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大病一场

  寒冷的夜里,轮船驶向远方。

  等郑好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她摸着自己疼痛的脖子,不知道这是哪里,于是,她看到了阿k。

  “阿k,我现在在哪?我还在衡阳市吗?”

  “小姐,我们在轮船上。”

  “什么?怎么回事,我要回去,方伯呢?”

  “小姐,方伯在衡阳市。”

  “方伯,怎么会留在那里?”

  “属下也不知道,但是临走前,方伯让我对小姐说,你不能做的事,他会尽力帮你去做。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你能做得到的,要么,养精蓄锐,有朝一日,一击致命,要么,有勇无谋,早日送死,永无翻身之地。爱你的人很多,但有些事你总要学会自己面对。”

  郑好默不作声,她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方伯的好心让她无法辜负。迷茫的她,像迷路的孩子,要是失去了方向,她需要一个答案,不管这答案对不对。

  她开口问阿k,“阿k,我该回去吗?”

  “小姐,千万别回去。”

  “可是……”

  “小姐,这是之前老爷说的一段话,你可以听一下。”

  “阿好,原谅爸爸,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保护你。你离开了衡阳市,爸爸才觉得生活还有希望,才有可能活下去,所以爸爸只能让方伯把你送走。”

  “阿好,爸爸爱你。”

  郑好的心像破了一个洞一样,在寂静的夜里,密封的空气里,格外疼痛。

  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她让阿k先出去,自己想静静。在阿k转身之际就把头埋在胳膊里,蜷缩成一团。

  哭泣能改变什么?

  什么也改变不了,但她也只能哭泣了。

  阿k守在门口,刚才慌张的他,没有把门关紧,现在也不好把门关上,冷风里,模模糊糊他听到了什么痛苦的,悲哀的哭泣,却什么都改变不了。周围人已经帮她选好了路,并且因为这条路上是她最爱的人决定的,所以她无法拒绝,只能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听着这挠心般的哭声,阿k想吸一支烟,却只深吸了一口冷气,带着海洋潮湿的腥气,充斥在整个鼻腔。

  他觉得用这段假的录音,欺骗小姐让她痛苦是错误的,但是他却并不后悔这样做。至少,他完成了方伯交给他的任务,而至于小姐有多伤心,阿k心想他只能陪着小姐熬过这段伤心的日子吧。

  人在路上,为了得到一些东西,总要舍弃一些东西,比如诚实,比如良心,而最后却发现这些其实是人生在世最宝贵的东西,这时,已经无济于事。

  所以,便会拼命地去守护善良的人,尽管他们还很弱小,很没用。

  M国在北方,属于典型的季风气候,四季分明,冬干冷,夏湿热,A国在北方的沿海地区,属于典型的海洋气候,四季潮湿。

  这艘轮船以30海里/小时的速度,将在一个星期后到达A国。

  途中,由于郑好的情绪一直不稳定,再加上晕船,导致她发高烧到40度。这场大病,让她烧的暂时有点神志不清,反应迟钝,亦或者是她在变相的逃避和怀疑人生。

  郑好的高烧,让阿k这几天心急如焚,请了轮船上的一个女护士悉心照料,而这样的状况直到第五天晚上,才有所好转。

  郑好,睁开眼睛,喉咙干涩,目光无神。

  阿k在一旁陪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郑好难受的样子,他想安慰,却不知道从何开口,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骂自己“嘴笨”。

  着急的他越想说话,就越是说不出来,心里的憋屈,竟让一个硬汉红了眼眶。

  “小姐,你好点了没?要不要吃点东西?别……别这样,老爷也会担心的。”

  郑好,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拿被子蒙到头上,在里面闷闷的说了一声“你先出去”。

  阿k听言,转身出去,听到们关合的声音,郑好把头露出来,面露绝望,眼泪哗哗直流。

  “为什么?爸爸,为什么?”

  过了2个小时左右,阿k返回,手里端了一碗粥,进入房间。

  “小姐,吃点东西吧,不然没力气。”

  “嗯”。郑好红肿着一双眼,应了一声,随后道:“阿k,让我先洗洗手吧。”

  一场大病,似让她想通了。

  第六天,郑好大病初愈,她洗了澡,换了一身新衣,出了房间,也不觉得晕船。

  看着一望无垠的海,远方的海面起起伏伏,她脸上竟带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好的画面。

  

第四章大病一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