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回家

  早上七点,顾澜清在熟悉的房间中醒来,呆呆的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回想着昨日的情形。

  顾澜清这边刚刚走出机场,就觉得一阵阵的凉意袭来,看了眼自己身上单薄的针织毛衣,暗暗感叹怎么忘记了这个事情,家里的秋意总是要比S市凉上好几分的,微微打了个寒颤,也没顾得上通知家里其他人,匆匆的打车报了地址离开了。

  中途接到电话,那边传来背景声音似乎有些嘈杂,却能够听到记忆中熟悉的声音“清清,下飞机了吗”。

  一边看着车窗外熟悉的街景,一边淡淡的说到“嗯,已经在车上了。”

  “嗯”叶沐停顿了下,继续“叶叔临时有事在公司。”

  “哦,知道了。”低头轻轻的回复,心里貌似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转念一想无非是庸人自扰罢了,她这个父亲对家人向来是如此。

  两人静静的都沉默了许久,最后叶沐慢慢开口:“欢迎回家,清清。”后面两个字说的很轻,更像是自言自语。

  “谢谢!”顾澜清清晰的回道。

  “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说不客气”好笑的说道。

  顾澜清没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突然开口问“你……在机场?”似乎听到机场的广播。

  对方没有立刻回答,玩笑似得回了句:“嗯,准备接你,没想到你倒是提前离开了呢。”

  顾澜清:“……”。

  见她没反应,就听到叶沐轻笑着“跟你开个玩笑,刚好回来凑巧了而已。”

  顾澜清突然间觉得有种回到以前的感觉,刚认识叶沐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子,说出来的话似真似假,让人摸不清看不透。一开始她经常疑惑不解,总是想着要去猜透他的心思,时间久了确也会觉得乏累,也就随他再不去耗费心力做些徒劳的事情。后来因为自己跟家里闹僵的事情,对着那个女人毕竟是有怨恨的,自然也十分的不待见跟她关系密切的他,渐渐的也就没什么过多的联系了。想想上次在S市跟他见面的情形,总觉得自己似乎不知道以各种身份如何跟他相处。

  顾澜清自顾觉得既然想开了,也就没必要继续扭扭捏捏的,坦然淡定的订了回家的机票,上了飞机,真的看到久违了的那片场景,熟悉的房子,熟悉的院子,熟悉的花花草草,包括只需一眼就认出来的她,她父亲的第二任妻子。

  跟她母亲温和恬淡,岁月静好的模样不同,抛开其他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个美人,五官艳丽,举止优雅,虽已年过不惑,岁月却没能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倒是添了些许经岁月洗礼得来的从容。顾澜清也讶异自己此时对于她会有这么中肯的评价,从前的自己对她多少会有偏颇的,总会以相对严苛的标准去看待她。

  静静的站着没有说话,想来释然这件事情想想简单,有时候做起来总归是有些困难的。

  林韵早在几天前就听到了顾澜清要回来的消息,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希望他们父女和好如初的,然而喜悦之余却也总有几分忧心的,说到底所有的事情,他们父女间的裂痕总归要究于自己,想开不免心不在焉。她毕竟过了这么些个岁月了,看到顾澜清静静站在门口的时候,也猜得出几分,想来她也纠结如何面对自己。

  浅笑着开口:“回来了。”没等顾澜清开口:“你爸……他去接你了,看样子是没有遇上呀”。

  顾澜清疑惑,没有听说啊,而且明明叶沐也没提到。

  只见她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穿着,说了句:“冻坏了吧,小心感冒。”

  “嗯,是有些冷”说完顾澜清尴尬着摸了摸鼻子。

  望向手上匆匆递过来的氤氲着热气的水杯,轻轻对着对面浅笑着的人“谢谢……林姨。”

  林韵对着温顺的顾澜清,正不知道如何开口,就看到玄关处多出来的叶沐,随即问道:“咦,你叶叔叔没一起回来?不是一起去”后面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叶沐的声音插进来:“嗯”。

  见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也就没细究,笑着说“清清回来了”。

  “嗯,妈,刚通过电话了”随即抬头看了眼安静坐着的顾澜清。

  “难得有时间聚聚,想吃些什么,晚上我来烧”前面是对着叶沐,后面两句分明是在询问着顾澜清。

  “嗯,随意好了”倒不是她在敷衍,实在是对吃不挑剔,想起陆衍之,他对吃的要求倒是很精细,上次看到孟俞川做出来的东西,嫌弃的眼神是一丁点都没有收敛,尝都没尝,随手倒掉自己重新做了一份。孟繁吃了之后,一个劲的夸孟俞川厨艺大进,搞得孟俞川看着陆衍之一脸黑线。

  林韵也没甚在意她这个似有实无的回答,已然在思索要准备哪些食材了。

  顾澜清感觉到身旁坐下的叶沐,才发现客厅已然就剩下她们两人,一时无言。

  直到她父亲叶远的回来,才打破安静。她就在静静一旁听着他们的谈话,大多是公司的事情,自己听的也是云里雾里的。她也不恼不怒,偶尔也会搭上几句。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向来是个忙碌而又严厉的人,小时候经常看到母亲做好一桌子的菜,望向窗外,痴痴的等着,而他经常是一回到家就钻到书房,自顾的忙碌起来。

  晚餐的丰盛让人一看上去就知道是精心准备的,几人吃的倒也算融洽,只是顾澜清吃到糖醋排骨的时候,微微恍神,那样熟悉的味道,分明该是出自母亲手中,望着林韵投过来的小心翼翼的目光,瞬间了然,没想到用心如此。

  临睡前看着房间内跟几年前相同的摆设,床侧放着她从小最爱的娃娃,床头的照片,她跟母亲的合照。彼时她还是个姗姗学步的孩童,露着纯真的笑容迈步朝向远处的女人走去,女人温柔浅笑,眉眼弯弯,伸开怀抱迎接着自己宝贝。

  睡前给远在S市的陆衍之发了个信息“陆衍之,我很幸福是不是。”

  

十、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