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七、儿媳妇吗

  接下来的几天出差初回的陆衍之似乎变得忙碌起来,除了每日的电话外,也没能够再碰到面。顾澜清也依旧过的清闲,闲时看看书,遛遛狗,过着悠哉悠哉的小日子,偶尔想起陆衍之也觉得内心满满的乐意,反倒是很享受现在的状态。唯一觉得有些头疼的便是她那位父亲,她心底自认为跟他的父女关系远谈不上那种无话不谈的融洽,偏偏这两天两人通话的频繁程度远远超出了她对这种关系的认知,对于这种转变几乎让她不知所措。

  看着手上响起的电话,顾澜清抚额。

  “停……您到底想说什么”在叶远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事情后,她终是无奈,索性打断问出口。自从上次回去一趟之后,她自认为以她父亲的心思,两人间虽有隔阂,但不可否认他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没有过多的解释,相必他已了解,她是真的对他已经释然,他现在关心的另有所系,他不挑明,她亦装着糊涂。现在摆明了她着实不想继续糊涂下去。

  对方停顿了几秒,缓缓开口“抽空带回家给我看看”

  顾澜清一愣,轻声开口“啊”

  “啊什么,不就是你那个遮遮掩掩,叶沐去了几次,不肯一起回来的始作俑者吗”

  顾澜清脸颊微红,柔着声音“过阵子吧,叶沐跟您说的”既然知道了,也没什么可隐藏的,随口问了下。

  “上次你回来,你阿姨说看你抱着手机笑的样子,八成是谈恋爱了,我还不信,问了小沐几次,他倒是反常的沉默,什么都不肯说”

  她自知,以叶沐的性子,他不想说出口的事情别人还真是打探不出来,它父亲又岂会不知,所以才亲自从她这里下手,连蒙带猜,逼的她自己承认。

  “嗯,过阵子再说吧”她指带陆衍之回去的事情。说出来的话听上去很像是敷衍,却实在算不上是敷衍,她跟陆衍之虽说在一起有大半年了,倒不太愿意去揣测他的心思,随意的替他做决定。

  精致高档的法式餐厅,不似熙熙攘攘中餐厅的热闹,静谧的角落里,浅笑温润的男士正襟坐着,望着对面的女人“看上去没有我,你这些天过得很是滋润呐啊”

  陆衍之微眯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浅笑着说道,细听下几分玩笑几分打趣。

  “热恋中的女人不应该是这幅模样”

  顾澜清觉得听上去颇有几分好笑,“请问陆先生……热恋中的女人应该是哪副模样?”

  见对面的人没什么反应,接连想到和叶珊珊无意间看着某部电影桥段,脱口而出“难不成是久别难敌相思,扑上去搂着抱着说我爱你啊”

  刚说完,顾澜清看着对面的人,颓然发觉说的着实有些唐突,脸上不由泛上红晕,尴尬间抓过旁边的杯子,正准备喝上几口压压惊,就看到对面的人认真的瞪着她,不苟言笑,似是思考过后一本正经的模样“若是这次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我也可以扑你”

  “噗……”顾澜清没来的及咽下去的一口水极其不淑女的在他面前喷了出来。

  顾澜清大囧,自己向来性子淡然,加之跟叶珊珊厮混已久,对于她偶时的口无遮拦,语不惊人死不休早已司空见惯,除了陆衍之,现在还真没有几人可以将她堵成这幅模样,突然想起上次在机场自己的行为,可不就是自己扑上去的,只差了出口的那句“我爱你”,不由的心里发虚。

  温润的双眸直直的看着陆衍之,只见他抬手轻轻抽出纸巾,轻飘飘的看了自己一眼,笑意愈深将纸巾递了过来。

  顾澜清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下意识的准备伸出右手去接,冰凉的指尖微微触到他温热的掌心,抬头的一瞬恰恰看到他不明微微皱起的眉头。

  “下雪了!”走在前面顾澜清望着灯光映射下倏而间散落而下的银色雪花,回头看向陆衍之,清澈的眼睛里此时铺上了满满的兴奋。

  “嗯”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雪”他轻轻开口。

  顾澜清看着他认真的摇了摇头“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雪,绚丽漂亮,落在手上却稍纵即逝,我喜欢下雪天”还因为雪天是最适合想念的日子,埋葬了的那些时光里,她留给自己肆意想念他的时光,通通都是下雪天,她愿沉沦在最美的日子里念念不想忘。

  “明明是个畏寒怕冷的人,却偏喜欢下雪天”

  “没办法,就是喜欢”就像她对待感情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却终是喜欢那个最让她觉得没有底气的人。

  他别有意味的笑了笑,轻轻唤她“过来”

  “嗯”

  “小心着凉”说完伸手抚去她发上的银白,低声笑着“虽然我很想跟你一起白头,但是……”

  停顿了下,“但是我更担心你会着凉。”

  她在心里默默哼了一句“一点都不浪漫”。

  仿佛知道她的心思“顾澜清,对于滑一次雪就要感冒一次的人,你告诉我,我的担心多余吗?”

  顾澜清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总计也就和孟繁他们一起滑过两次雪,次次回来必然就是重感冒,他不提醒她自己都要忘记了。

  “没有……”。

  就在她刚刚说完,就看到陆衍之接了个电话“喂……”

  “宝贝……想我了没”

  顾澜清实在没有偷听别人电话的坏习惯,只是奈何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着实大声通透,尤其是“宝贝”两个字,加之陆衍之仿佛有预感般早已刻意将手机微微拿开耳边,她在旁边反而实实在在听的清楚。不免觉得好笑,更是好奇的偷偷打量着他。

  陆衍之此时难得的神色诡异,俊逸的脸上略显出几分尴尬,匆匆瞥了她一眼,顿了顿,无奈“……妈”。

  顾澜清低头浅笑,原来是他母亲,怪不得唤他宝贝,却丝毫没有一点矫揉造作,听她的声音语气,猜想可能倒是个活泼有趣的人。

  接下来的陆衍之一本正经“您要吓到您未来儿媳妇了”

  而他口中的“儿媳妇”顾澜清此刻风雪中早已凌乱。

  

二十七、儿媳妇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