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篇 原来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

  丁梦去“小童心”幼儿园辞职了,拿着简单的行李出来直奔新港码头,那时海口没有通轨道,出入海南都得先坐半个小时的轮渡。

  天下着雨,天气预报有台风,赶在台风来之前最后一趟轮渡,丁梦匆忙地上船了,她知道,如果这趟不上的话,等台风开始了就要耽误几天时间才能离开海口。

  上船后,雨开始下得很大,丁梦往舱外看了一眼,大白天的,海上黑茫茫的,海面也是黑茫茫的,浪花翻滚着,仿佛西游记里的流沙河!她挺害怕的,在心里默默的祈求:“天后娘娘保佑平安!”

  船到徐闻靠岸了,换汽车到湛江火车站,买票到北京西。

  这是丁梦执拗的决定,首都那么大,肯定有她容身的地方,当年,如果不是苏建平在南方,她毕业后最想去的是北京。

  苏建平现在过得怎样,丁梦一点也不关心这事了,从她怀孕时起不知不觉选择性的失忆了,完全屏蔽了印象中关于这个人的一切!

  从湛江到北京五百多元的卧铺票,三十多个小时的行程。中途路过故乡湖北、武汉。

  经停武汉那一站时,丁梦脑海中浮现的都是父母和妹妹那伤心欲绝的面容,她有下车的冲动,走到车厢门口又返回了铺位,此刻的她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她不想这样回去见家人。

  北京,我终于来了,我迟到了,你还是北京!暂时忘掉忧愁烦恼的丁梦在心里默念着这样一句。

  清晨,车厢广播里传来报站的声音,丁梦已经起床洗漱好了。

  当她忐忑不安的走出北京西站,看到眼前熙攘的人群,古色古香的客站外景时,仿佛以前来过一样,居然十分的亲切!最关键是听到所有的人都是说普通话。

  计划中她准备先找一个便宜点的住宿,要去天安门和故宫看看,然后找工作,她手还有父母寄给她的一千元。

  突然想到自己这一路上挺顺利的,想来北京就来北京了,如果不是在海口天后宫占卦说她往北方走能改运,说不定还下了这个决心呢!她有些相信冥冥中肯定有神灵在安排自己的行程,现在平安到北京了,是不是要先找个寺庙去烧个香祈求神明继续保佑自己呢?

  在西站广场上她环顾四周,看准了一个说标准北方话的老太太便上去问路:“阿姨请问您知道附近有什么寺庙吗?很灵验的寺庙?”她特地说了“您”,之前在南方没有这个尊称,对所有人都称呼“你”。

  “我想想啊!”老太太清脆的嗓门,特别热情。

  “你去广济寺把,听说中国佛教协会也在哪里呢,是座千年古寺,很灵的!”然后,老太太告诉她怎么坐车。

  丁梦带的行李很简单,就一个大布包,出行也方便,按照老太太指引的路线,很顺利到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广济寺。

  这座寺院坐落在闹市中,大门就在马路边上,丁梦进去之后先请了一把香,把三座大殿都拜一遍,然后去香炉把香点着了,对着香炉默念:“菩萨保佑!保佑我能在北京找到工作!保佑我的孩子健康平安!”

  出了广济寺就在门口打听住宿的地方,有人告诉她西什库附近有个地下室旅馆不贵,离着也近,可以走过去,于是她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地下小旅馆,单间要一百多,通铺四人间的一张床位三十一晚,她要了通铺。

  住进去之后,问了房间里其他三个床位住宿的,得知她们都是从外地来北京陪亲人看病住院的,附近有个北大医院全国闻名,很多外地得了重病的人都来这里看病住院。

  中午丁梦在附近一个回民小吃店吃了一碗面茶和一个糊塌子,花了两块五毛钱,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两份食物的味道,好吃又不贵。

  下午买了一张北京地图,按照地图上的公交线路坐车到了天安门广场。庄严肃穆的天安门城楼,和电视里看起来好像陈旧一些,故宫门票挺贵的,她没舍得买票,在售票处停留了一会,顺着路走到南池子公园,然后一边走路一边问路,顺着一排排的四合院和平房,走回了住宿的小旅馆。

  这是她来北京的第一天,她还以为北京的建筑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四合院和小平房呢,北京还有一个让丁梦意外的是:这里的公共厕所都不收费,而且打扫得很干净,要知道在南方是没有免费的公厕呢,她开始觉得首都真好!

