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情敌?

  “清清,这周末去滑雪吧”孟繁在电话那头兴奋的提议到。

  前几天偶然间遇到的时候几个人特意留了号码,细细相处了大半天下来发现,她爱笑爱闹的性子和叶杉颇有几分相像,倒也可爱。

  刚好叶珊珊这几天忙着筹备婚礼的事情,焦头烂额,电话里一个劲的跟自己抱怨说要取消婚礼,过后却敌不过章烁软硬兼施的伎俩,不得不依旧乖乖的试婚纱,试礼服鞋子……,倒也几天没有见到了。

  “可是……,我不会滑雪”不像是推脱,只是实话实说。

  “没关系啊,老师教教就会了,很简单的。”

  “好吧,那周末见”笑着回答。

  “周末见”临了笑嘻嘻的加了一句“师兄也会去哦”

  顾澜清挂断了电话,继续工作去了,虽说辞职申请已经递交上去,领导那边也已经批准,接下来这个月剩下的几天时间就是简单的工作交接,但毕竟已经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感情,要离开了还真是有些不舍的。

  孟繁将手上挂断的手机甩到旁边的沙发上,盯着对面坐着的人挑衅道“你输了哦”

  孟俞川缓缓的喝了口咖啡,眼神对上不远处眯着眼睛带着笑意的陆衍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居然知道曲线救国的策略了。

  时不时就要被自己家的妹妹圈个套的孟俞川,几番招架下来觉得又好笑又无奈,随意和陆衍之那么一提周末有时间的话出去滑雪,哪想陆衍之听了抬头“没时间”,本想着作罢。偏偏孟繁听到后眼睛放着闪亮亮的光芒,以他对她的了解,只一眼便知道她肯定是感兴趣了。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孟繁拉笑着凑过来“哥……,要不要打个赌”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却也顺着说道“赌什么?”

  “就赌师兄这个周末到底有没有时间啊”,说完就见陆衍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继续“我赌师兄有时间”。

  就听到展景墨淡淡开口“哦,真不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孟繁“……”。哑口无言。

  孟俞川看着她垂头丧气的表情,无奈“那我换没时间好了。”

  果然刚才还一脸郁闷的人现在完全换了副面孔似的,兴奋的表情溢于言表,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趁着等待接听的空子特意的将手上的电话在陆衍之跟前晃了晃。

  孟俞川也不计较“恩,认输”双手一摊,调整了下坐姿,整个身子随意的倚靠在沙发上。

  “好,我要搬出去住。”跟以前一样,只要她赢了的话,就可以提条件。

  孟俞川顿时阴沉着一张脸“不可以”。

  看孟俞川一副没的商量的表情,轻声软语商量道“我到师兄家借住。”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住过。

  陆衍之自顾看着文件,头都没抬淡淡的抛了句“不可以”。

  孟俞川也不说话,对着她耸了耸肩,迅速起身,利落的套上西装外套,转身就走了出去。

  头也不回,打了个招呼“走了,下次聊。”

  “不送”说完看了眼呆呆站着的孟繁提醒道“你哥又被你气走了”。

  嘟囔着“谁气他了,我还不开心呢。”

  最终不欢而散。

  “有时间吗,晚上一起吃饭?”陆衍之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心情很不错。

  软糯略带歉意的声音传来“今天……要跟朋友一起吃饭。”

  貌似那头的陆衍之也不在乎,笑问“可以带家属吗”

  顾澜清“……”

  就听他:“好吧,反正是自己一个人,晚上只好随便凑和吃点喽”。

  顾澜清从他故作幽怨的语气,分明听出丝丝的笑意。

  “我没有说不可以啊”。

  “哦,那请多多关照了。”

  晚上自己到了餐厅,刚刚坐下没多久。

  “你家男神真的过来?”叶珊珊凑过来和自己小声说着。

  “为什么这么说?”疑惑问道。

  “因为你坐下来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来回的翻看了无数次手机了。”

  “就这样”看手机不是很正常。

  “是啊,他就是经常临时过不来,我就会看手机啊”说着瞥了旁边的章烁一眼。

  章烁:“没有经常,确切的数字是两次。”

   “是吗,记不清了,反正我说经常就是经常”对着章烁。

  “好,你随意。”已经习惯了。

  正在此时就见陆衍之已经过来了,互相打了招呼坐下了。

  顾澜清和他们俩人那么多年的交情自然没有拘束,除了陆衍之和章烁是第一次见面外,开始的时候客气的打了招呼,之后倒也自在,除了谈到婚礼的事情,他只是静静听着,其他的话题倒也偶尔笑笑说上几句。

  陆衍之刚从洗手间出来,遇到章烁正巧在门口抽烟,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正欲离开,就听到对方笑着开口:“当年大学的时候我可是顾澜清的众多追求者之一呢?”

  淡淡开口“哦,是吗”声音出奇的平静。

  看着陆衍之毫不在意的反应,有些疑惑“一点都不在乎?”

  认真的看着他回答“需要在乎吗?”。

  一句话堵的章烁哑口无言。是的,根本不需要在乎,就像是自己对叶珊珊一样,没有遇到他之前的岁月里,只希望她也是幸福的就好,其他的根本不重要。何况顾澜清从来也没有接受过自己。

  缓了缓神,站直了身子“想然陆总的追求者不在其数吧”,说完自己也尴尬了下“没别的意思,受人之托。”

  陆衍之也不想继续陪他绕弯子“有话直说”。

  “你对顾澜清的情愫不止于此吧”笃定的眼神。

  陆衍之也微微诧异,没有回答。

  就见章烁已经跨步走了出去,回头看了自己一眼“放心,这种事情还是当事人说比较合适。”

  章烁早就听叶珊珊经常在自己身边提到顾澜清的男朋友,拜她所赐,总之顾澜清和她知道的事情,他就没有不清楚的,唯一便是没有见到陆衍之本人。今日一见,倒是忽然想起叶珊珊问他“你说陆衍之为什么那么多年没有谈恋爱呢”

  他回“澜清不也一样。”

  “不一样,陆衍之一看就是那种很多女人前仆后继的扑上去那种啊。”

  他咬牙:“你也是?”

  看着阴翳的表情,叶珊珊马上指天发誓:“没有,绝对没有。”

  他伸手将她的胳膊放了下来,叹了口气“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十七、情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