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偏执

  秦邵北不怒反笑,因为她知道,现在的郑好有多么骄傲,今后就会败的有多惨。

  “郑老爷如今在监狱里过得可好?都大半年过去了,他现在一定是另一番光景了吧,不知道他会不会在监狱的哪个晚上,偷偷的想一想外面的蓝天是什么样的,以及出狱以后又如何见一见他的宝贵女儿呢?”他仿佛对郑家的一切了如指掌一样,一语便戳中郑好的心事。

  “呵呵,”郑好冷笑,纵使内心触动,面上也不动声色。

  “劳烦您平日里这么忙,还能百忙之中抽出闲暇来挂念这我们家的家事,不过这既然是我们家的一点家事,也就不敢再劳烦您操心了,毕竟,您平日里已经这么忙了,哪敢再让您费心呢。”郑好这一番话说的漂亮,表面上说感谢秦邵北关心她们家的情况,实际上却是暗自在讽刺秦邵北多管闲事。

  在郑好眼里看来,秦邵北是绝对的不安好心,此刻又怎么会真心的过问爸爸的情况呢,恐怕是别有用心吧。

  “无妨,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了,小姐你尽管向我提,无论怎么说,郑家当年也没少亏待我,于情于理,我也是要报答当年郑家对我的恩情的。”

  “更何况,小姐,有骨气是件好事情,但是越是硬的骨头,碎的时候就越痛。”

  “放心,我的骨头没您的骨头硬,就算是碎了也不会有您那么疼。”

  “别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有事,我肯定会帮忙的,而我自然也不会忍心让你受疼的。”

  郑好有些被他恶心到了,一下子想到了几年前差点被秦邵北强——奸的不愉快画面,心里像是被一块石子磨破了一样膈应的难受极了,顿时无法忍受,也不管是不是会激怒他了。

  “没关系,我可以全当狗咬了一口,不痛不痒。”郑好几乎咬牙切齿,却表现的云淡风轻,要知道,当初就是因为这件事,她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抽筋剥骨。

  “呵呵,我竟然不知道小姐还有如此慈悲的时候,对一条狗都这么宽宏大量。”

  “疯狗咬人,本来就让人觉得可怜,更何况这条狗,已经得到深刻的教训,我相信这些教训能让他刻骨铭心,清楚的知道什么是痛,什么人能动,什么人又不能动。”

  “如今看来,很明显这条狗受的折磨,还远远不够。”

  “恐怕也只有小姐这样的人,才会招疯狗咬吧,别人可没有这种待遇。就算这条狗,受尽了折磨,也会闻着当时的肉香追过去。”

  “怎么,把自己比作一条这样的狗觉得很荣幸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小姐你招疯狗喜欢,这点确实是一件事实。”

  “真是一条可怜的疯狗,不管闻的肉有多香,也不管他怎么疯狂的追着肉跑,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他只是一条永远都吃不到肉的疯狗,因为狗永远是狗,它是啃骨头的命。”

  “没错,小姐说的对,狗就是狗,人就是人,人有人命,狗有狗命。”秦邵北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就算被她贬低成一条永远吃不到肉的狗,他仿佛也没有丝毫的生气。

  两个人话里有话,锦里藏针,心里都门清,对方对自己的想法,却不明说,暗里讽刺。两个人,一个固执倔强,一个偏执深沉,在这场硬碰硬的讥讽中,谁都不愿意轻易的低头。

  “我想我们也没必要浪费时间在一条狗身上,总之,这份协议我是不会签的。”

  “签或不签,随你。”依旧是那句冷漠的听不出情绪的话,让郑好琢磨不透。

  既然我签或不签都行,又何必多此一举?她唇边勾起一抹轻轻的冷笑,既然想不透,那便不再纠结。

  “多谢秦爷的高台贵手。”郑好虽然不喜欢和秦邵北打交道,但是她却也不愿意得罪他,如今这句话,说出来道真有几分真情实意在里面,如果能够好聚好散,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看来郑老爷恐怕是要在监狱里待一辈子了,因为就连他最疼爱的女儿都不愿意稍微牺牲一下,救他出来。”

  “秦爷这是什么意思?”她刚松一口气,以为这件事这么容易就过去了,看来还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没什么。”秦邵北幽幽开口,狭长的眼尾上挑,带着变幻莫测的光泽,让人觉得诡异和深沉。

第四十五章偏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