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回去?

  陆衍之轻轻开口:“那你还记得其他什么吗?”

  “成绩很好”顾澜清如实回答。

  “还有呢”?陆衍之挑眉。

  “长得很好看”。

  他笑“哦”,继续“还有吗?”

  顾澜清想了想“很多女孩子偷偷喜欢你”。

  他笑意更甚:“包括你吗?”

  顾澜清思索犹豫好一会,摇了摇头,没说话。

  陆衍之眯着眼睛:“没有?”

  顾澜清抬头盯着他的眼睛:“不知道。”

  陆衍之无奈叹了口气:“还是这么爱说实话。”

  顾澜清刚准备继续开口,就见叶珊珊走了过来,笑着:“我说人怎么不见了呢,跑这边说悄悄话呢”看了陆衍之一眼“回家慢慢说,借我一会,失陪哈”拉着她就往旁边走去。

  顾澜清不解,却是跟上她的步子:“什么事情非得……”,话没说完止住了。

  有些惊讶:“叶……沐”。

  “嗯”看着她惊讶的表情,叶沐继续“叶珊珊没提前告诉你,她特地邀请我过来的”。

  看向早已逃走不了踪影叶珊珊,恨得牙痒痒,脸上却是笑着:“哦,她最近比较忙,可能忘记了吧”。

  也不和她过多的纠缠在这件事上,随意问道:“听说你辞职了”。

  顾澜清记得自己分明没有和家里的任何人说起,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却也是如实回答:“嗯,有段时间了”。

  叶沐:“叶叔那边?”

  顾澜清:“暂时还没告诉他”。

  叶沐直接问:“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顾澜清闻言眉头一皱,她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他笃定她终归会回到L市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再说吧”暂时她还不想离开。

  陆衍之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澜清一个人独自坐在长椅上静静地发呆。

  轻轻走过去,伸手:“待会要感冒了,快进去吧”。

  顾澜清微身看过去,注意到他仅穿了件衬衫,微微皱眉,忽然低头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礼服,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扬起冻的微微泛着红晕的脸蛋,浅浅一笑:“好啊”。

  晚上陆衍之送她回去,一路上顾澜清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尴尬极了,不好意思看陆衍之,果不其然如他所说一不小心又感冒了,偷偷又瞥了他一眼,看到他微微皱着的眉头,更是得心虚的不敢抬头看他,侧头看向窗外。

  就听到陆衍之吩咐司机:“前面路口麻烦左转”

  “咦,这里不是应该右拐?”顾澜清疑惑看向他。

  “我记得这边有家药店”他开口。

  “哦……可”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打针吃药,微微张口,看向陆衍之投过来的审视的目光,想了想还是不忍辜负了他的好意,没再说话算是无声的默认。

  可能由于时间有些晚了,又是寒冬,路上的行人都寥寥无几,就不用提什么客人了,放眼看去,偌大的药店里只有一位看上去很是和蔼的医师,手上正捧着份报纸认真的看着,察觉到门口的动静,扶了扶鼻梁处的老花眼睛,看了看牵手依偎进来的这对客人,两人穿的尤其正式,男的西装革履,近了闻到身上带着明显的酒气,女的一身浅粉色晚礼服加小披肩,外面披了件西装外套,职业的素养让他皱了下眉,感叹现在的年轻小姑娘,为了风度漂亮把忽略身体当成家常便饭,不觉得摇了摇头。

  陆衍之对着医生欠了欠身子刚一开口:“她着凉感冒了”就听到旁边的人应景的“阿嚏”一声,随即正尴尬的看着他笑。

  医生看着对面的两人:“嗯,看出来了”。

  接着就放下手中的报纸,随手抽过一张纸,沙沙的在纸上写着些什么,顾澜清担心到时候开出一大堆苦涩的药丸,只得自己乖乖吃下去,正想凑近商量能不能尽量少开点,就看到医生刚刚好抬头,盯着她自然问到:“不是妊娠期吧?”

  顾澜清只顾着看笔尖处的字迹,一时没有听清,迷惑着:“抱歉,刚我没听清楚”

  医生正要开口复述下,就被陆衍之打断:“没有”。

  “哦,那这些药可以放心吃的,到里面的窗口取完就可以了,服用方法单子上有”说着将刚刚写着的那张纸直接越过她递给了陆衍之。

  陆衍之面色平静的接过后礼貌的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过去取药,就听到医生善意的提醒:“夫妻两个准备要孩子的话,最好不要喝那么多酒”。

  顾澜清此时却是将这句话听的一清二楚,呆愣着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回答。倒是陆衍之面不改色,对着医生笑了笑,无比诚恳的说了句:“好的,谢谢。”

  顾澜清禁不住暗暗想着,有时候真的不得不佩服陆衍之过人的镇定自若和过强的心理素质。

  后来无意中她窝在他怀里向他讨教,问他怎么做到惊安不溢于面的强大的心理素质的,他怀疑看着她问:“在你面前我什么时候这样子了?”

  她将俩人买药的事情回忆给他听,只见他静静听完,淡淡说了句:“就这个?”

  “嗯,就这个”顾澜清点点头。

  他笑着“人家医生哪里说的不对了,有什么好惊讶的”。

  顾澜清白了他一眼:“那时候我好像跟你还没好到讨论生孩子那一步呢”。

  陆衍之故意逗着她“哦,那是好到哪个地步了?”

  顾澜清知道他肯定又是要套路她,笑了笑就是不说话。

  就见陆衍之伸手轻轻摸着她依旧平坦的肚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还不是早晚的事情吗”。说完突然低头趴在她的肚子上,小心翼翼的对着肚子里面的小生命:“爸爸很听话,可没有喝酒了哦”。

  顾澜清闻言,不得开始重新评估他的智商:“才两个多月而已,哪里听得懂”。

  陆衍之:“多听听总听得懂的”说完停顿了下,笑着“除非,跟她妈妈一样笨”。

  顾澜清“……”。她哪里笨,她虽然一点也不愿意承认,换做别人,她都可以蒙混过去,但是眼前的人是陆衍之,她高中物理成绩一百分的卷子可以考到三四十分的壮举,作为她亲爱的同桌的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二十四、回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