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篇 世上没有白走的路,只有走对和走错的路

  那时进深圳市区得先在郊区下车,排队验完边境证才让进关口,从武汉来之前,丁梦就有计划去深圳游玩,因此她随身带着齐全的手续。

  从布吉关口入关,快十点的时候,她很顺利到了深圳市某人才市场,远远看去一片乌鸦鸦的人在人才市场外围挤着围观招聘广告牌。

  花十元钱买了一张门票,进大厅发现人更多,全是年轻人,每人手里拿着报纸和表格,每一个格子间里都挤满了人。丁梦也填了一张表,很盲目的阅读每一个格子间外面贴的招聘海报。

  一圈下来,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深圳的用人单位招聘条件都很高,本科生起步,研究生最有市场,电子技术、贸易和管理专业最吃香,看着自己手里拿的普通院校的专科毕业证她开始发愁了。

  下午三点多人才市场下班开始清场,丁梦一无所获,情绪低落的走出大门。一个看似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晃了一下又消失了,她追上去一看,原来是大学同学肖月齐。

  “哇!”

  齐肖月也发现了丁梦,她撇开同伴的手和丁梦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乡遇故知啊,丁梦!”肖月齐特别夸张的喊着。丁梦发现旁边站着的是她男朋友汪楠,那个高大帅气的学生会主席,她也冲汪楠打了个招呼:“汪楠,好久不见!”

  一阵寒暄之后,丁梦得知,肖月齐和汪楠大学一毕业就去了广州,在广州的一家公司工作了几个月,现在是想跳槽,所以一起来深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他们两人家里条件都很好,刚去广州时还没找到工作就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现在两人住在一起了,计划一起奋斗两三年,工作稳定下来就结婚。

  真是才子佳人,丁梦由衷的羡慕他们。

  聊了一会天,听肖月齐说了说其他同学的现状,他们互留了BB机号码然后各自离开。

  丁梦不想回苏建平那里,但是今天又没有地方去,他试着问了附近一个宾馆的单间价格,贵的惊人,尴尬的出来了,头好像有点晕眩,肚子咕咕的响,这才想起今天一天没有吃饭了,只喝了一瓶饮料。不用问附近的饭馆也很贵,她都没有心思去打听吃饭的地方,决定先坐车去布吉检查站,出了关找个便宜的地方再吃点东西。

  布吉比塘厦还是繁华,毕竟紧邻深圳市区,陌生街道上行人也很多,布吉街上到处是说广东话的,年轻人衣着很前卫时尚,丁梦没有听懂一句,一种荒凉的感觉袭上心头。

  在一个小餐馆坐下,仔细看了菜单后,她点了一份炒河粉外带送免费汤的。拼桌的是一个本地人相貌五十多岁的和蔼男子,他和丁梦差不多同时吃完,居然很客气的要帮丁梦买单,吓得丁梦连声说不要,付了钱之后逃一样的出来了,出门后还边走边往后看,担心他跟着自己。

  胡乱走了一百多米进了一个街巷丁梦才停下来,发现走错路了,问路边上一个摆咨询台发广告单的女孩怎么坐车去塘厦,女孩最多二十岁,挺漂亮的,小小个子,听口音是湖北人,女孩告诉她怎么坐车,然后问丁梦:“姐姐是哪里人啊?”

  “湖北的。”

  “我也是啊,听你说话就像老乡。”女孩问丁梦是不是在附近打工,丁梦告诉她自己是来找工作的,今天第一次来,没有合适的,准备先回塘厦老乡哪里去住,明天再接着来找。

  女孩说:“我今年中专毕业了也来深圳找工作,但是学历太低,找了一两个月都没有合适,自己又不愿意做服务员或者进工厂,后来有个老乡介绍我来布吉这家会计证培训学校上班,顺便报班考会计证,我还不到二十岁,先多学点东西也好。”

  “两个月都没有找到工作啊?”丁梦很惊讶。然后接着问:“你住宿舍吗?”