  晚上听着房间里的人讲他们家的病人的情况,有的还痛哭流涕,丁梦也不烦,来到北京,她心里还比较踏实,虽然,举目无亲。

  有时候,她想:为什么这么多年自己都要一个人东奔西走呢?为什么自己总要选择不熟悉的地方去寻找生存的机会呢?为什么别人有问题是先回父母亲人身边寻求庇护,而她自小就没有把家当做港湾?为什么命运要和她开这样一个大大的玩笑呢?

  天亮后丁梦把行李寄存在旅馆前台,借前台的公用电话打一个“114”查号台的电话,问北京市的人才交流中心在哪里,前台的老师傅问她:“你想找工作啊?”

  丁梦说:“是的。”

  “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呢?你什么学历?”老师傅问她。

  “我大专,中文秘书,97届的。”

  “我是首钢退休的,有个老领导他们两口子也早就退休了,在方庄买了房,他们外孙女以前一边上大学一边开网店卖衣服,现在出国了,有不少存货,她家里人想请一位会用电脑的人帮着把网店继续开下去,就在她家里办公,两套房子都在一个小区里,我老领导都是八十岁的人了,他们住一套,他女儿和女婿住另一套,你要去了和老头老太太住一起,他们家还有个小保姆给你们做饭。”

  “我考虑下。”丁梦问:“多少钱的工资?”

  “包吃包住七百。”老师傅说。

  “你要有意去我就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下,他们要人很急,好些个熟人在帮他们找人呢,我看你还挺稳重的,才给说说。”

  “我想先去看看行吗?”丁梦想到自己刚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不如先随便找个工作干着,等环境熟悉以后再换。

  “行,你等着,我这就打电话。他们一家人不错!你放心好了!”

  打完电话,老师傅说对方同意要她先去看看,把地址告诉丁梦,让她马上去。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一路上看见高楼林立,她才知道原来北京这么繁华,虽然没有深圳的绿化面积大,没有深圳的楼房新,这个城市还是挺大的,比武汉大多了,而且,北京比深圳找工作容易,刚来北京就有面试机会。

  她告诫自己今后一定要小心,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

  这家人住在二楼,丁梦没有坐电梯,走楼梯爬到二楼,敲开了202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瘦小单薄的个子,外地口音。丁梦说明了来意,她让丁梦进来,先换拖鞋,然后对里面喊:“金奶奶,那个人来了。”

  从房间里走出一位矮胖富态的老太太,后面跟着一位同样岁数的老大爷,两人笑眯眯的,看见丁梦一个劲的打量着,让丁梦坐下。

  问了一些丁梦的学历情况,他们也说明了一下自己家的情况,让小保姆带丁梦去一个房间里试试电脑操作。那一年刚刚时兴网购,他们家的外孙女比较赶时髦第一时间就注册了网店,刚干没多久,去美国留学的签证下来了,出国前叮嘱姥姥姥爷一定要把她的网店经营下去。

  小保姆给丁梦一张纸条,上面有这家外孙女写的网店的登录方式,密码等等。

  丁梦熟练的操作着,进入店面,看见已经有几个下单的信息,点击进去之后和对方开始聊天,然后,抄好发货地址和订单信息,让小保姆帮她一起去库房找货,安排发货。小保姆告诉她,库房就在隔壁的201室,是这家主人的大女儿,也就是出国的那个女孩的父母住的那一套房子里,他们上班不在家,她有他家的钥匙。

  于是,丁梦和小保姆去201找货,201和202两套房的格局是一样的,装修更新一些,找到货之后包装好,小保姆说得去邮局寄走,丁梦说今天不陪她去了,自己的行李还在小旅馆里。

  面试就算通过了,当天丁梦就搬到这家住了,和小保姆住一个房间,每天工作的时间是中午、下午和晚上,有时候晚上要和网购客户聊到十一二点,第二天上午可以晚起一会,然后去邮局发货。

  这家老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和女婿在北京工作,小女儿多年前就去美国定居了,大外孙女刚出国不久,家里很冷清。两位老人都是年轻时来北京工作的,本地没有亲戚,退休多年,很多老同事都去世了,健在的一些同事也不住在一起,大女儿和女婿下班回来很晚,只有周日才能见到,每天能够说话的只有小保姆和丁梦,因此一天到晚就听见两个老人不停的叫小保姆:“小月,小月又干什么去了?”。

  小月是来自甘肃农村的小保姆,刚满十七岁,来这家已经两年了,家里弟妹很多,全靠她每月五百元的工资寄回去维持家人开支。她很听话也很惧怕老太太,早上起得很早,一天三顿饭做完还得不停的擦地板,有时还要帮老太太捏腿。

