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逼迫

  “你知道吗?我2年就能让你变成失踪人口,4年就能让你变成一个死人,不仅这样,如果你嫌死的太慢,我还可以特意帮你安排一次意外事故,你连4年都用不了,就会被宣告死亡,所以,别跟我作对,懂吗?”秦邵北字字清晰,分明平淡的语气,却让郑好感到毛骨悚然,他一把抓住郑好的头发,强迫她回忆。

  她吃痛一声,却没有反抗,早就被他激的心乱如麻,溃不成军。

  “这可是一字不差啊。”

  “小姐,你说我说的对吗?一切都和3年前一样。”

  “难为你还记得那么清。”郑好被揪的头皮发麻,她抽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松手。”她试图用手制止他。

  “怎么样?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还没有尝试过被人揪住头发的滋味吧?怎么?感觉好受吗?”

  “王八蛋,松手。”郑好不顾疼痛,硬是转过头来,一双美眸怒瞪着他。

  郑好纤瘦,娇小的身形在秦邵北高大,健硕的身形下显得单薄,脆弱。

  “凭什么?告诉你,3年前,我就想这么做了。”

  “你无耻,滚蛋,放开我。”郑好,怒骂。

  “放开你,想得美。3年前,我求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放过我?但凡你对我有一点仁慈,我现在就不会这样对你。”秦邵北显得有点疯狂,他的情绪激动,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又抓了抓她的头发。

  他疯狂的想发泄什么,却发现愤怒充斥在胸腔,似乎想把他燃烧,但是内心仍有一点点的刺痛和柔软,而正是这一点点的别扭,让他有那么一丝的下不去重手。

  郑好纤瘦,娇小的身形在秦邵北高大,健硕的身形下显得单薄,脆弱。

  “我说了,别跟我提3年前,3年前的郑好,已经死了。”结果郑好比他还激动,她抬高声音,像是嘶吼尖叫,不似他男性的声音低沉,在宁静的早晨极具穿透力。

  “死了?放心,我会让她活过来的。”他贴近她的耳侧,带着渗人的寒气,每一分怒气仿佛都钻进了她的毛孔里,每一句话都带着磨牙的厉气,令郑好心惊不已,她勉强装作镇定,却不知道是该说软话,还是硬话。朝夕相处那么久,她竟然一点也不了解这个人。

  “你先放开我,有话就说话。”郑好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粗暴的抓住过头发,她倒吸一口气,疼的头皮发麻。

  “哼。”秦邵北却不搭理她,冷哼一声,又扯了扯她的头发,却没有用多大力气,但是力道也足够让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感到疼痛。

  “够了,你给我放开。秦邵北,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的,现在又装什么受害者?”她实在受不了,被人抓住头发,这样受制于人的动作,包含着侮辱与讽刺。

  她伸手推他,两人拉扯,胜负毫无悬念,郑好完败。

  “心甘情愿?老子他妈心甘情愿当一个强奸犯?就为了替宋瑞顶罪。”

  “你他妈的,你本来就是强奸犯。别拿自己犯的错往别人身上推,你要是本身行得正做得直,谁又能那么大本事往你身上泼脏水。”

  秦邵北稳操胜券,就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冷漠的注视着她费尽力气的挣扎反击,他甚至不需要有太多多余的动作,一个撇手,就让跆拳道四带的她因为疼痛而主动放弃。

  一种愤怒却无力的感觉,令郑好觉得难受不已。

  “你到底想怎么样?”无奈,挣脱不了,她正对着他。

  “你,主动亲我,我就放开。”他邪肆一笑,目光却依旧平淡的紧紧盯住她,仿佛刚才无礼的要求不是他提出的一般。

  “呸,妄想,亲一个强奸犯,我宁可亲一头猪。”郑好,轻蔑,鄙夷的看着他。

  “也对啊,郑家大小姐是如此的冰清玉洁,怎么会做对不起宋瑞的事情。”

  “闭嘴,你不配提他,和宋瑞比你算什么东西?”郑好反应激烈,听到他提起宋瑞又开始挣扎。

  “啪。”清脆的一声,郑好的头歪在一边,唇角裂开,渗出血。

  “呵,你情真意切,可不见得宋瑞就一定也对你痴情。”秦邵北出言讽刺。

  “郑家出事有半个月了吧,宋瑞能一点风声也没听到?你爸要吃牢饭的消息在衡阳市传的沸沸扬扬的,也不见他宋瑞吭一声。”

  “当然说不准,宋瑞现在还躲在哪偷笑,既骗的郑家大小姐围着他团团转,又能打垮郑家,这样的事,怎么能不在梦里笑醒?”

  “放狗屁。”她恨恨的盯住秦邵北,目光赤红,似乎要晕出一层水汽,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

  她喜欢的宋瑞,温润如玉,儒雅帅气,绅士有礼的豪门贵子,可不是秦邵北这种毫不讲理,粗鲁暴力的强奸犯。

  她用力的扭动,像疯子一样对秦邵北拳打脚踢。

  ——————

  解释一下

  中国的宣告失踪,是下落不明满2年。

  宣告死亡下落不明满4年,或者发生意外事故,下落不明满2年,有相关机关开具证明地可以不受2年限制。

  

第十八章逼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