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三、亲人

  顾澜清肆意悠闲、自由烂漫的日子倏然结束了。

  这一切源自林韵口中带来的消息。顾澜清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断断续续的背景嘈杂声,加上对方的语速异乎寻常的急迫不安,她隐约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来,终于在听清楚那头的声音后,陷入了久久无措的沉思。

  在顾澜清十几岁之前的记忆中,亲人对于她来说就是她最亲近的母亲顾染,她那越来越不经常见的到的父亲仿佛总在亲人的边缘徘徊,情感与陪伴她都不曾体会的到,除了身上流淌着的相近的血液,只有这份血缘关系会让她觉得,亲人,除了她的母亲,还有她的父亲以及她从未谋面的祖父母。

  她的母亲大多是少言沉静的,鲜少提及父亲的亲人,除了偶时心情较好,她的心情好通常是指接到父亲将要回来的消息,她会寥寥几语提及父亲的家人,但是这种状况也越来越少,因此顾澜清只能凭借着脑海中零散的片段,勉强勾勒得出一条条的框框架架,关于他的父亲,他的家人。

  他是叶家唯一的儿子,貌似还有个小几岁的妹妹,为什么她觉得是貌似,因为她也不确定。

  大约是在她七八岁的时候,她开始厌恶透了每个周末,因为自己总是要走好长好远的一段路,穿过两个拐角的街口,和一个布满了绿色藤蔓的小公园,去到舒姨那里学习一整天的舞蹈,练习期间根本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汗水常常浸湿了衣服,紧巴巴的贴在身上,很是不舒服。

  这天下午刚好舒姨那边临时有些事情烦神,她便难得的被允许提前回了家,她乐呵呵的一路小跑着回到家中,趁着时间还早便溜到书房的书架后面,席地而坐,着手自己纠缠了母亲好久,才得来的心心念念的积木。

  听到有房门吱呀的声响,她正玩的认真专注,随后就是一声声浅浅脚步声,渐渐走近却又停止了。她细细听了下声音,再是熟悉不过了,于是低头继续小心翼翼的搭建着,有些沾沾自喜,眼看着整个杰作已经初具雏形,即将圆满完成。

  “这么些年了,我不奢求妈会原谅我,可是,澜清还小……”。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好奇。

  “她还是个小孩子啊,有些事情对于她来说,太束缚和沉重,我只想她开开心心的就好”。

  她隐约听到母亲的语气竟有几分哽咽。

  “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唯有这一件……我们……哪怕是父母也不可以替她做决定”。

  片刻,房间里恢复了寂静,脚步声也渐渐远去了。

  她知道,母亲口中的那声妈,是祖母无疑了,她有些好奇,究竟会是什么模样的人,当然,对于这份好奇,自然显得浅薄很多,远没有非要去追究探寻的程度,她把这归纳为对于一切未知事物的好奇罢了。

  当然,她的这份好奇,几年后也便不再是好奇了。

  初次见面,彼时的她来到一个无比陌生的环境,遇见的都是陌生的人。

  顾澜清跟着母亲待久了,沉静稳重的性子自然可以学得几分相像,着看着眼前眼神矍铄的老人,浅笑着试图掩饰着自己内心深处无人可以舒缓的局促不安。

  老人显然对她的好奇并不亚于她自己,她细细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最后落在了她漂亮的眼睛上,缓缓开口:

  “你跟你母亲倒不是很像……”。

  “嗯,我不及母亲漂亮”她不置可否。

  “坦然倒是件好事。”说罢,挥挥手,跟客厅坐着的叶远打了个招呼:“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你看着安排住下吧”。

  她的房间在二楼的左手第一间,一眼看上去格外的宽敞,还有个大大的阳台,令她比较意外的是,房间的装修不似客厅那般雍容华贵,流光溢彩,反而自成一格,没有过多繁杂的装饰,简洁大方,倒和国外的住处有几分相似,她倒满意极了。

  不知道谁养了一只纯白色的波斯猫,经常光顾她的房间,起初她并不知道。直到几天后的某个晚上,她想到阳台上吹吹风,偶然发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缩在阳台的角落,犹豫着便走了过去,它一双翡翠色的瞳孔,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后来,这只波斯猫丝毫没有丁点儿入侵的觉悟,不但光明正大的占据了阳台的位置,更是堂而皇之的睡在自己的卧室。她渐渐的便习以为常了。整个中学时代,顾澜清便是住在这里,对于家里的一草一木,从陌生至熟悉。除了她那位奶奶,基本上住在老家,不常过来,何况本就喜厌不显于色,更让人摸不清情绪,琢磨不透。

  现下,突然听到老人病重的消息,她顿时有些愕然,五味杂陈。有些尘封着本已遗忘逝去的往事,却在这一刻纷纷涌上心头。

  凌晨二点钟,医院长长的走廊出奇的安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短暂的宁静。

  消毒水刺鼻的味道弥漫散布,充斥着周围。顾澜清只觉得一阵阵反胃恶心,努力的按压着胸口,尽力想忽视这份身体的异样症状。

  “爸……”。

  顾澜清轻轻推开了房门,望着病床边的父亲,短短几日不见,看上去却明显憔悴了许多,胸口有些闷闷的,不由得出声,笑语竟带着几分哽咽。

  叶远转过身来,便看到她静静地站在门口,笑望着自己,眼里虽是啜着湿意,偏偏脸上一副倔强的模样。

  “奶奶她……”

  他承认并不甚了解自己这唯一的女儿,看她这幅样子实实在在很是心疼,只是:“清清,不用担心,奶奶刚睡着了,不会有事的”。

  “嗯”她低头闷哼回了句。

  “医生说,就是上了年纪,有个小毛病什么的,身体哪扛得住,需要住院观察些日子”。

  看到她旁边的银色行李箱,叶远:“叶沐,你先送她回家休息下”。

  顾澜清一听这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人,恍然自己进来这么久,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刚想开口就听到叶沐:“嗯”。

  转头对着她:“走吧”。

  见她不动弹,叶远挥挥手:“先回去吧,明天再说”。

  叶家楼下。

  “回去好好休息”。

  “叶沐……”她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眼睛直视着前方,面无表情,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嗯……”。

  “你有很讨厌的人吗”她突然开口问他。

  叶沐一愣,随即脱口而出:“没有”。

  “那特别喜欢的人呢”

  他停顿了良久,不知如何回答或是不想回答,转头看着她:“……为什么这么问”?

  她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罢了”。

  

三十三、亲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