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再打一个。”

  郑好不信邪,她掀开被子,就要从床上下来。

  结果病床上坐的太久,她一下地,头晕眼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头磕在冰凉地板上,又冷又硬。

  一双纤尘不染细长的手矜贵又优雅把她拉了起来。

  她的额头肿了一个大包,又红又肿。

  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手指轻轻的贴在她的额头上,指尖带着冰冰凉凉的温度,力度温柔,恰到好处。

  再看他脸上的表情认真而细致,深邃的瞳仁泛着心疼的光,细细碎碎的光影透过他的瞳孔,折射出来的异样光芒,让郑好晃神。

  怔愣了一下,她回过神来,装作不在意的挥开他的手,力道明显也轻柔了不少。

  “谢谢了。”别扭的一句道谢。

  “小姐对自己的保镖都这么客气吗?”

  “我已经不是小姐了,你也不再是我的保镖,这样,很没有意思,也没有必要,你想要什么,大可以明说,毕竟以你现在的地位,想要什么得不到?”

  “小姐,你想的太复杂了,其实,我只是想保护好你而已。”他的言语间带着深情,眼里盛满了诚恳与真挚,长而密的睫毛下,掩藏着幽深的目光,甜而宠溺的眼神让那眸子如一汪潭水,郑好稍不留神便被他的眼神吸进去了。

  这是,秦邵北吗?

  这是,有病,没吃药吧?

  任谁也无法相信,之前还恨不得找你报仇,把你逼到穷途末路的人,没过几天,就能对你温柔相待。

  “是吗,你的保护就是这样的吗?”

  “我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诚意。”郑好语气淡漠,她的目光完美的错过秦邵北,看着窗外唯一开花的一支腊梅上。

  雪下大了。

  “我说过我可以帮你。”他微微侧身,如古井一般幽深的眸子,直视着郑好,仿佛看穿了一切。

  “是吗,我忘了。”

  “小姐,我可以帮你的。”他笑了,诡异而又深沉,深沉中还带着邪魅。

  “你能帮我什么?”

  “帮你做,一切你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你听我的话,后半句却未说出来。

  他富有磁性的声音,低沉而魅惑,仿佛知名的小提琴家奏出的优美旋律一般,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

  那支开花的腊梅看不到了,郑好便在心里的想象着它的形状,心就是画笔和画板,意随心动,脑海里勾勒出了窗外的景象。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告诉我。”他命令式的道。

  郑好用一双清眸,不温不凉的看着他。

  “想你为什么帮我?”

  “其实,哪有那么复杂,你只需要知道,因为你永远是我的小姐。”

  “你不恨我?”她脸上浮现出一起惊讶。要知道,她之前可没少难为眼前的人,撇去那些细碎的琐事先不说,单是4年前的那件事情,就足够他惦记一辈子了。

  “恨你什么?我有什么好恨你的?”我只恨自己那个时候的弱小,不能把你们都踩在脚下。

  “没什么,你忘了就好。”

  “4年前,是我的不对,你也知道,在那样的处境下,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把你交给萧家了。”

  好一句,没有办法。

  哈哈哈,没有人在意一个下人的下场,更不会有人关心他的死活,就连他一向信任的小姐也不加调查,直接给他判了死刑。

  真好!真好!!!

  

第五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