  “没有,我自己租的一个小单间,就在后面那座楼顶一个小阁楼上,五百块钱一个月。我一个月工资才一千,每个月省着点刚好够花。”

  “噢。”丁梦若有所思。

  “你要不着急走就坐一下吧,老乡。”小女孩天真的微笑着,给丁梦找出一个凳子。

  “谢谢。”丁梦坐下了。她确实不想回苏建平那,但她又不知道该去哪里,算算存折里有六百元,手里还有三百元现金,她茫然了。

  小女孩热情的给每一位来咨询的人仔细解答着,丁梦看着这么小的女孩这么自立能吃苦,自愧不如。有一个想法涌上心头来,趁女孩不忙的时候对她说:“老乡,我也不知道多久能找到工作,如果每天坐车去塘厦我老乡那,车费不便宜还挺远的,你是一个人住吗?我想和你一起合租行吗?我出一半的房租,等我找到工作了就搬出去。”

  女孩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很痛快的同意了:“行啊。那你就等着,我马上下班了,你和我先去我住的地方看看再说。”

  “好,谢谢你!”丁梦本来是试探的一句话,没想到她就同意了,心里一块石头落下地来,为了表达诚意,她把身份证给女孩看了一下,女孩也把身份证给丁梦看了,得知她叫杨梅艳。

  丁梦在附近的电话亭给苏建平的中文BB机留了一个言,告诉苏建平自己在布吉遇到熟人了,先住在这里找工作,暂时不回塘厦了。

  杨梅艳下班后丁梦帮她把桌椅等物品搬到培训学校,两人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买了一个青南瓜和一把尖椒,丁梦抢着付了钱。

  回到杨梅艳租住的顶层小阁楼,确实很简陋,室内就一张床和一个桌子,椅子也只有一把。杨梅艳把小煤气罐和高压锅锅拿到门口,先淘好米放进高压锅煮饭,然后到楼下去洗菜,丁梦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帮忙。

  晚饭是尖椒炒青南瓜丝就米饭,虽然只有一个菜,由于两个湖北老乡都爱吃辣椒,仍然吃的很有滋味,丁梦突然觉得自己运气也不太坏。

  晚饭后丁梦拿出250元钱给杨梅艳,说是分摊的房租钱,杨梅艳也很愉快的收下了。晚上两人躺在床上看书,聊天。杨梅艳说自己是独生女,从小没有吃过现在这样的苦,她来了这么久自己哭过好多次,特别想奶奶,她是奶奶带大的,爸爸在老家开小公共汽车,妈妈跟着卖票,很少照顾她,她从小就能独立。

  丁梦也和她说了说自己家里的情况,并没有告诉杨梅艳自己和苏建平的事,只是对她说苏建平是个认识的老乡。

  她不想提苏建平,那是一道新的伤口,虽是第一次受伤,却无药医治。

  第二天丁梦和杨梅艳一起下楼,杨梅艳对丁梦说自己就一把钥匙,有空配一把给丁梦。丁梦给杨梅艳买了一份早点,自己也匆匆吃过就坐车去人才市场。

  一连几天过去了,丁梦找工作依然没有收获,她开始有些焦躁了,自己带的钱不多,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找到工作才行,她想无论怎样,只要有个包食宿的地方能去上班,工资低点她也先去上着。

  这天中午总算在另外一个小的人才市场看到一个张贴出来的招聘广告,某公司招聘办公室文员,要求25岁以下,大专学历,会电脑打字,月薪一千,有住宿,饭食自理,留的是一位张先生的掌中宝手机号码。

  丁梦找到公用电话亭,给张经理打了电话,对方询问了之后要她明天上午去面试。这是来深圳一周以来唯一一个面试通知,丁梦很高兴!

