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针锋相对

  “彼此彼此,秦邵北,你不也是这样,表里不一的衣冠禽兽。”

  “说的好,所以你也是在用衣冠禽兽,形容你自己。”

  “不敢,这可是你秦邵北的专用词,我怎么敢抢?”

  “呵,我还真没见过有什么事,是你郑家大小姐不敢做的。”

  “我胆子小,不敢做的多了去了,你可别吓我。”

  “哦,是吗?”他弯下腰,俯身看她,剑眉上挑,带着**的意味。

  郑好才反应原来在说话间他已缓缓靠的这么近了,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说话就说话,别离我那么近。”

  “我还没嫌你,早上起来没刷牙,说话释放氨气。”论嘴毒,秦邵北可是丝毫不差。

  “你,滚开。”郑好猛的被他这么一说,一张脸蓦地通红。

  “呦,还知道不好意思,真是稀奇啊。”

  “我说让你滚,没听清吗?”

  “郑好,你是没睡醒,还以为这是郑家呢?睁开你的眼睛给我看清楚,这是我的房子,是我家,你有什么权利,在我家,睡我的床,还让我滚。”

  “嗯?”

  “行啊,这是你家,住一晚多少钱?说吧,我付房租。”郑好听到他这么说,当下气极反笑。

  “我还真不知道,郑家破产了以后,你有什么底气跟我这样说话?”秦邵北看到她脸上刺目的笑,心里着实不痛快。

  “你管的可够真宽的。”她带着讽刺,对于眼前阴阳怪气的秦邵北她着实不能温言细语。

  “一个晚上100万,郑小姐,这个数目对你来说,应该只是九牛一毛吧。”他目光如炬,似乎准备试探什么,很快又恢复平淡。

  “呵呵,秦邵北,你可太高估我了,一晚上100万,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才是真正的九牛一毛,对我可是一次巨款。你倒不如去抢。”

  “当年你的一双鞋就要我赔300万,比起你来,我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怎么,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就以为自己有了资本找我这个失势的小姐,翻一翻旧账了?郑好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还记得那么清楚,怎么?不服啊?想报仇?来啊,我就在这。”郑好口不择言,面带讥笑,她无比的讨厌别人提起来曾经的事情,真的无比无比的讨厌。

  “你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没错,这才是我认识的郑好,你知道吗?每当我听到别人评价你,说你有多温柔善良的时候,我就有多么想上前去撕破你的伪装,让所有的人都看看,天真无邪的郑家大小姐,私底下究竟有多么的……不堪。”秦邵北几乎要笑,但却笑不出来,他用手扳过郑好的脸,想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却发现,她根本无动于衷。

  秦邵北永远也忘不了,她和那群朋友,枉称他偷了东西,让他认错。他百般解释,渴望郑好她们相信他的清白,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是被冤枉的。一群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逼迫他,而平时沉默寡言的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被赶出郑家。

  尽管到后来,再次偶然的相遇,他发现原来的误会已经解除,那场他被冤枉成小偷的闹剧,不过是小姐的一个朋友自导自演的玩笑而已,他又回到郑家成了郑好的保镖。

  但是这一段被冤枉的过往,他却不能轻易放下。轻易的伤害了之后,只有一句敷衍的道歉,就想掩饰他在离开郑家之后,流落街头好几年的惨遇?

  那几年,离开郑家,他因为年龄只有15岁,还属于童工,他干过路边夜市的服务员,择菜刷碗洗碟,扫地跑腿擦桌子,尽管又苦又累,最后还是因为打碎盘子收错钱扣了大半个月工资。他干过便利店的收银,当过学徒,也因为实在走投无路当过混混为别人干架,隔三差五鼻青脸肿,被狠狠的欺负过,也狠狠的欺负过人。

  最后在酒吧,好不容易把1年熬过了头,办了身份证,在酒吧当了半年驻唱,因为打伤了一个骚扰他的客人,又被辞退,也因为签了一年的合同,没有到期,他赔了钱,转眼之间又成了连一个房租都交不起的穷光蛋。

  那是一段特别想堕落的时光,他在酒吧认识的朋友,先是给他一支烟,告诉他里面有好货,会让人不自觉的陶醉,甚至飘飘欲仙。他抽了一根,果然很爽,从此他染上了毒瘾,学会了赌博,后来又花了半年时间戒掉了毒瘾,开始贩毒,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后来他看到哗哗流进口袋的钱,觉得那是他人生最富裕的时刻。然而,内心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深深的呼唤着,不,这些还远远不够。

  有机会重回郑家,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段经历,但也不代表忘记这段记忆,只是学会了用一种聪明的方法把它暂时的遗忘,封尘。

  温暖阳光下的天使,形象总好过黑暗环境里的恶魔。

  他喜欢郑家,喜欢做一个正直,诚恳的人,喜欢做一个帅酷的保镖,或者做一个郑好会喜欢的温润儒雅,风度翩翩的帅哥,而不是一个小混混,或者毒贩子。

  毕竟能走在阳光下,又何必非要走黑暗的羊肠小道,危险不说,也孤独寂寞。

  显然,这些郑好并不知道,或者就算知道了,也不过是无动于衷。

  “这,就是你的目的?”她嗤笑一声,表示不屑。

  “不,当然不是,我没你那么幼稚。昨天晚上你吐到我的衣服和车上了,车是劳斯莱斯,洗一次车50万,衣服是纯手工限量版600万,你吐过的,我当然不会再穿,我给你算300万,再加上100万的住宿费,你现在可是欠我450万。”

  “你以为我信吗?”

  “你以为我会骗你吗?有照片,有监控,由不得你不信。”

  “呵,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小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是您教给我的,你忘了吗?”

  “我忘了,早就忘了。”

  “那我帮你回忆回忆,啊,你接下来说,不然我们就法庭上见,对吧?”

  “不过呢,这样也没什么意思,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非要闹到法庭,到头来不还是要还钱,反而还非要弄得更加丢人现眼才满意?”

  “……”郑好沉默,她咬咬唇,并没有搭理他。

  “小姐,你说我记得这么清,你怎么就能忘了呢?”他的声音带着魔性,让人不自觉的被引入他的思维,那样深深的,无法忘记的回忆。

  曾经以为微不足道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内心居然会觉得羞愧。尤其当自己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内心竟然会产生不安。

第十七章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