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羞辱

  那是一个临近黄昏的时刻,黑色的乌云渐渐聚拢,没有了人来人往的街头,吹起了一阵阵寒冷的凉风,带着仿佛要渗透到人骨子的凉意。

  一家高档咖啡厅内,低调中装修中透出高雅,昏黄的灯光交错,折射出一道道暗影,打下的灯光隐隐约约,似乎刚能让人看出阴影处的两人,在一个相对不起眼的位置里,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一个西装革履,样貌出众,贵气逼人,一个衣着普通,样貌非凡,气质出尘,一男一女,郎才女貌,坐在彼此的对面,昏暗的环境下透露出丝丝暧昧,远远看去,似乎是气氛融洽,含情脉脉,正在约会的一对情侣。

  然而,走进了却会发现,哪里有什么气氛融洽,含情脉脉,两人之间简直是剑弩跋扈,眸中带火,仿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般,似乎一言不合就会立马动手一样,气氛凝滞,偏生在在这一刻,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无人说话。

  一份用a4纸打印完好的协议被人随意的放在整洁平滑的木桌上。

  “乙方自愿为甲方提供生理和生活方面的各种服务,并且具有获得报酬的权利”

  “乙方要积极完成甲方提出的要求,不得违背甲方的命令。”

  “甲方有权约束乙方的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从而方便行事自己的权利。”

  “乙方要以甲方的要求为首要任务,一切以甲方为主,一切以甲方为先。”

  从协议上隐隐约约的几句话,不难估摸出来,毫无疑问的这就是一份变相的现代版的“卖身契”。

  一旦签了这份无期限的劳动合同,她不仅失去了自由,而且这辈子都要听他的命令行事,一辈子给他当牛做马,任劳任怨。

  就算是她已经沦落至此,但是不代表她失去了郑家大小姐的骄傲,虽然已经没有了千金小姐的皇冠,但是她依旧有郑家人的尊严和傲骨。

  她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和轻蔑,还有一丝丝被冒犯的愤怒,尤其眼前的人还是个一直被她看不起的“下人保镖”。

  “秦邵北,你该不会是得失心疯了吧,我告诉你,有病就要赶紧治,别一天到晚的到处发疯,怪吓人的。”

  “签或不签,随你。”只听男人迷人的声线,带着富含魔力的磁音,仿佛这的随意温和。

  “那你拿出这样一份类似于包养一样的协议,是干嘛,是想向你曾经伺候过的主人宣告如今的你已经今非昔比,无人可攀了吗,还是说看到我如今已经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大势已去,需要你可怜这条狗来可怜我吗。”

  “我告诉你,不需要拿你的臭钱来侮辱我,我不稀罕。”郑好的语气中带着鄙夷,同时又蕴含着愤怒。

  “嗤,小姐,你不要那么可笑好不好,拜托你成熟一点,好让我觉得,这3年不见,你还算有那么点长进,而我也不是在和一个幼稚的小姑娘讲话一样,总是需要我多费口舌。”

  “那你大可以别费你的口舌,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全当两不相欠,岂不是更好。”

  “别那么天真,你真以为曾经的那些种种过往,被你的上嘴皮和下嘴皮轻轻的碰几下就能那么轻描淡写的掀过去了。”

  “那你想怎样,就用这份协议来羞辱我?你可真是高估了自己了。”嘴上这么说着,郑好的眸中却染上了更深的怒火,本来清冷秀气的面容透着一抹明亮的红光,带着高傲的气势,似乎有些灼热逼人,可见她对这份协议确实不是嘴上说的那样的不在意,相反,如果真的是她不在意的东西,她根本不会多说几句话来强调,也不会浪费时间再和这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打交道。

  

第四十三章羞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