静静的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倾注了三年感情,曾对他有过美好期盼的男孩,看着他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一些过往浮现在脑海,历历在目。

  相识三年多,可是真正和眼前这个人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都有限,仅仅是有些共同的爱好而已。这几年,鸿雁传书,他们都是靠想象在维持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存在,彼此哪里有多少了解呢?若说到感情,似乎谁也没有对谁有过什么承诺,只是一直在联系而已,这种感情的付出是无价的也是廉价的。

  如此看来,自己没有资格来对他兴师问罪。

  何况,昨晚她已经想好了今天离开,人生路有很多条,一定不要在一个不值得托付的人那里丢了尊严!

  从丁梦的眼神中,苏建平读懂了。他上前几步抓着丁梦的双手,压抑了一下,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丁梦抽回双手,冷静的看着他,平静的对他说:“我马上就走了,去深圳。”

  “丁梦,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做的不对。都是我父母和我姐姐逼我相亲的,后来徐芬说要来东莞,也是我爸告诉她地址的,她来这里住了三天,我们真的没什么,我也告诉她和她不合适,可是她回去以后经常买东西去看我父母,只是我家里人都把她当成女朋友,我没有。”

  “好像不是这样吧?”丁梦依旧冷冷地说:“我看徐芬给你写信分明就是女朋友的口气啊,你也每次都给她回信了,有来有往互通书信一年多,交流得挺多的,他都知道你的很多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应该不是你解释的那样简单吧!”

  “丁梦,你不要走好吗?你哪里都不熟,就在这里住着找工作吧!我马上写信告诉我父母,你来我这里了,我们下次一起回家!”

  “不。我已经想好了,我现在就走,你告诉我坐什么车吧,当然,我也可以买张地图自己去问。”

  “可是,这里到深圳有两个多小时,你也没有去过,要不等我休息的时候陪你去找工作吧?”

  “不用。我不想住在这里。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丁梦把行李箱拿出来,苏建平拦住她,对她说:“要不这样吧,你白天去深圳找工作,晚上回来住吧,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工作的,你拿两个箱子不方便,深圳那住宿很贵,你没找到工作也没有地方住啊。”

  丁梦犹豫了一下:“好吧。我把箱子放在这里,我现在就出去坐车。”

  “先吃早餐吧。”

  “不了,来不及,路上两个多小时,到深圳九点多了。我想去深圳的人才市场看看。”

  “你等一下,我写好路线给你。”苏建平手忙脚乱的找出纸和笔,写好乘车路线交给丁梦。

  丁梦背上包就出门了,剩下呆若木鸡的苏建平。

第五篇 从此天涯孤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