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标题章节

  没想到陆衍之兀自笑了,轻声:“要不要听我说”。

  “嗯”。

  她一口气说了这许多的话,心里顿时觉得舒坦多了,更是平静了许多,这么些年,日复一日积郁而来的阴郁心事,无人诉说,更不愿轻易与人说,仿佛都在此刻渐渐消散开来。

  “顾同学,别忘了我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商人”。

  她正认真听着,不想他说到一半的话却突然停了下来,久久没有下文。

  顾澜清此时不由觉得一阵脑瓜疼,最怕他的这种欲说还休,拐弯抹角。

  她虽不是个傻楞之人,可是一旦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智商总是难免受其干扰忽的直线下降。

  记得以前的学生时代,换做他偶尔心情大好,竟会一反常态,主动且慷慨的向她伸出友善的援助之手,他会稍微侧身,瞥一眼她手中惨不忍睹的试卷分数,而后面无表情的在草纸上唰唰的演算给她看,常在她正神游物外,心不知所向的时候,飞疾的笔尖戛然纸上,停在原地。

  而后认真的看着她:“下一步应该怎样算?”

  顾澜清:“……”。

  突然被抓起来提问的这种无措感,她一点都不喜欢。就像前一天的舞蹈课压根没有认真在听,结果第二天便被舒姨点名给其他孩子做示范动作。

  此时她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有些不明正在蠢蠢欲动。

  果然,下一秒,陆衍之:“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她突然回忆起快毕业那阵子,大家都在忙着大海捞针似的不停的投递简历,找工作。有次陪室友过去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地方面试,她就在外面坐等着,短短时间就见室友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自己刚要起身,就见她憋红了一张脸,手抚胸口,深呼了一口气,激动:“呵,一猥琐的大叔,色眯眯的,看的我直瘆得慌”。

  此时顾澜清笑了。

  “还没有可怕的地中海,油腻的啤酒肚,身材也凑和,长得好看又不拈花惹草……说明你很自律,不过……商人自古轻别离且无奸不商”。

  陆衍之刚好有些口渴,正端着杯子来到客厅,听到她的话,不由的朝镜子里的自己看了看,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听到别人如此评价自己,恐怖的称赞亦。

  “非得用凑合和好看这种听着很勉强的词来形容……我吗”

  “哦,可以加个非常”。

  她倒是诚实的很,一点都不矫情矜持。

  他笑了下,接着:“有句话你倒是说的很对”。

  “哪句……奸商?”

  陆衍之:“奸商?”。

  “是……还是”她停顿了下“……不是”。

  “所谓的自私,只不过是最真实的心之所向,所求”。

  她有些听不明白。

  “我想得到的,或者正在努力着得到的,必定是我想要的”。

  如果听到这里,她还听不明白,就真的是有些痴傻不明了,他在回答她,告诉她。

  他所求左不过一个顾澜清。

  她怎么能够轻易忘记他陆衍之的个性呢,他向来是如此的足够理智,足够势在必得。

  

无标题章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