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篇 聚散无常人生如浮萍

  春运每年都考验着丁梦这样的候鸟一族,这样的迁徙从此伴随着她十多年,有时候一年往返两次,先回湖北再去海南。

  这次从海南返回北京比第一次从海南去北京要艰难得多,赶上春运,不好买票不说车上还很拥挤,刚上火车没多久她就发现钱包被偷走了,身份证也没有了,还好存折和火车票放在另一个包里,存折里还有一千元。

  回到北京时她已经是精疲力竭了,三十几个小时只吃了随身带的三碗方便面。

  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先去西站附近的银行取钱,然后给妹妹打电话要她帮忙给自己补办身份证寄来。

  丁梦的另一个老顾客贺阿姨是个热心肠,自从了解了丁梦的单身情况后一直张罗着给丁梦介绍对象,有一次还没告诉丁梦就把男方带到了丁梦店里,丁梦以为是介绍的客户,上去就一顿热情的介绍店里的产品,把对方弄得哭笑不得,后来,男方告诉贺阿姨,他不喜欢丁梦的职业。

  再后来贺阿姨也介绍过一两个男士和丁梦正式见面,有一个离了婚带个孩子的,对方明确表示不接受丁梦的小孩,而丁梦唯一的条件就是自己一定要抚养两个孩子,有条件还会考虑接到北京来上学,因此对方吓跑了。另一个是未婚的大龄青年,工作也不错,就是毛病挺多的抽烟喝酒嘴还挺贫,和丁梦见过两三次面不停的开玩笑、抽烟,丁梦礼貌地拒绝了他。

  经过这几次相亲之后,丁梦决定不随意接受别人介绍对象了,她认为在条件不对等的时候这种选择其实就是没有选择,她已经不相信世上还有纯洁的爱情这一说了,再也不看什么都市言情小说和肥皂剧,休息的时候她会去广济寺参加一下法会,借几本佛经回来看看。

  那天在广济寺大门口看见一张大红纸贴出的通知,农历六月十九日是观音圣诞,届时会有皈依法会,她问了其他香客了解了下皈依的意义,决定到时候请假来皈依。

  一个人北漂的日子内心是无比空虚的,没有感情上的寄托,对父母小孩的思念化为没理由的担心,担心他们生病、摔跤、担心小孩在家里被人拐跑,担心很多。

  夜深人静时她会默念观音菩萨保佑,保佑家人平安,一个居士告诉她念观音普门品能感应,她就每天睡前念一遍。

  皈依法会那天,她准备好了照片和十元工本费,早早的去广济寺,排队的人很多,也有很多年轻人,大家秩序井然的依次先去浴佛,然后交照片填皈依证,听完法师开示皈依就结束了。

  那一天烈日炎炎,虽然流汗很多,她也没觉得有多渴,内心很充实,她渐渐的理解了母亲从前的在她看来“迷信”的行为了,很多时候,人都是脆弱的。

  人最大的痛苦是没有精神上的寄托!

  在元正公司工作了三年,丁梦尽职尽责,不计报酬的加班,每天面对这些老年人,听他们说一些家长里短琐碎的小事,她渐渐的变得有耐心起来,学会了察言观色,也能适应在复杂的人群中穿梭应对。

  公司决定让丁梦再开一个新店,升任她做第五销售部的经理。于是丁梦打算在现有的两个老店中挑选一个优秀员工作为新店的储备店长,开会时她通知大家:一店和二店的八位员工竞聘上岗,谁能在第二季度成为季度销售冠军谁就是新店长。

  一店的严明是河北人,是和丁梦同时入职的老员工,平时业绩比其他员工要突出一些,只是学历不高,年龄也小,才二十一岁,丁梦不太看好他做管理,但是他和同店的孙妮妮公开谈恋爱,两人在店里经常和其他员工争抢顾客资源,其他员工都有怨言,丁梦早就想把他俩调走一个去别的店。

  这次严明对竞选新店长似乎势在必得,表现得异常积极活跃,孙妮妮对他也言听计从。

  一次公司组织的大型销售会上,严明邀请的顾客周阿姨开了一张四万的订单,购买公司的两张多功能双人按摩床垫,现场交了一千元定金,说好第二天送货时付全款。

  第二天还没等严明送货,周阿姨就打了店里的座机,告诉他先不要送货,说孩子不同意她买。严明接到电话后并没有告诉丁梦,自作主张叫上孙妮妮和他一起去公司提了货还是给周阿姨送去了。

