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有你

人亦念其家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横遭突变

  当你真正踏入社会之后,便会知道家境这两个字有多么重要。拜金主义和极端的功利主义成为社会风气,一个崇尚社会慈善的单纯人士必然会受到耻笑。

  今天是2018年1月1日,却不是整个衡阳市的1月1日,至少郑好一点也没有体会到新年的快乐氛围,反而觉得生活突来的意外,让她的整个人生支离破碎。

  首先是郑鸿年,郑好的爸爸的公司盛世鸿年破产,旗下的员工纷纷跳槽,甚至更有甚者雪上加霜,出卖公司的商业机密不说,还曝光盛世鸿年昔日的黑暗交易,涉嫌走私毒品。其名下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全部被封,家里大部分的佣人连工资都没结就各奔东西,另谋他路,催债的日日上门,污言秽语,出口成脏,扬言再不还钱就要逼迫郑好当卖**。亲朋好友虽不至于瞬间变样,但是突然间消失了往日的热络,世态炎凉,可见一斑。

  其次是,从小一直陪伴郑好玩伴兼保镖秦邵北3年前锒铛入狱,又在今天以秦皇集团新任总裁的身份强势出现,不过短短数日,两人的身份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更是让郑好觉得世事无常。

  小雅别菀,郑好现在居住的别墅,现在的她在位于青玉山的半山腰别墅被封之后,便居住于去世的母亲留下的一栋别墅。

  新年的瑞雪,纷纷扬扬,惹得不少路人匆匆躲避,而在小雅别菀郑好所在的别墅外,却是有不少讨债的人冒着刺骨的风雪,高举着用鲜红的血液写下的声讨宣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零下的低温使得鲜血的表面结成一层血色的薄霜,一群愤怒的讨债者用粗暴而无奈的方式堵在门口。

  尽管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此时此刻逼迫的只是一个已经失去美好家庭的女孩,但是那又怎样?既然他们的已经因此遭遇了不幸,又为什么让导致他们不幸的元凶所宠爱的女儿快快乐乐?

  “郑鸿年还我血汗钱!欠我们的血汗钱,天理难容!!!”

  “盛世鸿年,不还钱别过年!”

  “郑家,还钱!郑家,还钱!”

  “郑家丧尽天良,做昧良心的勾当,迟早是要遭报应的。”

  一时之间,别墅外面,叫骂声不绝于耳。

  “砰砰砰”

  “噗通,哗啦哗啦。”

  原来,一个情绪激动,面红耳赤的中年男人,挑了一块看起来比较薄的玻璃,拿了一把锋利的斧头奋力敲,一边砍还一边叫“还我钱,还我钱!”

  在他的身边也围上了几个人,手机拿着大石头准备帮忙,无奈玻璃碎了表面的一层,另外一层敲了几次也没破。

  碎玻璃渣哗哗的往地上掉,让本来已经陷入疯狂情绪的他们表现的更加激烈,让原来内层的玻璃出现了深深的裂纹,很快也碎裂了。

  这一片的吵闹,惹得在别墅周围的人,纷纷张望,对郑家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叹万千,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到整个衡阳市乃至整个m国新闻和报纸上曝出郑家多年来各种非法走私交易,以及郑鸿年涉及猥亵幼女,涉及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已被逮捕,他们也料不到郑家竟然是如此丧尽天良的一家。

  不过就算是这些黑暗交易跟他们这些邻居无关,他们依旧也对郑家的所作所为表示愤怒,仿佛自己平日里的某些感情被欺骗了,或者仿佛自己对某种美好的想象被瞬间破灭了。

  本来只是准备袖手旁观的他们,此刻看到这群讨债人的情绪突然激化,周围的人也怕闹出事来,急忙喊来了保安并且报警。

  装修豪华的别墅里

  “方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为什么会这样?”

  “小姐,对不起,方伯也不清楚,只是现在老爷已经入狱了。”

  “不,怎么可能?我爸爸怎么可能会做这些违法的事情,我不相信,报纸上说的都是假的。”郑好晶亮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乌黑的瞳仁又明又亮。

  “小姐,方伯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方伯,你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都告诉我,为什么一夜之间,我们郑家就被查出了这么多的罪名,而我爸爸又怎么会直接进了监狱。”

  “小姐,方伯……唉……”

  “快告诉我吧,方伯。”郑好水灵灵的眼睛闪着泪光,纤细白嫩的手指紧紧攥住,目光里闪动着迷雾般的哀求与急切。

  “小姐,你不用管这些是不是真的,也不管这些是怎么发生的,这里有一张200万的银行卡请你收好,然后,收拾行李带上一些必需品离开这里吧,我已经给你买好了今天18:30飞去A国的飞机票,这是老爷最后能留给你的东西。”看着郑好的哀求,方伯的眼中充满沧桑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和痛苦,挣扎过后,又变成了坚定与冷静。

  “别,方伯,我不要这张卡,我也更不可能离开衡阳市,你知道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抛下爸爸不管呢?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以及有什么补救办法。”

  “小姐,这些我一概不知,而且就算我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那就等到自己有实力了,再来查明真相,为老爷报仇,否则我告诉了你事情的经过,只会害了你。”

  “老爷给我这张卡的时候,让我好好照顾你,并且让你原谅他,他最大的牵挂就是你。”

  “你-胡-说。”郑好急的脸蛋透红,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几个字,并且紧紧的盯住方伯的眼睛,一眨不眨,企图从那双沧桑的眼中看出来什么异样的情绪,她紧咬的唇瓣透出一丝丝血红,如冬日的红梅般在此刻绚烂的绽放。

  “小姐,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从你还未出生我就在郑家做管家,从我来郑家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此生誓死听命于老爷,绝不违背老爷的任何命令,所以,请你相信我。”方伯一直平静地眼里闪过一丝庄重和固执,对此他确信无疑。

  “好,让我相信你也很简单,你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郑好比他还固执,她只是在追问真相。

  方伯略微沉默了一会,紧锁的眉头皱成一团,又深深地凝聚起一口气,随后变成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看着郑好这么的固执,又面对着她如此期待的眼神,他的铁石心肠开始有那么一丝丝的松动,但是终究只是那么一丝丝而已,这一丝丝的心软还不足以让他违背自己真实的意志。

  “小姐……别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而且,老爷他也……”方伯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哽咽,欲言又止的他也是老泪纵横。

  “他怎么呢?你说啊,方伯。”

  “老爷……他应该是回不来了。”沧桑的声音响起,是那么的无力和脆弱。

  听着方伯的这个回答,郑好如遭重创般突然间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一样,脑子里有一直一根紧绷的弦突然断裂,悄无声息,却在她的内心世界里掀起轩然大波,久久不能平静。

  一张精致美丽的脸蛋,皱成一团,只听她无声的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呢?”

  

第一章横遭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