  下午四点多回到布吉,她想先去杨梅艳上班的地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小培训学校的负责人告诉丁梦,杨梅艳三天前就申请辞职,今天早上结账走了,并且告诉丁梦,杨梅艳只在这里干了一个月,并不是她告诉丁梦的五个月。

  丁梦一下就紧张了,赶紧回到杨梅艳的出租屋,门上有锁,她从窗户往里看了一下,窗帘也没有了,屋里连床都没有了,空空如也!她又下楼去找公用电话给杨梅艳发传呼,一直在那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电话回复给她。她明白了,杨梅艳搬走了,自己的一套换洗衣服和一双鞋子也被她拿走了,还有一个能听收音机放磁带和录音的价值300元的小随身听也被她拿走了。

  她又无处可归。

  她想哭,忍住了。总算还有一点希望,不是明天就去面试吗,说不定就能找到工作呢,今晚就找个地方住一晚吧,还好是冬季,不需要天天换衣服。

  她一路打听着便宜的住宿,找到了一个50元一晚的小旅馆,卫生条件极差,也只好住下了。

  晚上,她又失眠了,想到苏建平,这几天苏建平也传呼过自己两三次,就给他回复了一次。

  她在想:如果明天还找不到工作要不要去苏建平那里,转念又听见自己在说:不。

  早起随便在水龙头洗了把脸用卫生纸擦干,退了房丁梦就去市区张先生的公司面试。

  这家公司位于华强北,地理位置很不错,办公室是一个复式楼,看上去规模不大,是张先生和一个香港人合资的,做印刷品贸易。

  面试出奇的顺利,丁梦当天就被录用了,并告知下午就可以搬去宿舍,距离办公地点需要坐半小时公交。

  填完入职表下楼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丁梦买了一个甜筒冰激凌当午饭吃,那是她来南方这些天最想吃的,总算敢花钱了。

  新同事吴小姐比她早来一个月,下午带丁梦去宿舍,在一个小区里的三室一厅,全是住的女职员,每一间住两个,客厅里也拉着帘有人住。丁梦买了被子、内衣和洗漱用品,又花了两百多。

  第二天正式上班了,公司不到二十人,丁梦的工作是每天打字复印和核对订单接电话,这份工作她完全能胜任,尽管每周只能休息一天她也是满足的。手里的钱不多,每天吃方便面和面包,有时也买点西红柿和黄瓜,苹果是绝不能买的,在深圳一斤苹果比一斤猪肉还贵好多,南方的天气好晒衣服,晚上洗了衣服挂在阳台第二天早上就干了,她一个月就穿一套外衣出门。

  总算熬到发工资的日子,领了一千元现金,香港老板又给每个职员都发了一个一百元的红包,管这个叫“利是”。

  发工资的当天晚上丁梦给父母和妹妹写了一封信报平安,她想寄点钱回去又感觉手里钱挺少的,打算攒几个月再一起寄。

  苏建平每周都会传呼丁梦一到两次,开始丁梦还回复,后来就很少回复,因为,每次回复电话时,他们已经没有什么话可以聊了,气氛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春节快到了,接到父亲的电话,问她回去过年吗,丁梦算了算就领过两个月的工资,除去吃饭和买衣服的钱就剩九百多,如果回趟家,买卧铺往返得花好几百,索性就不打算回去了。

  苏建平一直在传呼丁梦,这次丁梦回复了一个,他说想给丁梦把行李箱送来,邀丁梦一起回家过春节,丁梦拒绝了,甚至于没有加任何思索。

  感情的世界里,容不下背叛,现在他们只能是路人。丁梦不想再看到苏建平那张或许是难过的脸,也不想背负着猜疑和这样一个人继续交往。

  有时,她也觉得自己够狠心够决绝的。

  同事吴小姐最近在看星座学,她询问了公司里每一个人的出生日期,分别告诉每一个人是什么星座,告诉丁梦是天蝎座,还把天蝎座的性格分析写给丁梦看。

  于是,丁梦找到了原谅自己的借口,天蝎座的性格就是如此啊!外冷内热,爱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不爱的时候可以挥剑斩情丝断得干干净净。

  这个春节丁梦是一个人在宿舍里过的,其他同事都回老家了。十天的假期,无聊至极,天天看电视。深圳人过年比外地人舍得花钱,家家户户都往家里搬花盆,买鲜花放烟花,一连很多天白天到晚上都是闹哄哄的。

第六篇 世上没有白走的路,只有走对和走错的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