  每天早晚的饭前,小月会拿出一个大塑料盒,打开后,倒出好几种药片放到一个瓶盖里,开始丁梦以为那是给老太太两口子吃的药,后来才知道这是保健品,什么螺旋藻之类的,老太太的房间里放了很多护腰带护膝盖的纺织品,上面写着某某远红外治疗保健之类的字样。听小月说,每个月都会有几个卖保健品的年轻人给家里送这些保健的东西来,他们家最大的开销就是买保健品,一个月买两三千元,金奶奶和爷爷退休工资很高,买得起。

  金老太太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亲自检查一下家里的煤气灶关好了没有,检查完了自家的还要去对门的201检查大女儿家的煤气灶,每天如此,有时候睡觉到半夜了想起来当天忘了检查煤气灶了,大呼小叫的把小月叫起来一起去检查,老爷子半夜里被吵醒了生气的说:“你还有个小女儿在美国呢,你怎么不每天也去给小女儿家检查煤气灶关了没有啊?真是瞎操心!”

  丁梦有时候不忙也陪小保姆用轮椅推着老太太去菜市场买菜,在路上碰见一两个穿着整齐的年轻人会和他们打招呼,还很热情的聊天。听说他们是房屋中介公司的,正在动员老太太把方庄的房子卖了去亦庄买大房子,老太太嫌方庄的房子客厅太小,有点动心,女儿一直不同意,说是如果去亦庄住他们两口子上班不方便,看病报销都很麻烦,为此偶尔也和老两口发生点争论。

  在买菜的路上听老太太说,这些房屋中介的年轻人,每人一年能卖出去好些房子呢,他们拿销售提成的钱很多,有的干一两年就买了一套房子。丁梦很留意老太太的这番话,她想:自己在老太太家帮忙开网店虽然很清闲,但是挣的太少了,什么时候才能买到到一套房子呢?

  有一天她和小月聊天,问小月有什么理想,小月说她最大的理想是每天晚上能边洗脚边看电视,洗完脚就上床睡觉,不会有人半夜里叫她起来倒水或者陪聊。丁梦则对她说:“你最大的理想应该是在结婚的年龄找到一个可靠的老公,过正常的生活,穷一点都没有关系。”

  在金老太太家干了三四个月,有天趁休息的时候,丁梦买了张报纸,上面刊登了很多招聘信息,其中还有北京市人才市场的招聘会信息,她看准了招聘会的时间,和老太太请了一天假。

  这天她早早的来到人才市场,买票排队进去,里面挤满了人,找工作的也是年轻人居多。她就想找一份金老太太说的那种干房屋买卖中介的工作,转了一圈没有看见一家这样的工作,其他的招聘岗位她也不熟悉,很多都是要求有至少一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她揣着毕业证,可是所学的专业早就忘记了,并且自毕业以来也没有做过对口的工作,哪来的工作经验呢?

  就在她一脸茫然的时候,身旁一个招聘格子间的招聘人员主动和她说话了:

  “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啊?”是一个南方口音的中年男子。

  “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想找房屋买卖中介公司的工作的,没看见有。”丁梦有点不好意思。

  “来我们这看看吧,我们是一家正规公司,生物制药的招聘销售员,免费提供岗前培训,包教包会。”中年男子对丁梦说:“你可以来试试吧,我们不要求一定要有工作经验的,我们在北京优很多连锁店,每个店都有店长,负责带新员工。”

  “有宿舍吗?”丁梦问,这是她比较关心的问题。

  “我们有几个店是开在小区的居民房里的,三居室的话,有的是可以住宿的。”中年男子自我介绍他姓卜,湖南人,在现在这家元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了三年了,他也是销售部门的经理,负责管理几个店面,自己手下的员工都是他亲自招聘来的。

  看见丁梦犹豫不决,卜经理用纸条抄好了一个公司地址给她,要丁梦下午就去公司复试一下,顺便看一下公司的规模,他说总经理亲自复试,如果通过了明天就可以上班,住宿的问题他来安排,复试地址就在不远处的安定门金宝大厦。

  丁梦说了声谢谢,接过纸条放进包里,她觉得挺郁闷的,怎么自己要找的工作找不着,不感兴趣的工作还看上她了。

  只请了一天假,丁梦想好好利用这个时间,下午一点多她就来到了这家元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面试的是肖总经理,三十多岁的一个胖胖的男的,简单的询问了之后,他很明确的告诉丁梦被录用了,让她去前台重新填一张表,试用期底薪是八百元,会安排她到一个有住宿的连锁店上班,最终能吸引丁梦的是他最后说的一番话:“别看我们公司销售人员底薪才七八百元,提成可不低呢,你只要卖出去了货就有提成,最低百分之五,最高百分之十五,我们公司老员工每年都能拿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的提成!今年还有员工在燕郊买房了!”

第九篇 原来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