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不能再忍

  “李总,你可要怜花惜玉啊,这么娇滴滴的小美女,可是惊不起你这一吓。”刘威,刘总,带着调笑的语气。

  “刘总,我跟你说,这女人啊就是贱,你可别看她这会冰清玉洁的,只要有钱,有权,哪个不照样变成婊子。”

  “呸,还装什么贞洁烈女呢。我告……告诉你,今天进了这个包厢,你不把秦爷伺候好了,我,李海,今天名字就倒过来念。”

  “可别这样,李总,这名字正着念多好啊,‘厉害’,这倒过来,不就成了‘海里’了?”

  “可不是,李总都牺牲这么大了,小美女,你还不表个态?”何永平,晃了晃手里端着的透明液体,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他妈的,不就是一个女人?拽什么拽?敢在秦爷面前摆谱,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李海被另外两个老总一激,粗暴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再加上本来就有讨好秦邵北的意味,在他看来,一个女人而已,他不过帮秦爷调教调教,说不定秦爷还会因此记着他的好,把西区的那块地给他。

  何永平看着暴躁起来的李海,禽了一支烟在嘴上,让旁边的性感美女点上。

  吞云吐雾间,似笑非笑。

  “这身段,这性情,可真是个尤物。”

  说完,转眸对上坐在他斜对面的何永平,皮笑肉不笑。

  又装作不经意的移开视线,看了眼那个表情淡然,默不作声,通身的气势却让人丝毫不敢忽视的人,秦邵北。

  殊不知,郑好听着几人的话,早已怒火中烧,不过却一直在忍。

  说话间,浑身酒气的李海,就在郑好面前,要用他肥乎乎的手,碰到郑好,另一只手准备给郑好点“颜色”看看。

  明明是主角秦邵北从一开始就默不作声的,低调的仿佛普通人,他只是骄矜的半躺在真皮沙发上,用一双冷漠的眼神看着这一切,仿佛看笑话一样,而这一切都与己无关。

  郑好一双清冷的眸子,藏在黑暗中,晶莹透亮,仿佛闪着碎光。

  却是打心底里厌恶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她恨恨的咬了咬牙,粉红的唇瓣上留下一道白痕,又松开时显得晶莹饱满,带着让人一亲芳泽的诱惑。

  清脆的一巴掌,她啪的打了下去,用的力道之大,震得她整个手臂发麻。

  “滚你妈的。”从来,从来没有人敢用着这样的语言羞辱她,如果这是在衡阳市,她早就让打个半死,还让他不敢有半点不满,让他在整个衡阳市求爷爷,告奶奶混不下去,最后追悔莫及。

  一巴掌把李海打的头昏脑涨的,一下子摔倒在地,惊慌之下,他觉得鼻子下有像水一样的东西流出来,伸手一抹还是湿湿的,黏黏的,醉意朦胧的眼定眼一看,乖乖啊,居然红色的液体,这一下可是把他吓的不轻,让他心头顿时一颤,当下明白过来,眼前的女人可不是那种他能随意玩弄的小女生,光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气质,便让人觉得清清冷冷,贵不可攀,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还身手不凡。

  环顾一下四周,看到平日里跟他称兄道弟的那群老总,各个神态悠然,鼻观鼻,眼观眼,也明白了,自己这是被当做出头鸟出来溜了溜,白让人看了笑话,心里莫名的开始不是滋味。

  再一抬头,又看到郑好寒光乍现,眉目里带着狰狞,让他心头一热,有些发慌,因为酒意熏熏而冲上头的那股恶劲,也开始安分下来,再也不敢对着郑好放肆。

  “别再惹我。”她出言威胁,眼神冷厉,泛着慑人的寒光,强大的气场着实镇住了在场的人。

  一时之间,又是一阵安静,只留下李海痛苦的叫嚷和呻吟,很快,大家又反应过来。

  不过就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脾气傲又怎么样?还能翻天了不成?

  但是当下,众人摸不清秦邵北的心思,也不敢轻举妄动。

  “秦爷,爷,您这妞可真够味,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李海,从一生下来就是没受过苦的富二代,再加上常年声色犬马的奢靡生活,早把李海的身体掏空。

  没人来扶他,他就一边喊着,一边爬了起来,现在脸上的是又痛又热,装作不在意的招呼一个作陪女,给她拿冰块给他敷一敷。

  

第三十章 不能再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