  周阿姨家孩子不在家,她勉强接收了床垫,老伴于叔叔领着严明和孙妮妮一起去银行排队取了款,严明马上把这笔货款交给公司财务入账了。

  当天晚上周阿姨的儿子和儿媳妇知道了之后,和老两口大吵一架,打电话到店里要求马上退货。那时丁梦已经下班回宿舍了,严明和孙妮妮在店里,他通过电话和周阿姨的儿媳妇做思想工作,明确表示不退货。

  第二天早上,周阿姨的儿媳妇来到店里大吵大闹,丁梦安抚一番,让严明马上去公司办理退款,严明只好去了。退完款后把货物拉回公司,发现其中有一个床垫的开关坏掉了,库管表示得由严明赔偿,严明拿着坏了的开关找到周阿姨,要求周阿姨赔偿,赶上周阿姨的儿子和媳妇都在家,接过开关就不给严明了,还说要打给消费者协会,他们说昨晚上已经看过了,这个床垫属于三无产品,有报道之前在山东有顾客在使用的过程中漏电着火了,还伤了人。

  严明和孙妮妮争吵不过他们,打了110报警,来了很多群众在楼下围观。警察来了之后,问明情况,让周阿姨的儿子去消费者协会举报这件事,床垫开关先不退回。

  消费者协会介入之后展开了调查,确认元正公司销售的多功能按摩床垫属于三无产品,同时,对公司销售的其他口服类的保健品也做了调查,发现有几款贴牌生产的保健胶囊也是三无产品,售价还很昂贵。这时,消息传到公司的各个直营店面,一些服用该产品没有明显效果,甚至还出现不同程度副作用的顾客也站出来举报,公司被责令暂时关停接受调查,所有的店面都被贴上了封条。

  丁梦和店员们每天只能在宿舍里待着等上面的通知,一连十几天过去了,到了发工资的日子,没有人通知他们去领工资,打总公司的座机电话也没有人接,丁梦自家提心吊胆的坐车去公司,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司大门紧闭,一个人也没有,打肖总的手机,关机了。丁梦心慌了,会不会公司倒闭了?但是一想:公司这么多店都是签了年度合同并且按季度交的房租啊,不可能说倒闭就倒闭吧?她又安慰自己,对这份工作还抱有一丝希望,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回到宿舍,她把了解到的情况和大家说了,大家都着急了,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应对。

  前几天孙妮妮因为总是咳嗽不舒服,刚好这天严明带她去医院检查回来,看见宿舍里大家都炸了锅一样的,并没有问大家怎么回事,阴沉着脸一个人进房间了。孙妮妮进屋就大哭起来,大家询问她也不说话,最后把包里的检查报告拿出来,原来她疑似得了肺结核!

  这下所有的人都紧张了,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肺结核是传染病,当天天黑之前除丁梦和孙妮妮之外其他人都搬走了。

  丁梦知道自己不能走,这宿舍是公司承租的,是她负责的,她也没有地方可以马上搬去的。

  孙妮妮说她妈妈明天从河北老家过来,带她去看病,可能要住院,严明给了她一千元钱,什么也没有说就自己走了。

  第二天就剩丁梦自己在宿舍了,她买了消毒液把宿舍里几个房间都仔细擦了几遍,还是不放心,又打开所有的窗户透气。

  又等了十几天,公司依然没有人,也找不到可以询问的地方,到了宿舍该交房租的日子了,丁梦这才意识到公司可能就正式关停了,她们的工资也要不回了,她在北京没有亲朋,顾客家里一定不能去,顾客们都知道了元正公司卖三无产品,正找他们退货呢,马上面临没有住处,只能自己租房。

  那个年代,大家法律意识淡薄所有的员工都不知道到哪里给自己说理去,将近两个月的工资要不到,自认倒霉了。

  跑了整整两天,在刘家窑的三环路外租到一间地下室,月租五百元,押一个月租金每次交三个月的房租。

  丁梦没想到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灰溜溜的搬走了,还是晚上偷偷的搬的。

第十二篇 聚散无常人生如浮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