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篇 北京不相信眼泪

  胡明明和和胡阳阳姐弟两人都上小学了,学校里普及普通话,语言已经不是障碍了,每年寒暑假丁梦都会回去看他们,给他们买衣服、买玩具买吃的,每次也少不了给奶奶买衣服和日用品,每学期按时给他们寄学费和生活费。

  每次回家姐弟俩都兴高采烈的到村口接她,那时村里已经有人家装了电话了,能提前通知他们,有时候也能打电话让村里的人帮忙传一下孩子和奶奶去接电话。

  而每次离家时姐弟两人都很伤心,听说有次春节丁梦返程之后,姐姐胡明明哭了好几天!弟弟胡阳阳虽也难过,男孩子好像很健忘,第二天就没事了一样。

  村里小学离家不远,学校里老师对这些留守儿童很照顾,早上和中午都可以在学校吃饭,生活费和学费是每学期开学时一起交,下午放学两个孩子每人需要帮奶奶打一筐猪草回来才可以吃晚饭,吃完晚饭就开始写作业。有时奶奶生病了,他们就自己做饭,小小的身躯还没有灶台高就开始踩着小板凳炒菜。放假了和奶奶一起到菜园里除草浇水,有时不听话也会挨奶奶骂。奶奶明显的重男轻女,有时会偷偷给胡阳阳五毛或者一块的零花钱,对胡明明不怎么关心,村里人都能感觉到这一点,丁梦也看得出来,她很心疼孩子,苦于自己工作不稳定,做销售的人时间都太紧张,来北京打工几年了,她手里都没有积蓄,很多开销都是无法避免的,比如房租和每年两大笔往返于湖北和海南的路费,加上两个孩子和奶奶的生活费,现在根本就没有条件接孩子来北京上学。

  后来又换了两家工作,都是卖保健品的,行业内普遍存在产品质量不好价格虚高的现象,还有强买强卖的商家不断的被举报,她决定不做保健品销售,改投医疗器械销售和招商,毕竟这两样产品都是健康产品,这些年自己参加不少业余培训,听了很多次健康讲座,对健康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不算跨行业。

  这时候她学会了上网找工作,不用去人才市场了,在网吧花十块钱就可以上三四个小时网,投完简历还可以看下新闻,聊下QQ,她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北漂雁”。

  她感觉自己是一只掉了队的大雁,不知道队伍在哪。

  新的工作单位在国贸商圈,一大片的写字楼聚集于此,早晚交通都十分拥堵。这里有很多和丁梦一样的单身女性,大龄剩女数不胜数,刚来单位时就听大家说了一个现象:搞对象一不找国贸女,二不找上地男。这两个地方的男女都是工作狂,即便一开始不是,后来也会变成是。

  至少丁梦不用再为自己还是单身感觉尴尬了,不过她也决定不再对任何一个人说起自己的过往,每说一遍就像揭一遍伤疤,她不想再看到别人同情的目光,也不接受任何人的怜悯!在这个无比现实和残酷的地方,唯有处处防备才是真理。

  公司名为“优美优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股份制公司,总部和生产基地在山东济南,北京是全国的营销分公司,从事可穿戴心脏监护预警机的全国招商工作,北京和山东两地的工作人员加在一起超过三百人。

  丁梦是在招聘网上投的简历,她并没有做过招商,面试时却顺利的通过了,职位是项目经理,试用期六个月,月薪五千,五险一金,有销售提成。面试官说看重的是她几年丰富的一线销售经验,认为这对招商工作很有帮助,同时,丁梦也表示自己过去公司有两三个下属也能来这里和自己组成一个小团队开发市场,面试官也同意了。

  按正规手续办理了入职,入职第二天公司就安排他们四个新职员一起坐高铁去济南总部培训,为期一周,带队的是丁梦的顶头上司秦月明秦总,一位和丁梦同龄的东北男士。

  这不是丁梦第一次坐高铁,因为有了高铁,每年买票就容易得多,也缩短了路程,过去几年里春运没有买到火车票她还买过几次飞机票,一张春节期间到海南的飞机票就能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

  培训的课程还是有些难度,有很多要记住和理解的概念,白天在总部上八小时课,晚上回到宾馆接着看书,那几天秦总也监督他们学习,整天板着个脸,丁梦和另外三个同事刘琪、徐海涛和张菲都有些反感他,认为他一点也不近人情。

  张菲是个漂亮女孩子,刚毕业一两年,性格很活泼,理解能力也很好,一周以后她的考试成绩是他们几人中最好的,她也沾沾自喜自以为能得到领导的格外好感,回北京的高铁上她一路主动给秦月明示好,不停地递矿泉水和饼干,秦月明每次都很客气的拒绝了。

  丁梦作为项目经理分管产品民用市场的招商工作,张菲、刘琪和徐海涛分在她的部门做业务代表,每周一在公司开例会,平时可以在公司打招商电话也可以外出联络和拜访客户。

  公司里的硬件条件很好,丁梦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一个白领,如果不是每个月都有销售任务让她有紧迫感,她真愿意天天待在办公室,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守着一圈的名贵绿植看电脑。

  为了锻炼部门工作人员对产品概念的理解和使用操作,丁梦跟秦月明申请安排部门人员一起到社区去免费给居民试用,时间是两周,要求每个员工至少联系一个社区居委会,她这么安排其实还有一个想法:自己过去是做一线销售的,说白了就是做直营的,有这方面的营销经验和业务优势,说不定在和社区做互动时能有销售业绩产生呢,一举两得。

  她先联系了东三环的两个社区,这里距离公司近,离自己住址也不远,比较方便,居委会的书记主任什么的她以前也打过交道,知道她们都是中规中矩的办事,为社区居民做服务工作的,也需要点所谓的“政绩”在街道办开会时说道说道,既然有单位来给居民提供健康方面的免费试用服务,他们当然支持,要丁梦拿了公司的全套证件复印件和盖红掌的单位介绍信后确定了试用活动时间,提前通知了管辖范围内的居民来参与。

  社区免费试用活动开始那天,秦月明交给丁梦一个日本进口的数码照相机,对丁梦说:“丁经理,如果现场气氛很好的话多照几张照片,今后可以放到公司网站上,作为我们的公益宣传。”

  丁梦也认为秦月明想的周到,她接过照相机,看了一下,不会操作,秦月明拿起照相机给丁梦拍了两张,然后告诉她怎么使用。

  社区免费试用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有一些居民对产品感兴趣现场就要订购,居委会不允许在现场销售,就让丁梦把名片留给那些有购买意向的居民,让他们等活动结束后再安排上门送货。

  两周的试用活动结束,员工们都能熟练的和客户讲解产品,也能熟练的操作产品了,顺带还完成了五万多的销售额,全部是按零售价发货的。

  秦月明在周例会上表扬了丁梦,同时也对丁梦说:“现在公司有两个部门,一个医院市场部和你们这个民用产品市场部,你们的工作定位不是做零售,而是做招商,我们需要的是在短时间内迅速的把经销商渠道拓展开,让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去替我们做直营市场,我们按批发价把货发给他们,把货款收回了做好售后服务就可以了。”

  “但是,”秦月明接着说:“由于你们这个团队之前没有招商资源,公司可以提供一些花钱买来的经销商资源信息给到你们,你们可以在公司打打电话和这些经销商取得联系,还有,下个月在北京国展有一场医疗器械招商展会,为期两天,总部已经帮我们预定了展位,我要求咱公司两个部门的人员都参加。”

  对公司给的支持丁梦很感激,她下决心一定要把工作做好,来这家公司前听面试官说公司计划三年后上市,正在为此做准备,一旦成功上市,每个转正的员工都能分到和自己为公司做出贡献多少相对应份额的原始股,她觉得,自己会成功的!

  六个月的试用期到了,丁梦和部门内的几个职员都顺利通过考核转正了,为了庆祝和激励大家,秦月明提议公司出资,利用周末时间,北京分公司的三十几名工作人员一起去房山十渡度假村游玩两天,临时租了一辆大巴车。

  夏天的十渡旅游区漂流是大家认为很热门的项目,中午太阳正晒的时候大家分两人一组坐上小漂流艇,开始漂流。张菲早早站在一个漂流艇上,冲秦月明招手喊他上来,秦月明说:“你先找一个人和你一起吧,我要在岸上为你们的安全做后勤,今天不漂了。”

  张菲一脸不高兴,上到岸上来:“那我也不漂了,和你一起做后勤吧。”

  刚上到岸上来,刘琪拉上她:“两人一组,和我一起下去吧,我一个人管理员不让漂!”

  张菲只好和他下去了。

  丁梦对所有的体育项目都不擅长,也很胆小,她不会游泳,对浅水也害怕,并且那天她刚好来例假,所以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漂流,独自坐在岸上一处清凉的地方用手机玩俄罗斯方块。

  “丁经理,你怎么不去啊?”秦月明问她。

  “我不舒服。”丁梦说完又觉得这样回答不对,马上更正:“我不会游泳,怕漂流艇翻了。”

  “都是浅水,翻了也没事。”秦月明笑笑说,他也好像听出了丁梦的意思了,没有再说什么走开了。

  这时,公司的产品专家高老师来邀丁梦一起去滑竹筏,高老师是位六十岁的医院退休女大夫,刚退休就被公司聘为首席顾问,在公司算是德高望重的,丁梦不好推辞,和她一起去了附近的水面,两人一人拿一只竹竿上了竹筏。

  上去之后,高老师对着秦月明喊:“秦总,把您的数码相机拿出来,给我们照几张相!”

  高老师和丁梦都是第一次滑竹筏,不怎么会滑,竹筏在水面上转圈,就是不前进。

  附近的竹筏上不知是哪里的几个小姑娘也滑着竹筏过来,看见她们两在竹筏上面摇摇晃晃的样子觉得很好笑,用竹竿给她们打水花开玩笑,还有一个小朋友拿着水枪往丁梦身上射水,弄得丁梦和高老师很紧张,更加掌握不了平衡。

  拿水枪的小朋友一直往丁梦脸上射水,丁梦眼睛都睁不开了,这时竹筏一倾斜,她噗通一下掉到了水里,除了高老师以外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丁梦在水里翻腾,竹竿已经飘走了,她只能抓住竹筏使劲用力往上爬,无奈竹筏不稳,高老师在上面尖叫着乱动,她根本就上不去。

  这时,大家也觉得玩笑开大了,准备过来帮丁梦。

  丁梦只觉得自己要完了,这两天来了例假,现在淹在水里,不一定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这时候秦月明已经跳上另一个竹筏赶过来了,他和其他人一起把丁梦拉上来,迅速脱掉自己的褐色体恤衫给丁梦绑在腰上,以最快的速度滑到了岸上。

  上岸以后叫了一个摆渡车把丁梦送回宾馆换衣服,他自己还留在景区继续做后勤。

  回到附近的宾馆,丁梦擦干身上,换了干的衣服和卫生巾,长吁一口气!刚才的一幕太吓人了,后怕不已。

  她洗了自己的衣服,想想又洗了秦月明的衣服,挂在窗台上晾晒。今天真的很感激秦月明,她发现这个看似一副扑克脸的上司有时还真挺细心的。

  下午丁梦就在宾馆看电视,晚餐时大家都回宾馆用餐,高老师关切的过来问询:“今天吓着你了吧?早知道就不叫你去滑竹筏了,咱两人都是生手。”

  丁梦笑笑说没事。她看见秦月明和其他人坐在另一张餐桌上准备吃饭,走过去在他身后对他说:“秦总,今天真谢谢您!”

  秦月明头也没扭过来,回道:“没事,那水也不深,不会游泳也淹不了,你站起来水位也就就到胸前。”

  “我,一会把您的衣服送给您,已经干了。”这时,丁梦发现秦月明已经换了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光着上身在景点待了一下午的!

  公司每个月给大家的销售任务都很紧张,完成了有奖励,完不成有惩罚,每到月底大家都战战兢兢的,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身体一直不好的丁梦开始失眠焦虑,有时候例假两三个月不来,她去医院妇科检查,一开始大夫会问她是不是有可能怀孕了,丁梦不好意思的说自己一直是单身,不可能怀孕,做了检查,排除了妇科疾病,大夫告知她有可能是神经和情绪的问题导致的,说这也是一种新型的女性职业病,在北京的上班族中比较常见。

第十三篇 北京不相信眼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